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比悲伤更悲伤的事》【飞咻】

配合BGM—有一种悲伤服用更好

01.

金泰亨与闵玧其正式成为恋人一年又六个月。

也正式分手了,一年又六个月。

02.

一开始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闵玧其记得,有个异常黏他的学弟,几乎每节下课就会出现在他面前,甚至以强硬的姿态包办了他生活上的大小事。

让自己越来越习惯他,开始离不开他了。

可是那家伙,怎么可以离开自己呢?

怎么可以...消失?

一声不响的。

03.

金泰亨在拿完医生的诊断书后,立刻打电话约了闵玧其吃饭,他的爱人简直是专业宅男了,秉持可以外卖绝不出门的理念,着实让他担心。

「玧其哥,我们今天去吃你喜欢的那家羊肉店吧!」

「嗯...怎么这么突然?」

爱人有着刚睡醒的嗓音,下午时分就这样吵醒他,幸好他没有生气。

「这几天我不是一直头晕,今天去看了医生,说...没事只是小感冒而已,所以...所以想要庆祝一番...我晚点去接你」

爱人显然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寻常,刚睡醒的脑子运转的特别不灵活,气呼呼地骂了自己一声幼稚,就挂了电话。

对不起,玧其哥。

04.

「金先生,从抽取的血液样本数据中,我们发现你罹患了血癌,并且已经是三期...」

原本以为的头晕呕吐不适感,原来是得了癌症。

「我...我还有多久?」

「金先生,我们希望你尽快接受化疗,透过定期回诊治疗追踪病情...」

或许是医生觉得解释病情让诊间太过沉重,他试图提了一些恢复较良好的案例。

「也是有很多病人病情控制的不错,你也不用太有压力」

那万一呢?

「医生,如果最糟的话,我的病情恶化了,我还有多久?」

「很抱歉...可能不到两年」

我把病情的报告传给了朴智旻,我的同龄好友,在他收到的当下立刻就打车赶了过来。

我笑眯眯地给他开门,因为玧其哥出去上班了不在。

「呀!金泰亨,你给我解释清楚!那个报告是怎么回事?」

朴智旻气喘吁吁却又提起力气,气冲冲地抓住了我的领子,问道。

「我得了血癌,第三期」

似乎是我情绪上的淡然,亦或是我回答他时的理所当然,当场吓着了他,他还以为我是在和他开玩笑。

「金泰亨,这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你什么时候作的检查?会不会是检查错了?你...你给我好好说清楚,快点!」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朴智旻哭,他很着急却又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我懂,因为我也对我的病无能为力,我也着急玧其哥。

「一个礼拜前去作的检查,我最近一直感觉头晕有呕吐感,所以趁着玧其哥去上班,我安排了一次详细的全身检查,结果就是那样」

「玧其哥...对!玧其哥!他知道了吗?他知道你得血癌第三期了吗?」

朴智旻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让玧其哥知道呢!

「他不知道!他也永远不会知道!」

我不会让玧其哥知道的,他要好好的!他要没有我也好好的!

我很自私的希望他永远好好的。

05.

闵玧其觉得最近的金泰亨很奇怪,不仅非常敏感的一直和他吵架,而且衣服上突然出现了他从没闻过的香水味,每天都不同种。

再加上前几天朴智旻才面有难色的提醒他注意金泰亨,为了查证他心中的猜想所以他决定作一件事,就是查勤。

他偷偷跟在金泰亨的车后,一路看着车开往市区越“繁华”的方向,他心中越忐忑,直到车子驶往一间旅馆的地下停车场时,他才终于相信朴智旻说的话。

「金泰亨,你在做什么?」

他亲眼看见男人把上身脱个精光,准备压在女子的身上。

而被他打岔当场抓包的人,却沉默不语。

「你对我腻了就早说,我们不用这样互相浪费时间,省得我碰到你肮脏的身体就反胃」

无庸置疑地,闵玧其是倔强的,他不会让自己为了这个男人哭的,在他面前。

「我们分手吧!」

他看清了金泰亨,所以也还了自己一个自由身,他没有金泰亨一样也可以过的很好。

闵玧其走的很决绝,在他离开后,金泰亨的泪止不住的爆发,他的哭是无声无息的,只是一直静静地望着那人离开的方向。

被请来的女临演被眼前这突然的一幕给吓着了,立刻打了电话通知和金泰亨一起付钱的朴智旻。

朴智旻很快就赶到了,毕竟他一直守在附近观察情况,他先请女临演离开,把房里所有能够造成伤害的东西全部带走,最后才自己将房门关上,留金泰亨一个人静静。

他只知道,金泰亨和闵玧其分手的那一天晚上,金泰亨喝的很醉,很醉。

06.

