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信仰》【国旻】(中)

新坑作死系列,我一定要码完这个设定!!!!

撒旦国X天使旻

以下正文—

朴家隔壁新搬来邻居,这对半隐居在山林里的朴家是一件大好的事,那表示自家儿子终于有伴,可以和邻居孩子凑在一块玩了。

朴母拉着性格害羞的朴智旻,带上自家庄园里新采收的蔬菜水果,按响了隔壁邻居的大门。

小小的朴智旻,因为个子的关系,他得抬头仰望才能看见邻居宏伟的黑色大门全貌,刻着很多奇怪的图纹,像是来自黑暗世界的召唤,莫名的令他感到恐惧。

「母亲...我怕...」

在朴母等待邻居开门的期间,他小力的拉了一下在他眼前的衣摆,声若细蚊的让朴母仔细的听了一会,才听清自家儿子说了什么。

「旻旻不怕,母亲带你来认识朋友」

朴母宠溺的摸摸自家儿子的头,儿子什么都好,生性善良长得又可爱,就是个性太害羞,都怪自己身体不好,住在城市空气太差,害得儿子这个年纪却没啥玩伴。

可朴智旻心里并不想交新朋友,他喜欢和动物作伴,动物单纯又可爱,不和人接触还能不用听见别人心里在想什么。

「抱歉抱歉来迟了,是隔壁庄园的太太吧?您好您好,搬家太过仓促东西还没整理完,没来得及拜访你们,倒让您先过来了,真是罪过」

朴母并没有等太久,很快就有一个围着工作裙和帽子的中年妇人替她打开大门,满头大汗神色一脸抱歉的寒暄,语气诚挚的倒让朴母感到不好意思。

「哎呀,打扰到你们啦,我才感到抱歉,来来来这是我们家自己采收的一点小心意,快拿着快拿着」

他看着自己母亲将手里的篮子塞入别人的手里,开心的踮起脚尖,因为是他亲手照顾的蔬菜水果,长得又大又漂亮,接着他看见了令他惊慌的一幕。

到了手里的蔬菜水果全都迅速的枯萎干瘪,失了原本漂亮的色泽,他瞥了一眼母亲的神色,发现还是和方才正常的神色,他惊讶的瞪大双眸,开始感到害怕。

为什么只有他看得到?母亲没发现吗?这个邻居,不是好东西...

「这是您儿子吗?看起来好可爱啊!」

邻居的手无畏的向着他的方向伸过来,那只手布满只有他看得见的黑气,害怕使得他退后了几步躲到母亲的身后。

那只手突然间被定格在半空中。

「真不好意思,我们家旻旻自幼就无人陪伴才导致他养成害羞的性格,常常躲到我的后面」

朴母神色尴尬的解释了一番,好在邻居看起来不是很在意,才化解了这场小小意外。

他看的很清楚,那只手是被一条细细的黑线给定格在空中的,就在快要接触到他的时候,突然间冒出一条黑线缠绕住那只手的手腕。

「我们家国儿也很害羞,让我很是担心,不如让国儿去您家和旻旻熟悉玩一会,我和我丈夫也好继续整理房子」

他想拒绝的话还来不及说,母亲已经嘴快的连声应了好几个好字,只能苦恼的张着眼,眼睁睁的看着邻居关起门去叫她儿子。


「谁准妳碰他的?」

「主...是香味,他身上很香...」

「要不是得留着你们,再让我看见一次,下场如何自己知道」


妇人很快的再次打开门,这次身旁跟了一位小萝卜头,个子比朴智旻还矮,生的水灵俊秀,一下子就让小孩放松了戒心。

人对美的事物很难心生歹意。

「国儿,这是旻旻,你要好好和他相处知道吗?」

妇人和小萝卜头站的一前一后,关系不像母子,看起来倒像是主仆一样,奇怪的站法还是让朴母小心的留了个心眼。

「嗯!」

虽然对人家母子两人的互动感到稍微疑惑,但是每个人教养的方式不同,朴母也不太好询问,只当是人家的儿子个性害羞加冷漠,连对母亲也都是这种态度。


「国儿,朴姨可以叫你国儿吧?」

朴母左手牵着自家的小萝卜头,右手牵着别人家的小萝卜头,孩子的生气驱散了不少自己身上的病气,面容和蔼了许多。

「可以的,朴姨」

小萝卜头此时回话的态度比方才亲暱了不知多少倍,一下子就打消了朴母的疑虑,这么可爱有礼貌的孩子,怎么可能对自己母亲态度冷淡呢!

