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不完美才完美》【国旻】

补档520,不算甜的甜饼

正文—

「那我们等一下在这里集合哦!」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个长相帅气精致的男孩正细心嘱咐另一位面容姣好模样乖顺的男孩,他一边举起手表对时间,一边检查了男孩的钱包。

「放心啦泰泰!这次我不会迷路的」

被唤为泰泰的男孩眉头一挑,没好气的声音立刻打破了信誓旦旦的话语。

「你上次也这么说,结果还是迷路在巷子里,这次只要找不到路就立刻打电话给我,听懂吗?」

「是是是,金大帅哥,快去买材料吧!不然天要黑啦!」

朴智旻故作乖巧的点头应下,两手推了一把金泰亨往自己的反方向前进一二步后,连忙背着包钻进人群里,迅速的藏匿不见,倒让被推了的金泰亨来不及生气。


尽责的将老师交代好的东西都买齐后,离开店面的朴智旻环顾了四周一眼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远离了大街上的人群,逛到一个小巷子里,鲜少有人踏足的巷子里开着一间小小的花店。

花店里面看起来冷冷清清,没有什么顾客光顾,隐约可见一个身影流窜在花朵间忙碌,倒是门口橱窗上各式各样的花开的郁郁葱葱绿意盎然,一下子让朴智旻的眼神亮了不少。

反正距离和泰泰集合的时间还漫长,朴智旻心里正想着要不要进去花店逛逛,脚准备要迈出去时,一个声音喊住了他。

「朴智旻,你怎么在这?」

惊讶的语调及询问传进耳里顺势打断了动作,朴智旻被人叫住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过身子,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微皱眉头帅气又陌生的脸庞。

是他。

是田柾国。

一见到叫住自己的是田柾国,朴智旻自己的阵脚一下子就慌了,没有为什么,只因为田柾国是朴智旻默默暗恋的对象。

他能跟田柾国搭上话还得多亏了竹马泰泰,从入学典礼的第一天,他不小心撞倒田柾国的那天起,他就不由自主的喜欢上那个面冷心热的男生了。

可是因为不同班级的缘故,即使他喜欢田柾国,也无法和他有进一步的认识,为此他郁郁寡欢许久还跟泰泰诉苦了多次,可能是舍不得见他如此消沉,经过泰泰处心积虑的安排,他终于能偶尔跟田柾国说上一二句话。

「我来买老师交代的东西,刚好看到这间花店,想进去看看,你呢?柾国」

虽然心里害羞,但是男神好不容易发话问了自己问题,为了不想在男神面前留下坏印象,朴智旻还是佯装着冷静轻松的一面回答。

「我路过」

没想到对面的人会反问自己,田柾国连忙掰了一个不靠谱的理由,幸好对面的人看起来傻傻的所以相信他说的话,因为他总不能说,这花店是自家哥哥开的,他是来帮忙的,想到自家哥哥看见男人的臭脾气,他就更不想对面的人无辜受苦。

「柾国有喜欢的...」

「我不需要」

花吗?我送你...

像是猜中了想法一般,田柾国异常迅速分明的回答打断了朴智旻开口想说的话,被人这么直接了当的拒绝,即使是乐天派的朴智旻,也察觉得到对方不想理会自己的态度。

「啊...是这样啊...」

看见朴智旻难过的嘴角向下撇,小脸都快低到地板去,田柾国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自己的确不需要花,店是自家的,不用对面的人买来送自己,可是为什么当他说不需要的时候,对面的人会难过?

不想他难过,怎么办?

「你...自己一个人买东西吗?」

又被男神问话的朴智旻抬起头,这才想起自己与泰泰约定的集合时间快要到了,得打电话通知一声,连忙慌张的摸向裤子口袋。

他的手机...忘在教室里面了。

「怎么了?」

没有收到答案的田柾国毫不在意,反而不解的看着朴智旻精致的小脸漾起慌乱,手忙脚乱的东摸摸西摸摸,像是丢失了什么东西在找一样。

「我的手机忘在教室了...得打电话给泰泰才行」

朴智旻哭丧着脸,他怎么可以把重要的手机忘在教室,怎么这么笨,又笨又傻的,难怪柾国不喜欢自己,不想要他送的花。

「我帮你拿,在教室外的树下等我」

不想再看见那张小脸上有任何的负面情绪,田柾国冷着一张脸丢下话后,动作俐落的转身就走,丝毫不给朴智旻任何讲话的机会。

这次可以看到他开心的模样了吧...每次他到自己面前都低着小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要不就是满脸通红的说了几句话就跑开了,连让自己叫住他的时间都没有。