玧其哥,幸好是你提的分手,因为我一点也不想离开你。

我舍不得放开你。

我真的一点都不想。

可是我更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我不想让你因为我的死伤心难过。

我不想让你看着我走。

「金先生,恭喜!你身体目前对药物的适应不错,再多吃几天便可以开始作化疗了,要有心理准备了!」

医生看着最新的身体检查报告,对金泰亨以及陪同的朴智旻详细解释,意外的好消息让出了诊间的朴智旻,脸上还是藏不住的愉悦。

「泰泰,你先去车上等我,我去帮你领药」

但金泰亨没想到的是,会在停车场遇见闵玧其。

他的脸色苍白,左手微微抚在腹部上方,想必是没吃东西又闹胃疼了。

「你没事吧?」

他知道的,他知道他不该脱口而出那句关心的话,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想对闵玧其好。

「...只是老毛病而已」

闵玧其显然对前任男友的突然关心感到讶异,但转念一想说不定人家只是顺口一问,心里面顿时间也就不那么在意,而且出于礼貌的,他也问了一句“你呢?”

「阿...智旻肠胃炎,我陪他来看病」

「哦!那祝他早日康复,先走了!」

他笑着目送闵玧其离开,就像那天一样,他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颗颗如洪水般滚落,豆大的泪滴霎时间浸湿了胸前的衣襟。

想和他走到最后的...

「泰泰,你怎么了?」

本来开心拿完药走在路上的朴智旻,来到地下室停车场后,很快就敏锐的发现在他车子前有人在哭,而哭的人是金泰亨。

金泰亨听见了朴智旻的声音,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肩膀上,一昧地悲伤。

「泰泰,你碰见玧其哥了!」

朴智旻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他知道只有闵玧其可以让自己好友的情绪起伏这么大,握着药袋的手也不自觉地攥紧。

他真的打从心底替金泰亨感到不舍、心疼,明明这么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要让疾病拆散他们?

在闵玧其如火如荼地开始新生活的同时,金泰亨也在顺利的接受化疗,正式住进市中心另一间医院,另一间离闵玧其家位置较远的医院。

「泰泰,你要加油!一定可以撑过去的!」

化疗之后有很多的副作用,其中一个就是会不间断地大量脱落毛发,还有食欲不振诸多。

「智旻...玧其哥不会知道的对吧?」

「对,他不会!我们已经特地换一间医院治疗了,你认真治疗,说不定之后病情控制得当,你还可以跟他见面」

朴智旻心里清楚,血癌是最可怕的癌症,还拖到了第三期,他说的这些话都是为了安慰金泰亨,医生说了,病人保持心情愉快有助治疗,所以他不可以让金泰亨情绪低落。


「旻旻...我想吃汉堡...」

金泰亨带着氧气罩,沉闷的声音细如弱蚊,要不是朴智旻一直关注在他身上,恐怕听不太到他的要求。

「泰泰,等你康复了,要吃多少个汉堡都可以好吗?」

朴智旻细心的给金泰亨掖紧被角,所以没有注意到金泰亨逐渐黯淡无光的眼神,他的身体早就不适合吃这些高热量的食物了。

「我真的想吃...求你了...」

朴智旻拗不过金泰亨惹怜的眼神,所以他交代完护士一些相关事项之后,便离开病房去买汉堡,顺便买一些生活用品。

金泰亨确定了朴智旻的脚步声已逐渐离去,这才安心地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啊旻旻...我可能撑不下去了...

每天每天的化疗好疼...疼到骨子里去,我不想再这样了,不想你一直来照顾我,如果我死掉的话,你就轻松了...

刺耳的机器声音以及进进出出的人们,吓傻了兴高采烈的朴智旻,他到口的话也被迫吞了回去。

「泰泰,你的汉堡我买好了...」

汉堡和可乐,随着手术室的灯,一起被抛下了。

07.

闵玧其想起了金泰亨曾经和自己说过的话,原来那时候他就在作准备了。

“玧其哥!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发文说自己活不久,该不该告诉另一半,哥觉得呢?”

他还记得他的回答。

“我不会告诉他,我会把他甩了,让对方恨我!可能还会故意劈腿之类的吧!”

