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国旻】《待君归》

因为今天涨了一个可爱的小粉丝,为了她,我熬夜将第八章码出来了!!
各位的评论、爱心或是👍都是我更文的动力♥
最近接近期末考,可能又要拖一段时间更文了🙇🙇,不过幸好接下来就是寒假了,我一定会努力更文的!!💕💕
然后,前面的剧情都还在培养感情,主线可能...不会这么快到,请大家再耐心等候一番!🙇🙇
—————————————————————
#连载长文
#he

第八章:中秋夜宴(下)

「花染的遗愿我会完成,她的儿子就麻烦你了,玧其!国儿那边...我会想办法的」金希澈沉重的拜托着,口中说出了一位故人的名字,一位令他难忘的故人。
朴花染,20几年前朴家的掌上明珠,那时的朴家是从别朝举家搬到建世朝,虽然是举家迁移,但是凭借着朴家大老爷的商业手腕,硬是在京城里闯出了一番地位,也拥有了一席之地。
朴大老爷无子,百姓本以为朴家就要这样绝后时,幸好朴大老爷的女儿,朴花染继承了朴大老爷的商业头脑,甚至当时还有京城商业之花的称号,并称三花。
因为看重花染的才能,那时身为皇贵妃的自己替她挡了一次宫中宴会陷害,没想到花染为了那次恩情,竟然...舍命救自己。

中秋宴会气氛美好依旧进行着,如果忽略金南俊因为输了第一场比赛而微微翘起的唇角和田柾国被面具遮住摸不清的心思的话。

「承让,是我朝献丑了!尚小姐的确是位有才之人」金南俊躬着身谦让的说着,只是眼眸里满是算计,脑海里想着都是如何让尚若凌到景泰朝,帮助景泰朝。

田柾国看了一眼金南俊,立刻就猜想到他脑中的想法,真是愚昧!尚若凌喜欢朴智旻,除非金南俊有办法把朴智旻带去景泰朝,否则尚若凌为了朴智旻,会永远留在建世朝。

「时辰到,请比武之人上场」一个时辰过去后,苏炜再次站上前,高声一喊。

「泰亨,小心!」金硕珍一脸不放心的目送金泰亨上场,眼中担忧,可又不能表现的太过刻意,然后瞪了一眼对面的敖清,景泰朝太子使者。虽然幼稚,但金硕珍就是认为如果不是景泰朝的使者,泰亨根本不用去比什么武,他多么希望金家的人都能够平安无事。

田柾国阴骘的看了一眼金泰亨和金南俊派出来比武的人,他要不要从中作梗,扰乱这场比赛的胜负。待在金家好一段时间,他知道金家的人实力都有保留,虽然他也很想看看金泰亨的实力深浅,可是...他一旦出手,绝对是非血即伤,在证据还没查完整之前,他还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金泰亨和对手打的难分难解,势均力敌,但是金泰亨内心清楚,这场比赛他已经使了八分功力,若要赢,他就必须使出全力。

场下的金硕珍看了两人对了几招后,立刻就看懂了场上情势,他知道金泰亨完全能赢,但是是在暴露了自身全部的实力的情况之下,这可怎么办啊?

田柾国则是讶异的看着比赛,因为他没想到,金泰亨的全力竟然能和他八分功力不相上下,是他低估了金泰亨。

而金南俊所假扮的敖清,则是双眼放光,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上打斗的金泰亨。果真是能人,建世朝建朝数十年,还能有这样才华洋溢的人,是建世朝的福气。
只可惜景泰朝建朝才不过数年,根基不稳,有才之人都还在培养,否则假以时日定能赢过建世朝。

所幸,比赛没持续太久,一来金南俊提出这场比试本就是为了探清建世朝的虚实,二来也是为了名正言顺的将平安王叔所托之物送到建世朝皇帝的手上。
他在自己的人上场前,早就嘱咐过,点到即可,不必搞得像生死斗一样。
最后,安然无恙的金泰亨,走下场时一双眼写满疑问,恨不得立刻飞身到大哥身旁好好一探究竟。

「我朝输的心服口服,按照约定,这珍宝便献给建世朝皇帝了!」敖清的态度表现的对比赛结果毫不在意,大手一挥让底下的人立刻送上放在托盘里的珍宝。
苏炜接受到韩庚的目光,立马走上前,恭谨小心的接过托盘,然后迅速的呈给韩庚。

「朕很喜欢,来人,重赏金家、尚家及景泰朝太子使者黄金千两」韩庚拿到珍宝后,手中动作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自己膝伤,嘴上说着重赏的话,可心里却恨不得立即回到房间内察看红布下的东西,奈何他是皇帝,在众人面前,他还必须维持庄重威严的气度。

「谢皇上隆恩!」「谢建世朝皇帝隆恩」一听到韩庚的话,金硕珍立刻拉着还是一脸懵逼的金泰亨站向前跪下,谢恩。不经意的抬头瞥了一眼景泰朝的太子使者,却发现那家伙一双眼镜正肆无忌惮的盯着他看,惊得金硕珍连忙避开目光。
为什么他总觉得景泰朝的使者在看向他的时候,眼神里带着算计...可是他自问从未见过景泰朝的人也不曾得罪过景泰朝的太子,应该不太可能会引起注意才对...

