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防弹动物团》pt. 2

#万物皆成妖成精#大量OOC#伪现背#cp乱凑


你们这些折磨人的小妖精~




小宿舍里的三只小妖精正努力修炼着,为什么是三只呢?因为有一只无时无刻都沐浴在阳光下睡觉。


小糯米团好奇,一蹦一跳的凑上前去,小小的身子挡住了部分的阳光,也使得睡的正舒爽的猫妖,懒洋洋的睁开眼睛。


「喵?」


译:何事?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


译:哥哥你不修炼化成人形吗?


被打扰的猫妖不生气,轻轻的拱了一下小糯米团的身子,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摇身一变成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生有一双倒三角眼,很是清冷。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


译:骗人的家伙!唔唔唔(我)生气了!


看着小糯米团身子红通通气的都快要熟了,猫妖赶紧将小糯米团抱了起来,轻轻拍拍他的头。


「小家伙不气了啊!我不是故意的」


偏偏猫妖手掌施的力恰到好处,舒服的让糯米团瞇上了眼,心里偷偷决定这次就原谅猫哥哥一马了。



虎崽崽:齁齁齁!我也被骗了!为什么不来拍我的头?


小宿舍里最先化形的是猫妖,结果虎崽崽似乎是受到了冲击似地,打鸡血一样的疯狂修炼,正式荣登为第二个化形的妖精。


接到消息的方时赫来过宿舍,把猫妖、虎崽,以及看样子过不久就会化形的糯米团带了回去,要作名字信息登录的动作。


「闵玧其」


猫妖清冷的说。


「金泰亨」


虎崽崽学着猫妖也清冷的说。嗯!气势满像的。


「唧唧唧」


译:朴智旻


小糯米团也想要清冷的装逼样,奈何叫声却像加了糖的牛奶,甜滋滋的一点也不高冷。


小糯米伤心难过想哭画圈圈。


小糯米...被注意到的虎崽崽拍了一下肩安慰,小糯米什么都不伤心了。


小宿舍里,兔妖难过的蹲在窗边,看见窗外一辆辆车疾驶而过,但却等不到今早出门的一行人,耳朵无力的垂着,他开始有点想念小糯米团的奶音了,想念他白白胖胖的身子,想念他软软香香的奶味,想念他...饿了。





新成员蝴蝶精有很可爱的酒窝,还有一双像小鹿的大眼,这让身为狮子的金南俊初见面时,差点有股猎人的错觉。


不过不得不说,小蝴蝶可能天生就适合作偶像,不仅舞跳的好,就连对rap的兴趣也很高,这次金南俊都不得不承认,方社长的确挖到好宝了,只不过是用自己的鼻子换来的。


虽然都好,但就是有一个最遗憾的通病,歌唱的跟他一样。


金豹子悄悄的带着一堆食材降临在小小的宿舍里了,给开门的兔子一脸懵逼,看了看陌生人手中的一篮的食材及调味料,再看看自己。


嗯!动作迅速的立刻把门给关了。


金豹子一脸悲伤:我不过是想要做顿饭喂喂我未来的新团员,不带种族歧视的吧!


最后还是早上出门的一行人解救了不管如何都没被放进去的金硕珍,成团的七个人在小宿舍里有了第一次的见面。


金南俊被金硕珍叫去厨房帮忙,毕竟两个都是化形已久的妖精,适合在厨房里干些力气活。


只不过忙没多久,金硕珍就后悔了。


「呀!把那个盘子放...」「哐当!」


「瓦斯炉不是这样...」「轰!」


瞧瞧,他话都还没说完,盘子就碎了,还差点烧了厨房。


金南俊好像也意识到自己闯了祸,他看着面色难看的金硕珍,决定默默的到洗碗槽那洗碗。


洗碗而已,难不倒他这只狮子的。


结果...「对...对不起...哥」金南俊手里拿着断掉的水龙头,一身湿漉漉的道歉。


「金南俊!你走开!此生不准再给我踏进厨房!!!!!」


金硕珍简直是怒火中烧,这不是狮子是破坏狂了吧!