是叫金泰亨吧!朴智旻的竹马,自己也想看看他在金泰亨身边,漾起过的灿然笑容。

是对着他笑的。



反观被留在原地的朴智旻,一脸懵逼,直到一个沙哑的酒嗓传进耳里,他才恍然回神,是一个和他差不多高,面色苍白如雪的男子,比起田柾国的冷淡疏离,这人更多了一丝淡薄冰冷,像是从冰块里捞出来的一瓢水。

「喂你,不买花就别挡在门口」

说实话,其实朴智旻仓皇逃离的时候才想起自己并没有站在门口,尚且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自己被那如冰雪般冷漠的嗓音吓得转身就跑,当下根本来不及多想。

跑了一回子的路,感觉到疲累的朴智旻停下脚步喘一口气后,才想起来方才,田柾国说了要帮自己去拿手机的话,这个时间店教室早已落锁,难道他要冒险开锁翻教室吗?这不行,万一被巡查的教官抓到,可是会被记一支大过,他得去学校看看才行,泰泰那就让他多等会吧,大不了生气了再请好吃好喝的消消气就行。

在心里经过一番挣扎才下好决定的朴智旻,迈出脚步调头往学校的方向快速走去,生怕来不及赶到如他心里所猜想的事情发生时。


如偿所愿的朴智旻风尘仆仆的赶到自己教室门前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他在痴心妄想,幻想田柾国是真心诚意的要替他拿回自己的手机。

瞧瞧这门锁依旧安然无恙的样子,朴智旻突然恨不得一巴掌打死自己,打死自己心里多作怪的念头,天真的以为真的会有人喜欢这么傻这么笨这么不完美的自己,不过只是镜花水月,一动就破灭。

省省吧!田柾国这个全校第一,长相帅气又十全十美的人,怎么可能会对他这个相貌平平、成绩中等,又毫不起眼的男生有丝毫注意,恐怕平日里偶尔能讲上的一两句也只是勉强而已。



心灰意冷的朴智旻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学校回到大街上的,只记得一动不动呆愣的看着每一个川流不息经过他面前的行人,仿佛那些人里会有他想看见的面孔。

「朴智旻,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知不知道你让本帅哥等了多久,你到底去...」

在人群里找寻朴智旻许久的金泰亨,一见到自己要找的人呆呆的站在大马路的路口,连忙加快脚步的冲上前,一把拉过人往自己方向带。但这一看,才发现不得了,饶是平常大咧咧的金泰亨也发现,朴智旻的状况不对,他叨叨絮絮的讲了这么多,竟不见人有任何反驳。

「朴智旻,你怎么了?谁欺负你?我帮你揍回来,你告诉我...」

金泰亨脱口而出的关心还没来的及说完就被一段急促的铃声打断,只得放下因为担心而握在朴智旻肩膀的手,摸向口袋拿出震动个不停的手机,没想到的是,来电显示的竟然是朴智旻的暗恋对象,田柾国。

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打电话给自己?

「喂?你...」

一按下接通键,金泰亨口中询问的话才露出一字,立刻就被对方急冲冲的语气打断。

「朴智旻在你那吗?」

田柾国是吃错药了吗?平白无故的干嘛问智旻在不在自己身边,看了一眼朴智旻六神无主的模样,金泰亨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在啊,怎了?」

「你让他听电话」

搞不清楚现在是演哪出戏的金泰亨小朋友,只好乖巧的将自己手机递向朴智旻。

「智旻,田柾国找你」

田柾国三个字终于让朴智旻失去焦点的瞳孔恢复了一丝亮光,看见这个模样的金泰亨暗自叹了口气,果然是爱到深处卡惨死,朴智旻整个人情绪简直被田柾国牵着,也不知道他不在的短短期间,两人发生了什么事。

「柾国...」

朴智旻本来想问他,为什么没有去教室?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询问他,还是带着质询的口吻,这话也就堵在嗓子眼里,出不来下不去。

「你为什么没有在树下等我?为什么?」

田柾国的口气来的很凶,听的让朴智旻浑身一震,树下...原来他真的有去吗?真的有替自己去拿手机...不是说说而已。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心里的阴暗面像汹涌的波涛将自己卷走,朴智旻觉得他就像徬徨无助的像溺水的小兽,眼泪断线般的滚落,吓坏了身前一脸茫然的金泰亨。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

