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国旻】《待君归》

#连载长文
#HE

第六章:中秋夜宴(上)
嗯?
田柾国英气的俊眉微微上挑,果然是闵玧其,超乎常人的注意力,只可惜...

「你觉得呢?玧...其...哥」他将问题丢还给对面苍白的大夫,嘴角是止不住的邪笑。

「我不想知道、也不想管你要做什么,只是朴智旻这个人,你不准伤害到他」

闵玧其见田柾国一脸毫不在意的神色,恶狠狠的警告道,面白的脸布满寒意。
智旻这孩子太过单纯,没有心机,别人说什么就乐呵呵的相信,这样的孩子不适合这世界,也不适合田柾国。

「哦?为什么?如果我偏要呢?」他见闵玧其凶神恶煞的威胁,心里却是想着难道失去记忆后,闵玧其爱上了朴智旻?否则怎么会警告他不准伤害自己小哥哥?
所以他故意的问了一句。

「田柾国,收起你不可一世的态度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认为好欺负的,最终会带给你一击,最好牢牢记住」闵玧其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看的出来朴智旻是真心喜欢田柾国这个弟弟,否则也不会整天绕着他转。但自己却看不出田柾国的感情,他是那样的深沉,如同大海,稍有动静便会掀起一波大浪,把所以痕迹都擦去。
不会留下任何...东西。

最终会带给我一击...是吗?

皇宫——
晚上,金硕珍还是带着金泰亨准时前往皇宫里的中秋夜宴,只留下闵玧其在家照顾朴智旻,毕竟是皇宫的事,一点闪失都不许有。
至于...田柾国那小子...等到夜宴结束,再让他好好交代事情的真相。

「皇上驾到~」太监苏炜高亢的声音在大殿门口响起,代表着当今皇上,建世朝的主人,韩庚已经到了。
韩庚虽年过40,但眼神精明,走路龙虎有力,一点也不像是快年过半百的人。

「臣等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大臣见正主到了,各个连忙从椅子上起身,跪在大殿前面请安。

「众卿请起,今日是中秋夜宴,不必拘束」韩庚大手一摆,笑容满面的让众人起身,目光若有所思的飘向了金硕珍那。

(小的不知道皇上要怎么称呼大臣,用爱卿好像怪怪的,因为我们旻旻是没有官位的,所幸就直接叫名字了,若有大大们有好的意见,欢迎评论指教)

「金硕珍,不知朴智旻为何没来?朕记得他快满20了,朕可等着赐婚呢!」韩庚瞥了一眼金家的席位,发现一如往年一般,只有金硕珍和金泰亨这两人出席。

「禀皇上,小弟智旻今日不幸落水,感染风寒,故不能来参加宴会,还请皇上见谅」金硕珍一听起龙袍之人问起自家小弟的情况,连忙跪下请罪,轻描淡写的将事情带过。

「你快起来吧!动不动就跪下,多拘束!既然他落水了,朕会派人送些补品的,身子得好好养着才行啊!」韩庚听了金硕珍的解释没有生气,反而让金硕珍赶紧起身,反正他已经习惯金家的人有千百种理由拒绝他看见朴智旻,去年是出门远游,今年是风寒,他倒是期待起明年的理由了。
其实,他若真想见朴智旻,大可一道诏令将他带来,只是他答应过“他”,不会随便打扰金家人的生活。
他只想见见,当年让“他”挂心不下的孩子,如今长得如何。

「谢皇上!」金硕珍在内心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后,才起身,口中也不忘道谢。
他搞不太懂,为什么皇上对金家这么执着?每逢宴会什么的,第一个被关注的一定是金家朴智旻自家小弟,人人都说君心难测,在他看来,果真难测。

「皇上,外头来人禀报,景泰朝太子使者以及暗阁阁主到,已在大殿门口等候」苏炜一收到消息,立刻躬着身轻声在韩庚耳边禀报。

「快,传他们进来」韩庚面无表情的吩咐道,心里却是皱起眉头想着。
景泰朝的太子使者不知道这个时候来到我朝目的是什么?还有为什么暗阁的阁主也跟着一起前来...?
我朝已经久未和他们开战,现下国泰民安,作为皇帝他实在不想看到百姓生灵涂炭。
「传!景泰朝太子使者、暗阁阁主入殿」苏炜高亢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景泰朝太子使者?
暗阁阁主?
这是要搞事了吗?