厨房正在进行的火热的同时,客厅也掀起了另一场战争。


起因:一根香蕉。


七个人准备要出道了,方社长就渐渐开始曝光他们,虽说小兔子还未化成人形,但塑造的可爱形象,已经收获了许多粉丝的心。有了粉丝就有了礼物,担心自己哥哥吃不饱的粉丝们常常都会送食物,小兔子这次收到了一串的香蕉。


他很开心,所以在饭前一根接着一根的吃,吃没两根的小兔子却突然发现,他的香蕉被人偷吃了。


然后他就抓到了偷吃的犯人,就是蝴蝶精。


再然后客厅就打起来了。


「喔唷,分一根也不行!小气鬼」


小兔子气的乱跳,那是他的!他的!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


译:不问便拿就是偷,小偷。


小糯米团看见兔子和蝴蝶再打架,他也阻止不了,看了看自己的小小身板,他决定跑去叫虎崽崽来阻止。


结果一去不得了,虎崽崽发高烧了。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


译:你们别打了,虎崽崽发高烧了!


稚嫩的奶音打断了战场,接着一道白影一跃而过小糯米团,冲进了虎崽崽的房间。


小糯米团还来不及看清是谁的身影,就见到化成人形的猫妖抱着面容发红的虎崽崽,一脸担忧的走了出来,同时看了一眼不成熟的两位“事主”。


「热...」


猫妖听见了怀中虎崽崽难受的嗫语,小心翼翼的收紧了手。


「去医院!」


《防弹动物团》pt.1

#万物皆成精成妖#大量OOC#伪现背#cp乱凑


不知道会有多少 就是写着看好玩的


BIG HIT的大老板方时赫最近有一些烦恼,他在筹备着准备出一个黑泡嘻哈风格的团体,但怎么也凑不到他想要的成员。


妖精的世界里有着这么一句话,有烦恼的时候就上街逛吧!


今天在草丛里拾获一只贪睡的兔妖。


明天在草丛里拾获一只会挠人的猫妖。


后天在草丛里拾获一只刚出生的虎崽。


哦莫哦莫哦莫!莫不是这草丛也成精了!!!这样想的方时赫最后在自家的糯米袋里,捡了一只糯米精。


小小一团白糯米抱着一顶绿色荷叶帽死都不放开,还小声唧唧地抗议挣扎了一下。


啊可是吧!这小糯米似乎不太符合自己的条件啊,这样傻白傻白的适合清纯少年风,要不给丢回那个草丛吧?


兔妖虽然最一开始见到白糯米时,差点就吃了他(因为太饿了),但是在关键的时刻还是挺身挡在门口。


「唧唧唧唧唧唧唧」


译:你不可以赶走他


小兔子呼哧呼哧的上蹦下跳,就只差没有扑上去拼命。


最后还是听到消息(猫妖独特的千里传音)的队长金南俊,急急忙忙的挡下了方时赫的举止,认认真真的解释了最近的娱乐圈里盛行傻白风格的风气。


那可谓“台上帅的一批,台下萌的一批”最大反差萌。


猫妖懒洋洋的翻了个身,看着喜孜孜被留下的白糯米团,打了个哈欠。


今天的猫妖也是拯救了糯米精的一天。


「你们赶紧修炼,争取早日和南俊一样化形」


方时赫留下这么一句激励的话后,便又匆匆忙忙的出门继续去寻找其他的成员了。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


译:南俊哥哥你的原形是什么啊?


小糯米团用自己的身体轻轻的撞了几下金南俊的裤管,然后仰头满脸好奇的望着他,尤其是说话的时候还有一股浓浓的奶音。


差点没被萌死。


「我的原形是狮子,公司里还有一个硕珍哥是豹子,以后会介绍认识的」


兔妖抖了抖他长长的耳朵,莫名的不爽。


小糯米团怎么不来感谢他,他刚刚可是挡在门口了呀!


哼他最近都不要跟糯米精讲话了,他要去跟虎崽玩。



隔没几天,金南俊就收到了两个消息,好消息是最后一个成员终于找到了!坏消息是新成员弄伤方社长了。


据说是这样发生的,新成员是一只刚学会化形的蝴蝶精,飞飞飞的飞到了方社长的大鼻子上,停下来休息,结果一个控制不好直接化成人形,压伤了方社长的身子。


好在庆幸的是,方社长对新成员的舞蹈能力特别赞赏,也就不太追究受伤的事了。




猫妖最近特别讨厌虎崽来找他。


虽然可以理解现在还在修炼的同猫科类剩他与自己而已,但不代表自己喜欢一天到晚被打扰冬打扰西的。


你说要骂他吧...也不能,人家一个刚出生的虎崽崽,什么都不懂怎么看得懂脸色。


你说要忍他吧...也忍不了啦,这一天到晚的黏,害得自己根本无法好好补眠了嘛!