他不要...他不要我了。

朴智旻不用站在田柾国的对面,就能猜想的到,那人现在深皱眉头的表情,应该是冷硬如冰,眼神里可能还会捎上些许的厌恶。

「田柾国...我的喜欢对你来说是麻烦吧...」

深吸一口气,

「你在说什么?朴智旻你...」

「我不厌其烦处心积虑的想要接近你,你肯定很讨厌我...」

僵持,

「你现在立刻到学校的门口...我」

,然后笑容。

「没关系,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烦你了」

嘟。嘟。嘟。

金泰亨觉得挂了电话的朴智旻现在的表情,像是失去了全世界,那样的无助落魄,很难想像才双十青春的年纪,能用落魄形容一位少年,可金泰亨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词来描述自己竹马现在失魂落魄的情况。

只不过是离开了几个小时,怎么朴智旻突然间就放弃了努力许久的暗恋,那么的决绝。



「我没有讨厌你的...朴智旻」

话筒中的忙音无不显示着已经有一方挂断了电话,田柾国站在树下望向朴智旻的教室,方才他先去找人问了撬开锁的技巧后才来到学校,虽然他记得朴智旻的教室门牌数字,可他还是在教室与教室之间迷路了,经过一番波折顺利拿回手机的最后,他跑遍了整座学校里所有的树,就是没看见树下他想见的倩影。

唯一能想到的解释只有,朴智旻失约了。

带着猜忌和怀疑的他连带着讲话的口气不禁凶了几分,却只是听到对方一直在道歉,他不想听道歉不想看对方愧疚甚至抱歉的神情,他只想看那抹对着他笑得灿然的笑容。

可怜的全校第一名,天才田柾国,丝毫不知自己这般急躁的心情,称为喜欢。


接下来的几天,朴智旻独自一人玩起捉迷藏,开始躲田柾国这个人,有可能会碰面的走廊绕道而行,人多吵杂的饭厅不去,就连放学回家的路线也改成较远的,完全断了所有的机会。

田柾国想见一面朴智旻,难如登天。

「柾国,跟你说过几遍了,沙漠玫瑰不能浇太多水,你是要它烂掉吗?」

俗话说事不过三,闵玧其在第四次看见自家弟弟正在折磨自己心爱的花朵后,立刻迅速的打掉田柾国手里握着的洒水盆,揪起耳朵就是一阵臭骂。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我说的话都没在听,皮在痒吗?」

一想到最近死在田柾国手里的花朵无数,闵玧其就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微冒,都快忍不住揍人的欲望了,要不是看在是弟弟的份上,早就被他摁在地上打几拳才甘愿。

「玧其哥,有一个人说他不再烦我了」

「那不是很好吗?你不正最讨厌别人凑上来吵你?」

敢情自家弟弟是碰上了感情问题,难怪这几天魂不守舍的,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可我不讨厌他...反而最近他不来,我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好像少了什么,很不自在」

喜欢上人家了还不知道...啧啧啧,身为闵玧其的弟弟,这个情商有点误了他的头衔啊!不过,话说回来,是谁可以让自家弟弟陷入爱情的沼泽还无法自拔?难不成是那天的...男孩?

「你就是喜欢上他了,说吧叫什么名字,哥帮你」

虽然花很重要,但现在很显然地,弟弟的幸福更加重要,闵玧其丢下那盆被田柾国折磨得了无生机奄奄一息的沙漠玫瑰,拉着手坐到了店最深处的椅子上,按奈住着急的田柾国后,又紧赶慢赶的替自己泡了一杯花茶,这才坐到位置上。

「他叫朴智旻,是全世界最傻最笨的人了,可是他傻的可爱笨的无厘头,有一次明明他已经发高烧意识都不清楚了,可却还是来帮我比赛加油打气,还有一次...」

闵玧其喝了一口花茶险些没把自己噎死,他都听到了什么,现在可不是听回忆录的时候了,弟弟这脑袋装的是木头吗?像块榆木疙瘩似的。

「停停停,我不要听你的废话,我要听重点,你们俩发生什么事了?」

一说到重点,原本还沉浸在回忆里特别高兴的田柾国,气势一下子就变得萎靡不振,活像棵小黄草,青黄不接的。

「我在电话里凶了他,然后他就说他不再烦我」

一说完话的田柾国,头上立刻就受到一颗暴栗,打得他吓了一大跳的不敢抬起头。

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自家哥哥动不动就打人的臭脾气,当初不敢让朴智旻接近花店,就是怕自己这位凶悍的哥哥吓坏了他。