“哥真狠心!”

“胡说什么臭小子!我是因为心疼他,怕他浪费时间在照顾一个随时会走的人身上,这个打击会比我甩他更难受”

真的照着自己说的话作了啊...金泰亨你傻了啊!我宁愿陪着你走完最后,也不要你自己一个人承担。

「这是泰泰生前的日记,他希望你好好活着,然后忘了他」

朴智旻给了自己一本日记,虽说是日记,但其实里面写满的是金泰亨对自己的叮嘱。

“哥,我走了!你就当我是负心汉忘了我吧!”

你在日记里还想瞒着我,我真当你是负心汉的话,这本日记我早就丢了。

“哥老是闹胃疼,记得吃饭,别熬出病”

我要不吃饭、熬出病、不听话,没有你,谁来提醒我吃饭?没有你,我再也听不到照三餐打来的电话了。

“别总点外卖不健康,偶尔也下厨作些简单的饭菜吧!”

“哥爱吃的食谱我都收好放在橱柜里了,打开左边第二格”

你明明知道我懒得下厨,还整理食谱,他们会被我全部丢掉的,就像你丢掉我一样。

从夏天到冬天,少贪凉到多饱暖。混帐,人明明走了,却像还在一样,为什么还要留下这些让人怀念的痕迹,这样让我怎么忘了你。

我没有你,不会好。

08.

「闵玧其,你搞什么?泰泰是希望你这样活着的吗?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一身病痛,你要让他死了之后还要担心你吗?」

朴智旻实在是气到连叫哥的礼貌都抛开不管了,泰泰走前拜托他偶尔照看一下玧其哥,但他没想到会看到这人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

闵玧其给朴智旻开了门后,便又蹒跚地躺回沙发,尽管朴智旻指着他头顶大骂,他还是一点目光都没给,只是机械性的重复开罐,喝,压扁的动作。

「干他什么事?朴智旻,你搞清楚,是他甩了我,不要以为他死了就可以让你站在制高点数落我。是他抛弃我的...他没有资格管我...」

朴智旻听到这席话,气极反笑,然后他用力地、恶狠狠地抱住了他面前的人。

「玧其哥,泰泰他...泰泰他...」眼眶的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泰泰他...还在的,他肯定是调皮偷偷的躲起来了,想看我们着急他,会回来的,他会回来的...所以你要好好的...」

「我知道...智旻...我知道...可是我好想好想他...想见见他...想抱抱他...想问问他过得怎么样...」

闵玧其的声音哽咽,朴智旻给他的怀抱太温暖了,热腾腾的温度烘的他暖和,暖的他卸下了心防,把他的想念宣之于口。

骗人的。他不会再回来了。

他知道,朴智旻也知道,只是他们都不愿相信,像两个傻子一样。

这个世界太残忍了,对他亦或是对他。

09.

出席金泰亨告别式的时候,闵玧其看着黑白照片中那张青春年少轻狂,笑得放肆张扬的四方嘴,没有哭。

是啊!他是倔强的,只会在金泰亨面前哭,所以即使被人骂冷血无情,他也不哭,金泰亨离开了,他的眼泪也唤不回人。

可是他想知道,金泰亨走的时候是笑着走的吗?化疗痛不痛?气不气自己?可惜这些问题他永远都得不到答案了。

闵玧其以为他可以在告别式之后,回到原本的世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生活,就像分手时那样。

可是他作不到。

他知道了一切事实,怎么还能狠下心习惯没有他的生活?

他的世界终究因为金泰亨的出现有了涟漪,也因为金泰亨的离开而崩塌。

他的目光会不自觉的追随任何像他的人,红发、四方嘴、浓眉、声音,这些相似的东西一直出现在他周围,总让他有股错觉以为金泰亨还没死,只是和他赌气,消失一阵子而已。

就连超市处处都有他的痕迹。

“哥,我想喝可乐~”

“不行,你平时喝太多了,喝水就好”

“我要喝啦~不然我要离家出走了哦”

偏偏自己抵挡不了他的撒娇,总是心软。

“好啦!只能买一箱”

所以他在冰箱摆满了可乐,一罐接着一罐的塞,也不会再因为不健康的理由管他喝可乐了,不要离家出走了,他这样金泰亨就会回来了吧?

10.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闵玧其终于走出哀伤,他才恍然大悟,一罐可乐的保存期限正好是一年又六个月。

就像他们的爱情。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