虎崽崽表示自己是冤枉的啊!实在是他睡着睡着忽然就出现在那草丛中,再忽然他就来到这个小宿舍了。


没有同伴的他害怕呀!


虽然猫妖哥哥似乎不怎么喜欢他,但至少还都会理他,只要有人肯陪在他身旁就好。


新成员因为已经会了化形,虽然还不太熟悉,但就不用住进这个专门修炼的小宿舍里,除了偶尔会过来察看状况外的队长跟社长外,四只小妖精正在努力的修炼中。


《霍格华兹》番外篇(微微微微量南糖)

Chapter 2


霍格华兹来了一位新的教授。


据说他的帅气让他初至学校就掳获了全校上上下下师生的心,每个分院的学生都在期待邓不利多替新教授举办欢迎会。


「叩叩」


邓不利多轻轻的敲了几下长桌,因同学们窃窃私语而吵杂的大厅顿时鸦雀无声,大伙一起屏气凝神的看向他。


「今日,是为金硕珍教授举办的欢迎会。尔后,金教授将会教导各位黑魔法防护学及魔药学」


当邓不利多的话音一落,全场哗然。


「啧!」


闵玧其此时也同样坐在大厅里,自然听见了邓不利多的决定,而他的声音落入了他身旁的金南俊耳里。


「玧其哥,怎么了吗?」


金南俊对新来的教授没什么想法,只觉得那个意气风发站在邓不利多旁边的男子眼熟,总在哪见过似地。反倒是玧其哥,貌似对教授的决定有些不满。


「没事,只是最近对姓为金的有点反感」


金南俊是一个例外。毕竟魔法世界里敢以金为氏的人很少,有了那个金发男子的前例,闵玧其实在很难再对金氏有什么好感,尤其是那教授也是一头金灿灿,晃的刺眼。


闵玧其的反应,也落进了不远处金泰亨的眼里。他悄悄的把自己藏进人群,也遮了惹眼的发色,特意改了面容,就是怕美人学长发现。


看来美人学长因为他,现在对金氏没有什么好感!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想靠近学长捉弄学长。


这算是他的恶趣味吧?


已被金某人盯上的闵玧其浑然不觉,往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金泰亨,稍后来找我,你知道后果!”


温润的嗓音传入金泰亨脑海里,是高级的传音入密,而且声音清晰稳定,显然是魔力极高的人所施展。


“是是是!大哥!”


金泰亨本来还专心地注视自己的美人学长进食的模样,一股一股的极像松鼠,一听见男子传音的话,不乐意的嘴角往下一撇。





欢迎会在欢乐的氛围下结束,众分院的年级长清点完同学后,便各自带回宿舍去。


而此时的金泰亨早已脱离回去的队伍,沿着小密道去了某一处办公室。


「Levicorpus」


一进门,金泰亨都还没热情的与自己大哥打声招呼,就先被施了一个倒吊咒,整个人被倒转吊起,呈了一个头下脚上的情况。


「大哥,你干嘛?许久未见,不用这么热情的对待小弟我吧?」


金泰亨自认自己魔力输人一截,只能用魔力硬磨慢磨才能挣脱咒语,所以如果大哥能放下他更好。


「金泰亨,来霍格华兹胆肥了是吧?你不要以为我不在就不知道你作了什么事」


男子怒气冲冲的骂道,幸亏办公室隔音极好,又加上是深夜,才没引起外头人的注意,否则该被敲门询问一番。


「我没...」


「还敢狡辩?!你动用能力杀了查乐斯太太,就不怕自己能力曝光被抓啊?还有,更别说你还轻薄人家」


金泰亨心里此时真是后悔莫及,刚就不该一个脑冲顶嘴,现在好,要继续被倒吊在这受罚了。


脑溢血的滋味真不好受。


「哥你怎么都知道了...」


明明他又不在学校里面,当教授也是最近的事,根本不是同一个时间点的,又不可能会有人跑去告他的状,到底是如何得知的。


「呵!你以为死了一只猫,什么都不用负责吗?金泰亨,当初你离家前我和你警告过,现在我再郑重地警告一次,除非万不得已,不准动用你的能力。这件事我已经打点好了,下次就没有这么好运,听清楚了吗?」


金硕珍现在一想起此事,心里还是一阵后怕。幸好管理员来通报的时候,自己早已买通周围的关系,才能这么即时的消除他的记忆。这弟弟从小就不让人省心,自己来到霍格华兹除了“那件事”以外,也是为了近距离控管他,否则按照他无法无天的个性,不知道会惹出多少事来。