「玧其哥...很痛欸...」

田柾国吃痛的捂着头,满脸不解又疑问的看向闵玧其,然而这副什么都不知道的神情,差点让闵玧其看了忍不住想再揍一拳的欲望。

「看什么看,打你刚好而已。没事凶人家干嘛?你不知道喜欢的人,就跟花一样是很娇弱的吗?不好好保护就算了,还凶他...你真的是蠢的没药救」

田柾国被凶的无话可说,嘴张了又张欲言又止,其实他何尝想凶朴智旻,少年的心事混杂着不解与无知,他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那抹小小身影跑向自己的同时,已在心里进驻。

「算了算了,谁让你是我弟弟,不帮你我帮谁呢!」

闵玧其说着说着又敲了一下田柾国的额头,让人把耳朵凑过来,窸窸窣窣的讲了好一会儿话,才心满意足的推开人,气定神闲的喝完最后一口花茶,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脸哑口无言的田柾国。




「欸欸欸你听说了吗?这次考试,田柾国他成绩一落千丈,他班导师气的都快疯了,拉着他在办公室骂了半天了」

朴智旻抱着一叠老师交代的作业往办公室方向走时,一句句说着无心听着有意的话语透过风传进了他的耳里。

骂半天了...没事吧?不对不对,田柾国现在怎么样都和他无关,他说好不再烦他的。

「老师,这是你要的作业」

朴智旻把沉甸甸的作业放在老师的位置上,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虽然眼睛是盯着自己的导师,但余光还是不免瞄到另一侧站得直挺挺,被骂的那人。

「谢谢你啊!朴同学,每次都麻烦你帮忙」

导师是个年轻女孩,和朴智旻年岁也没差多少,说起话来亲近不少,也没什么导师的气势,从抽屉里抓了几颗糖放到朴智旻手心里,腼腆的笑着说了几句。

这些都被看在眼里。



「朴智旻」

一只厚实有力的手握住了朴智旻的手腕,温润的触感猝不及防的让朴智旻浑身战栗。

「放开我...」

奈何朴智旻的力气没有田柾国大,挣脱不开手里的禁锢,他只能瞪着一双眼,在楼梯间,做无用的挣扎。

「我放开你,你走了,我就把你的手机摔烂」

田柾国恶意的勾起朴智旻的记忆,手机还在他的手上,他不怕朴智旻离开,至少让他把话说完。

一听到手机在田柾国手里,朴智旻一下子安分了下来,手不断在扣弄衣服口袋里的糖果,沉闷的楼梯间里忽然间只剩下糖果纸摩擦的声音。

「你为什么躲我?」

「我...对不起...」

自己为什么又说对不起了...可是自己只要一见到田柾国的眉头微皱,心里就下意识的想道歉。

「不要道歉,我一辈子都不想听到你道歉」

真的是无解了,哥哥讲了什么全忘光,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如何,他只想抓住朴智旻,揉进自己怀里,不想看见那双眸蕴含任何一点泪珠,是该闪闪发亮,饱含星尘的。

「朴智旻,你听我说...」

心脏跳得很快,噗通噗通的在朴智旻耳膜里喧嚣,他下意识的咬紧嘴唇,视线落在那人因长时间缺水略显干燥的嘴唇,说什么,要说什么?

「从你撞倒我的那一天起,我就喜欢上你了」

幸福来的太过突然,朴智旻像是受到惊吓的兔子瞪大眼睛地看着田柾国,嘴唇被用力地咬到渗起血丝,铁锈味在口腔内弥漫,不管也不顾,耳膜里像是奏起重金属乐。

「什么...」

朴智旻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像是不成文的乐章,断了线的珍珠,失了温度的牛奶,过了保存期限的饼干,拼凑不出完整的句子。

「每一次你来找我,我都很开心也想跟你多说几句话,可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你高兴;谢谢你每次在我比赛的时候都在场边替我加油,还有上次的花,那家花店是我们家的,我不想你浪费钱买花给我」

「朴智旻,我喜欢你,你呢?」

他听见喜欢两个字,是喜欢的吧?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的吧?30°的艳阳烤干了楼梯间的水分,好像有什么要破蛹而出,从他的心里再到眼里。