随着苏炜的话末,两道修长的人影,后面跟随各自一队人,进入大殿中央。
太子使者,正是金南俊假扮而成,他虽然扮演使者,但与身具来的王者之气还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气度非凡。

「景泰朝太子使者敖清见过建世朝皇帝」金南俊微微躬着身大声朗诵道,低下头的脸上带着一种高深莫测的表情。

「放肆!对皇上行礼怎么不跪下?我朝晋见皇帝都得跪着行礼」礼部尚书大声的斥责,一张老脸晃得胡子乱颤。

「恕敖清失礼,我朝有规定男子拜天拜地拜父母,就连晋见我朝皇帝也只鞠躬就可」金南俊抬起低下首的头,眼眸中尽是料想到的深沉,一口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你...!!」礼部尚书被回的无法反驳,气的吹胡子瞪眼,恶狠狠的瞪着金南俊。

「既是你们的规定,无妨!照你们的来吧!」韩庚对金南俊无礼的举动并没有多做言语上的谴责或是表面上的生气,淡然一笑便阻止了自家大臣和别朝使者的纷争。

「那...本阁主就不行礼了!可以吧?」田柾国抓紧时机,经过变声的嗓音低沉的问道,算是对韩庚的挑衅。

「放肆!一个江湖上的势力,也敢对皇上无礼?你算什么东西! 」礼部尚书这次炮口转了方向,一字字像不要命的不断骂出声。
也是,在正常人眼中,江湖上的势力的确没有太子使者来的尊贵,但是暗阁又岂是一个小小江湖势力可比拟的。

「本阁主怎么一直听见狗在叫?这狗的主人可真是不会管教,要不,我替他好好管教一番,你觉得如何,建、世、朝
、的、皇上?」田柾国带着面具下的脸漾起了一抹危险的笑,声音里尽是捉弄与嘲讽,他想起了他来这里的目的,接近金家的目的,眼眸里暗潮汹涌。

「朕似乎还不知道阁主的名字...」韩庚摸不着头绪的说了一句话,倒是田柾国很快便接了下去。

「吾冥」一说完名字,韩庚便大笑的拍起手「那好!请吾冥替朕好好管教一下狗吧!劳烦你了」一席话,竟是让田柾国出手修理礼部尚书,在场的人全都面露惊讶,除了已经明了其中深意的几个人。

「皇...皇上...」礼部尚书老脸急得铁青,怎么也不相信皇帝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抛弃他。

「教训狗而已不用本阁主出手,芲你去吧!」田柾国随便说了一个名字,那人立刻就运起武功往礼部尚书的方向攻去,不到10秒的时间,礼部尚书已经失去生机,死在地上。

一下子死了一个人,纵然宴会上的大臣们都是纵横朝廷几十年的老江湖,神色难免变得难看,一个个心思不断揣测95之尊的想法。

「众位大臣请放心!皇上早有命令,令人暗中调查礼部尚书这几年的财务状况,发现他贪污了朝廷数百万两银子,今日之死只是略做惩戒,其他的惩罚很快就会下达」韩庚冷眼看着下首大臣们难看的脸色,偷偷使了个动作让苏炜上前解释他的目的。
这个老家伙,仗着是自己提拔上来,明里暗里吞了朝廷无数银子,朕都还没说话,他就敢抢在朕面前发话骂人,胆子真是越来越肥了,不早点除掉,迟早是心腹大患。

金硕珍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倒是让站在殿中央的金南俊注意起他。
在来建世朝之前,他早就做好所有的功课,唯独那个金家,数据稀少不说,没在朝廷担任要职,却能年年被韩庚挂心,他始终琢磨不透原因,没想到原来...建世朝还是有能人的,有意思有意思,引起他的注意力了。

「大哥,现在是借刀杀人吗?」金泰亨懵着脸问向身旁神色从容的金硕珍,刚刚发生的事情,他还没接收完,怎么那个满脸胡子的礼部尚书就死了,金泰亨表示一脸懵逼。

「心里有数即可,不可多言」金硕珍沉默着面对眼前发生的事,没想到自己二弟开口先问了一句,急死他了。
这紧要关头上,金泰亨这小子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吗?所有人都清楚,皇帝玩的这手叫借刀杀人,但不能直接明讲,否则这不是明摆着瞧不起皇帝,用其他势力清理大臣!!
唉!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有身边这家伙,一滩死水啊一滩死水!

金泰亨听了金硕珍的话,一张脸上还是写着我不懂三个字,不过既然让他不可多言,他也不会白目的再多讲一句。
皇宫嘛!一言一行都要特别小心。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