「清楚了清楚了!哥,你消气了吗?我可以下来了没?」


金泰亨整张脸红通通,眼里布满血丝,可怜兮兮道。


「我知道你解了我的咒语,自己下来吧!」


金硕珍早就知道金泰亨已经解开了自己的魔咒,之所以还乖乖地吊在上面,就是为了让自己消气,如今该讲的都讲了,再吊在上面也没什么作用。


得到自家大哥的恩准,金泰亨立刻俐落地空中翻了一圈,稳当的站在地板上,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又是一条活龙。


「还有,你对你直属是怎么回事?我听说柾国和他直属感情可好了,怎么你还没去找他?」


看样子大哥只是知道了自己轻薄了人,却不知是谁,自己正好可以利用这点。


金泰亨眉眼一挑,转瞬间笑嘻嘻的就凑上前去,巴着金硕珍的手臂不放。


「大哥~哥~硕珍哥~你帮帮我吧!」


金硕珍着实被这样的动作恶心到,嫌弃的拨开那双手,但嘴里还是妥协的问道。


「又怎么样了?丑话说前头,我不作坏事,别尽给我想一些馊主意」


「肯定的肯定的,硕珍哥光明磊落怎么可能作坏事,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谨启各位同学:

本教授与邓不利多教授已商议,为了促进院与院、年级与年级之间的关系,特地举办一场友好魁地奇比赛,总决赛将在一月后举行,期间会有院内争夺赛,还请各位同学与学弟妹们加油!

                                       金硕珍教授敬上】


这什么鬼...?!


闵玧其拿到这封百里加急(划掉),其实是在所有人吃早餐的时候。你绝对没有见过一大群猫头鹰黑压压的在大厅盘旋的画面,闵玧其表示他不想再来第二次。


直接破坏了他吃早餐的心情的,还有那份通知单。


这摆明的是要他去找他的直属了啊...否则怎么促进年级与年级之间的关系,这位教授不会是听到他那天那声“啧”了吧!感觉就是针对他这个不与直属互通感情来的...


别说还真被闵玧其给猜到,这活动的确是金泰亨死皮赖脸央求金硕珍来的,邓不利多显然也同意,甚至藏在白花花胡子下微扬的嘴角都在欣赏这个想法。


可重点来了,认属仪式那天闵玧其抱着敷衍了事的态度,根本没仔细看那颗水晶球上的名字,而且他的直属也没来找他,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是谁啊!


收到通知单的当天晚上,闵玧其就见到了他所谓的“直属”,带着认属的水晶球,笑容可掬的被年级长带到他房门前。


他没想到的是,他的直属竟然是那个杀千刀的家伙!


「学•长•初•次•见•面,我叫金泰亨!」


看见那副面孔就让他心烦,可以不要再故意强调初次见面那几个字吗?这家伙果然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你...进来吧...」


闵玧其在刚入学时是有室友的,但他很快以优异的成绩向学院申请了单人宿舍,所以房间里维持了闵玧其一贯的风格,简单清冷。


虽然不是很想和这家伙待在同一个空间,但仔细想想除了讨人厌一点以外,这家伙也不是坏人,总不能把人晾在门外,落得他一个苛待学弟的名声。


他还是对名声这种身外之物蛮在意的。


「好的」


别故作一副乖巧的样子啊啊啊啊!


闵玧其心里一个爆气,面上还是维持着波澜不惊的表情引狼入室。


「我就直话直说了,你和我一队,剩余的队员我会去找来,你和我约个时间带你认识魁地奇的规则」


金泰亨听得点头如捣蒜,只是在闵玧其话讲至队员时,察觉苗头不对,他开始默默的在心里盘算了起来。


怎么能让美人学长找队员呢?万一找的都是学长的朋友,很容易会让学长和有心人士培养感情被抢走的。不行不行,看样子是该让自己接手这件事了。


「闵学长,找人的事就交给我吧!保证找到史莱哲林里最会玩的队员」


金泰亨笑眯眯地建议道,看上去一副温良无害的模样差点就让闵玧其接受他的提议。


「你一个新生连规则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人来?还是最会玩的?」


可闵玧其忘记了金泰亨是什么家族的人,金氏作不到的事是绝不会宣之于口给承诺的。


「学长忘记我是金氏了吗?」金泰亨眨眨眼「我说到作到绝不会食言」


闵玧其:“万恶的家族势力。”