「田柾国你个混帐,你还凶我,你喜欢我还凶我呜呜呜呜呜...」

田柾国眼中泛着笑意,一双手环抱住现在在自己怀里哭得正伤心的人儿,察觉到胸前湿了一块,手里安抚的动作就更加轻柔。

「你还没回答我呢?嗯?」

轻声哄着哭到打嗝的人儿,幸好现在是上课时间,办公室里的老师都去上课了,附近没什么人,否则他可不想和别人共享他的糯米团子。

「呜...嗝...喜欢...喜欢啦...」

粉拳轻轻的敲在田柾国胸膛上,像奶猫抓痒似地舍不得打重又害羞,小脸颊浮上一层红晕,也不继续哭,只把头埋在温柔的怀里不肯出来。

「我以后都不凶你,旻旻,别再躲我了,嗯?」

田柾国轻轻的将头靠在人儿发旋上,宠溺的蹭了蹭,发出一声鼻音的询问,微微上扬的语调无不显示他的高兴。

「嗯...」

然而拥抱没有太久,一只手悄然的伸进朴智旻的口袋里,一下子让沉浸在幸福里的朴智旻吓一大跳的啊了一声,打破了宁静。

「你干嘛?」

朴智旻惊讶之余不忘摸向自己刚刚被袭击的口袋,只是少了糖果而已,随后满脸不解的望着罪魁祸首。

「以后不准吃别人给的东西,谁给都不行」

田柾国早就看刚刚那个朴智旻的导师不爽很久,每次都让朴智旻去搬作业,使唤他就算了,还都送糖果饼干,像是要收买朴智旻似的,偏偏朴智旻傻的天真,也不懂拒绝。

「你吃醋啦?那我以后肚子饿怎么办呀?」

朴智旻这人对啥都迟钝,但只要一碰上田柾国,敏锐的跟豹似的,这不,一下子就察觉到某人酸到冲天的醋意,小糯米团子还偏不安生。

「我给你,不就饼干糖果而已,反正不准吃知道了吗?」

「知道啦知道啦」

田柾国满意的听着人儿的答复夹带隐隐约约的笑意,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小团子扬着笑容,笑眯眯的在看他吃醋,瞥见手里的糖果,一个坏坏的念头突然浮现在脑海。

他迅速的捻开糖果的包装纸,丢进嘴里,在朴智旻一脸诧异时趁人不备的一把拉过往他身上带,然后堵住那抹因为惊慌,微张的红唇。

温柔细致的扫过每一排贝齿,舌头轻巧的勾住害羞的小舌与他一起纠缠,原本生涩的人儿也开始逐渐回应,让这吻变得更加汹涌漫长。

「牛奶味,和你一样的味道」

































番外—

「话说,大醋桶今天怎么没和你一起放学?」

金泰亨久违的见到自己被爱情绑架的竹马,心里一阵高兴。自从朴智旻谈恋爱后,自己只要一接近朴智旻,田柾国那个醋桶瞪的比谁都快,那眼神就像是要活剐自己全身上下,实在可怕。

「柾国店里有事先走了,让我们去找他」

朴智旻笑眯眯的回道,眼睛笑得像一轮弯月,嘴里还含着一颗田柾国给的牛奶味奶糖。

一路上朴智旻玩着花样的花式虐狗,到处讲他和田柾国的爱情史,金泰亨突然觉得田柾国这个大醋桶在也不错,至少他不用整路都给人强塞狗粮,此时的金泰亨无比的希望赶快到达花店。


「柾国,我们到啦~」

一到花店,朴智旻兴奋的加快脚步冲向早已站在门口等候多时的田柾国,投入想念许久的怀抱里,蹭了蹭会感觉到某人的身子僵了一下,才心满意足的离开温柔乡。

「咳...旻旻有没有想我啊?」

某人极其不自在的搔过人儿的鼻头,眼神倒是满载宠溺,对人儿故意蹭火的动作一点也不生气。

「想死你啦,柾国儿~」

金泰亨一脸厌世眼神死的看着在他面前晒恩爱的小情侣,周围的气氛仿佛撒糖般的甜腻,他一个外人怎么都插不上话,谁来拯救他这个单身小狗啊啊啊?

「柾国、智旻可以进来了...咦,你谁啊?」

沙哑酒嗓不失磁性的一同打断了三人的动作,那人手里还握着一个洒水壶,站在花丛间像是仙子般的存在。

朴智旻同金泰亨说过他与闵玧其初见的场景,他说的夸张,起先金泰亨是不信的,可是当真正见到本人时,才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如冰山雪莲般冰清玉洁淡薄冷情的人,说话时带着一股冷风,像冰块。

「你好,我叫金泰亨」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