「那国儿今年几岁啦?」

小萝卜头撒开了牵着的手,朴母正疑惑着低头就见孩子扒拉着自己肥短的小手指,认认真真的数了三根手指头后,抬起头稚嫩的回了一句“国儿今年三岁啦!”
,可爱单纯的模样差点没把朴母萌死。

重新牵上手后,朴母冷静了一下自己起伏的情绪,才又开口。

「我们家旻旻大了国儿两岁,旻旻你要好好照顾国儿知道吗?」

朴智旻小小的脑袋瓜里正思索着一个重要的问题,突然被母亲点到名字的他,只能茫然的应声好后,然后又继续陷入思考中。

从刚才见到国儿后,他就听不见国儿的想法,以前他只要见到陌生人,他都能清楚的听见他们在想什么,所以他本能的就不喜欢和人相处,可是这次却异常的安静,听不见任何声音。


「旻旻哥哥不喜欢国儿吗?」

直到回到家,他依旧陷在思考的漩涡里,一不小心就忽略了面前小他两岁的弟弟,被叫了一声的他此时才看见泪眼汪汪欲哭的眼睛。

「没有,旻旻喜欢国儿的」

是喜欢的吧?第一次遇见可以让他感到安静的人,朴智旻突然觉得,其实隔壁的邻居也不全是坏东西,至少国儿不是。

反正也思考不出答案,最后索性不继续思考,这么一决定的他拉着国儿到了自己房里,里头摆满很多玩具,还有一张舒适的大床,正好是他一人勾的到的高度,但却对另一位给了些微的难度。

「要不我抱国儿上来好了?」

一说完话后,朴智旻蹬着自己的小短腿爬下床,然后张开手臂,作出拥抱的动作,想把人给抱上去。

五岁的抱三岁的上床,这点高度他自认为还是能做到的。

「好啊!」

田柾国毫不犹豫的扑进朴智旻怀里,左蹭蹭右嗅嗅他喜欢的奶香,心满意足的让人费了一些力气,才抱上床,神色毫无动容。

「旻旻哥哥是天使」

看着朴智旻辛苦的蹬着自己的短腿,喘嘘嘘的才又爬上床,田柾国眼里像是有浓到化不开蜜似的,甜甜的露出牙齿一笑。

从今往后,我会陪在你身旁的,只要有我在,你不会再听见那些恶心人类的想法,好好长大,我的angel。


是夜,如墨般漆黑的夜色,乌云遮得月光一丝不露,这样不详的气息却是阴暗之物最为猖狂的时刻。

「My Lord, 您没事吧?怎么能直接扑...?您的身子有一半都灼伤了...可该如何是好?」

怎么能毫不犹豫的扑向那人的怀里?那时隐身在两人附近的金泰亨,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十字架造成的伤是很难恢复的,尤其是主现在虚弱的小孩模样。

「我没事,专心敷药...嘶...」

正如金泰亨所言,田柾国接触过朴智旻的身体部位,全都出现像被火烧过,焦炭般的痕迹,往外一丝一丝的渗出血,煞是严重。

可他不后悔这些伤,现在以后都不会,这是他对他自己的试炼,若是这点伤都承受不住,他如何去陪伴他的angel ?



每天下午,田柾国都会准时的按响朴家门铃,有时甚至也不回家玩到过夜,附近就只有两人年纪相仿,感情也愈发的好,玩着玩着竟也到了两人适合上学的年纪。

但田柾国却對上学这件事却有点排斥,这意味着朴智旻会在城市里认识新的朋友,会开始逐渐忽视他,他得好好想个对策才行。

对策一,卖萌撒娇

「旻旻哥哥,国儿怕...」

他给朴智旻讲了很多有关他们要穿过的山林许多恐怖故事,奇怪的是平常胆小的朴智旻听完之后的表现反而非常勇敢,意外的对上学执着。

「国儿不怕,哥哥保护你」

朴智旻今年已经10岁了,糯米般白嫩的小脸还未完全长开,笑眼弯弯唇红齿白的,很是可爱。

此时他正牵着田柾国的手,站在通往城市的道路前,安抚的摸了摸田柾国的头,一棵棵长得茂密的大树矗立在面前,阳光很难渗透过来,片片阴影覆盖在路上。

对策一,失败。

朴智旻初到学校第一天,就受到周围人的喜欢,他生的可爱脾气又好不哭不闹,老师同学们都很喜欢围绕在他身旁玩;反观田柾国,除了朴智旻以外,他的小脸就没漾起微笑过,冷冰冰的,生人勿近的气质早就把小朋友吓得半死,哪还敢跟他接触讲话。

上学第一天,田柾国就想把整个学校毁掉,可是他又发现朴智旻上学很开心,交新朋友也很开心,他舍不得破坏让朴智旻开心的东西。

对策二,装生病。

可田柾国一连躺床装病几天,朴智旻虽然是陪在他身旁,可是眼睛却一直望向城市的方向,常常心不在焉,心情也不好。

这不是好办法,还让朴智旻心情不好,对策二,失败。

朴智旻似乎是察觉到他的焦虑,去上学的第二次,就把他拉近自己团体里一起玩,做什么都带着他,稍微让他安了些心,只要朴智旻还是关注他在意他就好。


朴智旻越长越大,属于天使的气质也越来越深,即使是堕天的天使,有时候田柾国一晃眼,还以为自己看见了朴智旻背后长了一对洁白的翅膀,他就像一张无暇的白纸,就算自己这汪如墨似的黑潭也无法动摇他渲染他半分。

两人只要站一起,一黑一白产生鲜明对比的气质总让田柾国感到忧心,他不想朴智旻又重归神的怀抱回到天堂,朴智旻的身心灵都该是他的,都该和他一起堕入地狱的最深层。

都该是他的。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