「你...最好如此!」


正事一谈完,面前的金泰亨立刻就换了气势,一改刚才骗人的乖宝宝模样,痞笑的凑到闵玧其跟前。


「学长,我可以称你为美人学长吗?」


「你你你...你有病啊?我又不是女的,叫什么美人...学长...」


闵玧其真的不知道眼前这人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刚才还一副乖巧道貌岸然的模样,现在立刻就调戏起自己来。


偏偏自己的弱点就是对长的帅的无抵抗。


金泰亨满意的看着美人学长的脸,蹭地一下变的羞红,感觉真是太可爱不过了。


「好嘛?就我们独处的时候,嗯?」


浓浓低沉的嗓音随着人的渐渐靠近,充斥在闵玧其耳边,差点就让他缴械投降答应。



「啧!让人跑了...」金泰亨独自望着人儿仓皇离开的背影偷笑「不过,我们有的是时间」


幸好金南俊的声音适时地在外头响起,是找他去作魔药学的实验,他才得以逃脱刚刚那个令他心跳不已的场景。


对,就是心跳。明明只是才见第二次面的男人,自己却莫名的对他在意。


「玧其哥,怎么了吗?脸很红,是发烧...」


金南俊见走在自己身旁的闵玧其一路心不在焉,脸又红通通的,以为是发烧,手才刚要抚上他的额头,立刻就被慌忙的拍掉。


「了吗?」下意识拍掉金南俊的手,主人不慌张,反倒是隐隐察觉到自己做错事的闵玧其慌了起来。


「啊南俊...抱歉,我刚刚在想事情,你有说什么吗?」


「没事的哥!我只是忘了拿一些材料,哥先去实验室吧!」


金南俊一脸无恙地笑道,闵玧其还真看不出任何一点介意的情绪,这才放下心道。


「好,那你快去快回!」


金南俊望着闵玧其离去的背影,嘴角的弧度随着距离一点一点的在消逝。他不是不知道玧其哥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好相处的性格再加上累积的好人缘,让他要知道什么八卦简直是手到擒来。


他也是故意掐着那个时间点把玧其哥叫出来的。


那个学弟一看就心怀不轨,花花公子,他就怕玧其哥一个失足不小心深陷那学弟的陷阱里。


金南俊喜欢闵玧其。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玧其哥喜欢的类型,否则他都近水楼台了这么多年,也不至于让一个新来的学弟抢走了目光。


玧其哥待他很好,也愿意收留自己这个混血的,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感情而破坏了和玧其哥的友谊。






















「南俊...这一生你还是不记得我吗?」


一声悠长的叹息,像是来自古老的召唤,泛起了浓浓的秋意。




我就问个...会不会有人不知道《比悲伤》其实是泰泰生贺?

不要怪我生贺发玻璃渣哈哈哈哈 实在是那几天真的太忙 只好把写好的文发出来了

期末考完会更新《霍格华兹》的 再熬个一个礼拜啊啊啊啊啊


2019也请宝宝们开开心心平平安安地,和我一起度过。


如果可以跟我互动就更好了。(扭

⁄(⁄ ⁄•⁄ω⁄•⁄ ⁄)⁄


有个很好笑的对比

大家喜欢偶像的时候有时候都会做个梦梦个欧巴吧?

然后我梦见醒来之后,就会异常兴奋,脑海一直回忆“啊~刚刚我欧巴抱我了”“啊~他刚刚跟我说话”之类的

现在是饭上队内CP的时候,梦见的都是“啊~欧巴刚刚亲他cp了啊”“啊~欧巴去救他cp”

(腐女谜之微笑

来自今天的梦


《比悲伤更悲伤的事》【飞咻】

配合BGM—有一种悲伤服用更好

01.

金泰亨与闵玧其正式成为恋人一年又六个月。

也正式分手了,一年又六个月。

02.

一开始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闵玧其记得,有个异常黏他的学弟,几乎每节下课就会出现在他面前,甚至以强硬的姿态包办了他生活上的大小事。

让自己越来越习惯他,开始离不开他了。

可是那家伙,怎么可以离开自己呢?

怎么可以...消失?

一声不响的。

03.

金泰亨在拿完医生的诊断书后,立刻打电话约了闵玧其吃饭,他的爱人简直是专业宅男了,秉持可以外卖绝不出门的理念,着实让他担心。

「玧其哥,我们今天去吃你喜欢的那家羊肉店吧!」

「嗯...怎么这么突然?」

爱人有着刚睡醒的嗓音,下午时分就这样吵醒他,幸好他没有生气。

「这几天我不是一直头晕,今天去看了医生,说...没事只是小感冒而已,所以...所以想要庆祝一番...我晚点去接你」

爱人显然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寻常,刚睡醒的脑子运转的特别不灵活,气呼呼地骂了自己一声幼稚,就挂了电话。

对不起,玧其哥。

04.