「大哥,刚那场比赛有猫腻,求正解」金泰亨扬起四方的傻笑,一脸不解的拉着金硕珍的衣袖问。

金硕珍知道自家二弟疑问的是为何两人明明实力相当,他却能赢得比赛并且毫发无伤。
「景泰朝比赛的目的只是想探一探我朝的实力,目的达到了自然就收手了」不过,他感觉似乎那珍宝也有稍许原因参杂在里头,这话金硕珍就没在继续说,反正说了金泰亨也不懂,而且他现在有些后悔为什么不把闵玧其带来,而不是留在家里照顾朴智旻。
若是玧其来了,这货肯定巴着他不放,而不是一直来吵自己。
对面赤裸裸的目光一直萦绕在自己身上,金硕珍觉得自己再被这样看下去,绝对会发疯,所以他决定直接上前一问。
所幸皇帝在得到珍宝后,无心于政治谈话中,便下令宴会开始,准备的表演也一个个登场。

拉着金泰亨,金硕珍众目睽睽之下往敖清的方向走去,反正是宴会期间,不是私下见面,金硕珍也不怕韩庚会刁难。
「哥?」金泰亨愣愣的被拉着走,疑惑的喊了一声走在前头的哥。

「有人一直在注视着我们,大哥带你认识认识那人,记得不要乱开口!」金硕珍咬牙切齿的说着,因为他发现敖清在看到他的动作时,嘴角满是笑意,一副我就知道会如此的表情。

「在下金家家主金硕珍,旁边这位是在下二弟,向太子使者见过礼」毕竟是他朝的太子使者,在太子未出现之前,地位等同于太子,身份比金硕珍这个金家家主要高的多,他得先行礼。

「阁下年纪轻轻就当上家主,想必能力一定非凡,我朝若是能多几个像金家主的人才,定能和建世朝一样国力雄厚」金南俊看见金硕珍带着金泰亨走过来向他行礼,满是笑意的称赞了一番。

「太子使者过誉,在下只不过是家中无大人,不得不担起重任罢了!倒是在下从刚刚就一直觉得太子使者...似乎对在下很有兴趣」金硕珍眼眸一利,脸上虽然还是随和的表情,但是说出话的语气却透露出一丝危险。

「本太子觉得金家主能力卓越,想要金家主和本太子一起回景泰朝」金南俊微微站前一步,确定更加靠近金硕珍后,轻声说着自己的想法,竟是把自己是太子身份的事也一并说了出来,不怕金硕珍揭发似的大胆。

「不可能!金家的根是建世朝,永远都会在建世朝」听到眼前之人的话,金硕珍内心掀起千层浪,表情却是镇定的拒绝。
谁都知道景泰朝的太子是金南俊,不见经传却才华洋溢,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据说是景泰朝皇帝为了金南俊好,将他养在外面不让人知晓,最近才把他召回去继承太子之位。
等等...他记得尚叔叔家的养子也是叫金...南俊!!
难道...「金大哥,你这样与我生分,南俊会很伤心的」适时的,金南俊在金硕珍还在自己内心猜想时来了一句黏腻腻的话,惹得金硕珍一阵鸡皮疙瘩。

尚叔叔家的养子并没有让别人知晓,也只有金家因为朴智旻从小到大和凌儿玩在一起,才略微清楚这么个人,但是自己也才见过金南俊一面,而且还是很久以前,自己连他的面貌是圆还是扁都不记得了,怎么可能跟眼前这位还有什么生不生分这种话!!

「金南俊...你不要太超过了!我和你半点情分都没有,说话给我注意点!」偏偏金硕珍还不能大声的斥责,虽然他很想让这家伙身份曝光,但是他怕牵连到一向待金家极好的尚叔叔,只能低着声咬牙切齿的警告道。

两人的对话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丝毫没有顾虑到金泰亨,可怜的金•一脸茫然•泰亨就完全被晾在一旁,什么话也插不上口,而且他也谨记着金硕珍让他说话再说话的命令,所以更是不敢有任何动作。

金硕珍起鸡皮疙瘩的反应引起金南俊一阵轻笑,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金家金硕珍这么有趣,比起自己回到景泰朝遇见的任何一个人都还有趣。
「本太子自然和你半点情分都没有,只是本太子刚刚说的可都是真的!金家主当真不考虑来景泰朝?建世朝能给你的,本太子能给你一百倍,只要你想要,本太子都能满足你」金南俊不再继续调戏金硕珍,毕竟正事要紧,这些调戏的部分以后多的是时间作,不急于一时。
而且他觉得,自己现在提出的条件丰厚,在建世朝,金家永远只能和其他家族并肩,而不能超越,成为第一世家,若是真想让金家壮大,金硕珍没有理由会拒绝他的邀请。

只可惜,金南俊算错了金硕珍的想法,金家几十年前受过的教训金硕珍都谨记在心,如何从没落到东山再起,这些金硕珍都知道,整个金家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金家之前的历史,所以他不会离开建世朝,也不会壮大金家,树大必招风,他不想金先生好不容易重建起来的金家又毁了,这是他身为金家家主所要担负的责任。
「太子殿下,我还是同样那句话,不可能!承蒙太子殿下慧眼,但是金家乃至于我都承受不了殿下的慧眼,还请殿下死了这条心,也请殿下务必不要在皇上面前提起!」金硕珍见金南俊再次正式的向他丢出橄榄枝,他连忙郑重的拒绝,不是条件不够雄厚,也不是他讨厌金南俊,一切都只是为了金家。

金南俊信誓旦旦的神情在听到答案时一瞬间变成了诧异的表情。
还真的又拒绝了...不过他金南俊才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他就不信,他搞不定眼前这人。
「本太子不会在建世朝皇帝面前提前这事,请金家主放心,不过同样的,本太子对金家主的这条心也不会死去」

宴会进行到最后时,韩庚才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还未宣布,那表情就像有什么东西被打断的感觉,一心想赶快结束宴会的事情。
「今日宴会就到此为止,众卿辛苦了!景泰朝太子使者就先住在金家,待景泰朝太子到再一同进宫觐见。金硕珍,朕希望你,务必让他们觉得不虚此行!」韩庚话里有话的下令道,金硕珍也只能面无表情的接下圣旨,不得反抗。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