「金先生,从抽取的血液样本数据中,我们发现你罹患了血癌,并且已经是三期...」

原本以为的头晕呕吐不适感,原来是得了癌症。

「我...我还有多久?」

「金先生,我们希望你尽快接受化疗,透过定期回诊治疗追踪病情...」

或许是医生觉得解释病情让诊间太过沉重,他试图提了一些恢复较良好的案例。

「也是有很多病人病情控制的不错,你也不用太有压力」

那万一呢?

「医生,如果最糟的话,我的病情恶化了,我还有多久?」

「很抱歉...可能不到两年」

我把病情的报告传给了朴智旻,我的同龄好友,在他收到的当下立刻就打车赶了过来。

我笑眯眯地给他开门,因为玧其哥出去上班了不在。

「呀!金泰亨,你给我解释清楚!那个报告是怎么回事?」

朴智旻气喘吁吁却又提起力气,气冲冲地抓住了我的领子,问道。

「我得了血癌,第三期」

似乎是我情绪上的淡然,亦或是我回答他时的理所当然,当场吓着了他,他还以为我是在和他开玩笑。

「金泰亨,这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你什么时候作的检查?会不会是检查错了?你...你给我好好说清楚,快点!」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朴智旻哭,他很着急却又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我懂,因为我也对我的病无能为力,我也着急玧其哥。

「一个礼拜前去作的检查,我最近一直感觉头晕有呕吐感,所以趁着玧其哥去上班,我安排了一次详细的全身检查,结果就是那样」

「玧其哥...对!玧其哥!他知道了吗?他知道你得血癌第三期了吗?」

朴智旻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让玧其哥知道呢!

「他不知道!他也永远不会知道!」

我不会让玧其哥知道的,他要好好的!他要没有我也好好的!

我很自私的希望他永远好好的。

05.

闵玧其觉得最近的金泰亨很奇怪,不仅非常敏感的一直和他吵架,而且衣服上突然出现了他从没闻过的香水味,每天都不同种。

再加上前几天朴智旻才面有难色的提醒他注意金泰亨,为了查证他心中的猜想所以他决定作一件事,就是查勤。

他偷偷跟在金泰亨的车后,一路看着车开往市区越“繁华”的方向,他心中越忐忑,直到车子驶往一间旅馆的地下停车场时,他才终于相信朴智旻说的话。

「金泰亨,你在做什么?」

他亲眼看见男人把上身脱个精光,准备压在女子的身上。

而被他打岔当场抓包的人,却沉默不语。

「你对我腻了就早说,我们不用这样互相浪费时间,省得我碰到你肮脏的身体就反胃」

无庸置疑地,闵玧其是倔强的,他不会让自己为了这个男人哭的,在他面前。

「我们分手吧!」

他看清了金泰亨,所以也还了自己一个自由身,他没有金泰亨一样也可以过的很好。

闵玧其走的很决绝,在他离开后,金泰亨的泪止不住的爆发,他的哭是无声无息的,只是一直静静地望着那人离开的方向。

被请来的女临演被眼前这突然的一幕给吓着了,立刻打了电话通知和金泰亨一起付钱的朴智旻。

朴智旻很快就赶到了,毕竟他一直守在附近观察情况,他先请女临演离开,把房里所有能够造成伤害的东西全部带走,最后才自己将房门关上,留金泰亨一个人静静。

他只知道,金泰亨和闵玧其分手的那一天晚上,金泰亨喝的很醉,很醉。

06.

玧其哥,幸好是你提的分手,因为我一点也不想离开你。

我舍不得放开你。

我真的一点都不想。

可是我更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我不想让你因为我的死伤心难过。

我不想让你看着我走。

「金先生,恭喜!你身体目前对药物的适应不错,再多吃几天便可以开始作化疗了,要有心理准备了!」

医生看着最新的身体检查报告,对金泰亨以及陪同的朴智旻详细解释,意外的好消息让出了诊间的朴智旻,脸上还是藏不住的愉悦。

「泰泰,你先去车上等我,我去帮你领药」

但金泰亨没想到的是,会在停车场遇见闵玧其。

他的脸色苍白,左手微微抚在腹部上方,想必是没吃东西又闹胃疼了。

「你没事吧?」

他知道的,他知道他不该脱口而出那句关心的话,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想对闵玧其好。

「...只是老毛病而已」

闵玧其显然对前任男友的突然关心感到讶异,但转念一想说不定人家只是顺口一问,心里面顿时间也就不那么在意,而且出于礼貌的,他也问了一句“你呢?”

「阿...智旻肠胃炎,我陪他来看病」

「哦!那祝他早日康复,先走了!」

他笑着目送闵玧其离开,就像那天一样,他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颗颗如洪水般滚落,豆大的泪滴霎时间浸湿了胸前的衣襟。

想和他走到最后的...

「泰泰,你怎么了?」

本来开心拿完药走在路上的朴智旻,来到地下室停车场后,很快就敏锐的发现在他车子前有人在哭,而哭的人是金泰亨。

金泰亨听见了朴智旻的声音,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肩膀上,一昧地悲伤。

「泰泰,你碰见玧其哥了!」

朴智旻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他知道只有闵玧其可以让自己好友的情绪起伏这么大,握着药袋的手也不自觉地攥紧。

他真的打从心底替金泰亨感到不舍、心疼,明明这么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要让疾病拆散他们?

在闵玧其如火如荼地开始新生活的同时,金泰亨也在顺利的接受化疗,正式住进市中心另一间医院,另一间离闵玧其家位置较远的医院。

「泰泰,你要加油!一定可以撑过去的!」

化疗之后有很多的副作用,其中一个就是会不间断地大量脱落毛发,还有食欲不振诸多。

「智旻...玧其哥不会知道的对吧?」

「对,他不会!我们已经特地换一间医院治疗了,你认真治疗,说不定之后病情控制得当,你还可以跟他见面」

朴智旻心里清楚,血癌是最可怕的癌症,还拖到了第三期,他说的这些话都是为了安慰金泰亨,医生说了,病人保持心情愉快有助治疗,所以他不可以让金泰亨情绪低落。


「旻旻...我想吃汉堡...」

金泰亨带着氧气罩,沉闷的声音细如弱蚊,要不是朴智旻一直关注在他身上,恐怕听不太到他的要求。

「泰泰,等你康复了,要吃多少个汉堡都可以好吗?」

朴智旻细心的给金泰亨掖紧被角,所以没有注意到金泰亨逐渐黯淡无光的眼神,他的身体早就不适合吃这些高热量的食物了。

「我真的想吃...求你了...」

朴智旻拗不过金泰亨惹怜的眼神,所以他交代完护士一些相关事项之后,便离开病房去买汉堡,顺便买一些生活用品。

金泰亨确定了朴智旻的脚步声已逐渐离去,这才安心地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啊旻旻...我可能撑不下去了...

每天每天的化疗好疼...疼到骨子里去,我不想再这样了,不想你一直来照顾我,如果我死掉的话,你就轻松了...

刺耳的机器声音以及进进出出的人们,吓傻了兴高采烈的朴智旻,他到口的话也被迫吞了回去。

「泰泰,你的汉堡我买好了...」

汉堡和可乐,随着手术室的灯,一起被抛下了。

07.

闵玧其想起了金泰亨曾经和自己说过的话,原来那时候他就在作准备了。

“玧其哥!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发文说自己活不久,该不该告诉另一半,哥觉得呢?”

他还记得他的回答。

“我不会告诉他,我会把他甩了,让对方恨我!可能还会故意劈腿之类的吧!”

“哥真狠心!”

“胡说什么臭小子!我是因为心疼他,怕他浪费时间在照顾一个随时会走的人身上,这个打击会比我甩他更难受”

真的照着自己说的话作了啊...金泰亨你傻了啊!我宁愿陪着你走完最后,也不要你自己一个人承担。

「这是泰泰生前的日记,他希望你好好活着,然后忘了他」

朴智旻给了自己一本日记,虽说是日记,但其实里面写满的是金泰亨对自己的叮嘱。

“哥,我走了!你就当我是负心汉忘了我吧!”

你在日记里还想瞒着我,我真当你是负心汉的话,这本日记我早就丢了。

“哥老是闹胃疼,记得吃饭,别熬出病”

我要不吃饭、熬出病、不听话,没有你,谁来提醒我吃饭?没有你,我再也听不到照三餐打来的电话了。

“别总点外卖不健康,偶尔也下厨作些简单的饭菜吧!”

“哥爱吃的食谱我都收好放在橱柜里了,打开左边第二格”

你明明知道我懒得下厨,还整理食谱,他们会被我全部丢掉的,就像你丢掉我一样。

从夏天到冬天,少贪凉到多饱暖。混帐,人明明走了,却像还在一样,为什么还要留下这些让人怀念的痕迹,这样让我怎么忘了你。

我没有你,不会好。

08.

「闵玧其,你搞什么?泰泰是希望你这样活着的吗?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一身病痛,你要让他死了之后还要担心你吗?」

朴智旻实在是气到连叫哥的礼貌都抛开不管了,泰泰走前拜托他偶尔照看一下玧其哥,但他没想到会看到这人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

闵玧其给朴智旻开了门后,便又蹒跚地躺回沙发,尽管朴智旻指着他头顶大骂,他还是一点目光都没给,只是机械性的重复开罐,喝,压扁的动作。

「干他什么事?朴智旻,你搞清楚,是他甩了我,不要以为他死了就可以让你站在制高点数落我。是他抛弃我的...他没有资格管我...」

朴智旻听到这席话,气极反笑,然后他用力地、恶狠狠地抱住了他面前的人。

「玧其哥,泰泰他...泰泰他...」眼眶的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泰泰他...还在的,他肯定是调皮偷偷的躲起来了,想看我们着急他,会回来的,他会回来的...所以你要好好的...」

「我知道...智旻...我知道...可是我好想好想他...想见见他...想抱抱他...想问问他过得怎么样...」

闵玧其的声音哽咽,朴智旻给他的怀抱太温暖了,热腾腾的温度烘的他暖和,暖的他卸下了心防,把他的想念宣之于口。

骗人的。他不会再回来了。

他知道,朴智旻也知道,只是他们都不愿相信,像两个傻子一样。

这个世界太残忍了,对他亦或是对他。

09.

出席金泰亨告别式的时候,闵玧其看着黑白照片中那张青春年少轻狂,笑得放肆张扬的四方嘴,没有哭。

是啊!他是倔强的,只会在金泰亨面前哭,所以即使被人骂冷血无情,他也不哭,金泰亨离开了,他的眼泪也唤不回人。

可是他想知道,金泰亨走的时候是笑着走的吗?化疗痛不痛?气不气自己?可惜这些问题他永远都得不到答案了。

闵玧其以为他可以在告别式之后,回到原本的世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生活,就像分手时那样。

可是他作不到。

他知道了一切事实,怎么还能狠下心习惯没有他的生活?

他的世界终究因为金泰亨的出现有了涟漪,也因为金泰亨的离开而崩塌。

他的目光会不自觉的追随任何像他的人,红发、四方嘴、浓眉、声音,这些相似的东西一直出现在他周围,总让他有股错觉以为金泰亨还没死,只是和他赌气,消失一阵子而已。

就连超市处处都有他的痕迹。

“哥,我想喝可乐~”

“不行,你平时喝太多了,喝水就好”

“我要喝啦~不然我要离家出走了哦”

偏偏自己抵挡不了他的撒娇,总是心软。

“好啦!只能买一箱”

所以他在冰箱摆满了可乐,一罐接着一罐的塞,也不会再因为不健康的理由管他喝可乐了,不要离家出走了,他这样金泰亨就会回来了吧?

10.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闵玧其终于走出哀伤,他才恍然大悟,一罐可乐的保存期限正好是一年又六个月。

就像他们的爱情。

昨天喝了一杯熱紅酒直接睡到不省人事(囧
今天中午會發文一定 要不就晚上
會發泰泰生賀的...

【Flag 大力的立起来!!!!】

对的,我要来立flag了!!!
在下敝人我,决定在泰泰生日那天更与他有关的连载文。
所以大家好好期待吧!(微笑)


啊倒了不干我的事!嘻嘻!

谢谢宝宝们的支持!因为我是一个不太更文的人,常常开了一个坑之后就人间蒸发(真心诚意的愧疚)最一开始刚写文的时候一点一滴地看着粉丝人数慢慢从个位数突破到十位数现在是百位数,然后一直在不断精进自己的写作手法,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感谢你们。
最感谢的是防弹的哥哥们,如果没有他们,我不会有人关注我,成为我的粉丝。
上了大学之后,每天要忙的事情很多,更文的时间变得很不固定,一天中很少能编辑到我的文本,曾经都有数度想要放弃写文,但是我总会看到有红点点的通知,顿时又会让我收回放弃的心思。
希望大家可以多跟我互动留言,我很喜欢有人勾搭我的,我不高冷真的!(非常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