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国旻】《信仰》(上)

新坑作死系列,设定自己写的特别带感。

撒旦国X天使旻






天堂—

「你确定要堕天?」

朴智旻看向天堂除了神以外,那位最高等的炽天使长,那人正扑闪光明洁白的翅膀,满脸忧容的看着一面镜子。


那是每个天使都会有的镜子,可以看见人世间的灾乱。

「我确定,人间有个人需要我拯救」

朴智旻的笑容淡微,但他的目光略过镜子到了人间,眼里装载了人们的苦难。

「智旻,你可知,天使一旦堕天,很有可能会回不来?」

他总是这样忧心,所以神才给了他职位吧。

「硕珍哥,他即将成为我的信仰,我要去见他,即使路途艰困布满荆棘」

「你...当初就不该让你去接触撒旦,早知道让玧其去了」

金硕珍看着神色自若心意已决的朴智旻,话里最后一句终是不忍宣之于口。

“你可是天堂诞生的最后一位天使了”


堕天的过程很痛苦,我必须硬生生的折断我的翅膀,痛楚让我的记忆纷飞回想起他,撒旦。

那是初见他的场景,一个小男孩背上一对漆黑如墨的翅膀,和周围的洁白格格不入。

他在哭泣。

「为什么...为什么...没人信仰我...」

我听见他在一片低声啜泣中呢喃的句子。

然后我靠近他,在他慌乱抬起头中,我看见了他那双足以魅惑人心的眼眸,水盈盈的,盈满泪珠。

在我看到那双眼眸时,我知道我即将被神抛弃...不,是我即将抛弃神。

「你是谁?」

古老的问句像是来自遥远的问候,我担心我充满光辉的翅膀会引起他的不适,我收起那对让我引以为傲的翅膀,只为了不让他受到惊吓。

「我是撒旦」

其实我最想知道的,是他的名字,但是总感觉我们还能在某处相遇,到时再知道也不迟。

我送他到了天堂的边界,底下是人间,在我眼里的人间一片祥和,或许这正是这位撒旦伤心的缘故,因为天使的使命完成的太好了。

「以后别来这了,撒旦,神不会拯救你的」

我知道他为何来到天堂,他想求得神的关注,他想卸去那一身的黑翼。

可是神不会理会他的,神淡薄,祂创造了一切,却又给了一切灾难—即使撒旦也是祂的创造。

「你叫什么,天使?」

他眨了眨眼,似乎理解了我说的话,眼神变得坚定。

「你会知道的,撒旦」

我眼带笑意,将他推下天堂,这种神圣美好的地方,他不适合久留。

可我看见他面向我,面带微笑。




人间—

那是一个破旧的村庄,村里有一位受尽病痛折磨的怀孕女子,她每日跪在神像前,祈求祂保祐,保祐肚里的孩儿免受疾病,足月后生下孩子的她,弥留之际依旧没能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否健康。

孩子的哭声极低,浑身是血,没有了母亲的温暖,也无法温饱自己,奄奄一息。

孩子没能逃过苦痛,母亲有的,他也有。

就在孩子快要咽下最后一口气时,时间被暂停了,所有的一切像是被冻结般,汩汩滴落的血液被凝结在空中,随后两个身穿一袭黑衣斗篷的男子,一前一后的走进女人独自待产的房间里。

「我终于找到你了,my angel」

站在婴儿前面的男子一手摘掉了斗篷,露出一副精致的面貌,一张坏坏的笑脸,两道浓密的眉毛,双眸里一汪黑水深似的潭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弯起的弧度就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My Lord,他只是个濒死的婴儿」

说话的男子嗓音低哑细腻,就像是传说里的海妖赛壬,无时无刻都像在诱惑迷途的人类。

「我好想你啊...angel 」

男子俯近身,手轻轻抚过婴儿的脸蛋,鼻翼间满是甜腻的奶香,随后一件让主仆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

小婴儿骨碌骨碌的转动灵动的大眼,先是看了一眼在他面前的男子,然后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My Lord ,我禁止的时间...失效了」

他拥有可以暂时暂停时间的能力,虽然是主赐与的,可他从来没有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失效。

「惊讶什么,他可是我的angel啊!」

男子毕竟是大人物,很快的就收拾好情绪,只是在看向婴儿时,满眼的柔情似水,藏都藏不住。

「My Lord, 您要救他吗?」

婴儿满身的病痛,虽然现在看起来安然无恙,但那也只是男子封住了所有的病痛,时间一久根本不是办法。

这是神给天使的磨练–惩罚他背弃了神。

「有天使的味道靠近了,我们先隐身」

男子拉着他的仆人很快的隐身在房间里某个角落,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三个身有白翼的男子鱼贯而入的围在婴儿身前。


主仆两人一眼就认出是天堂里的炽天使长金硕珍、炽天使闵玧其、智天使金南俊。

他们三人围在一起,莫名的让男子联想到一个童话故事—白雪公主。

「这里有撒旦手下的痕迹,看来是察觉到我们靠近离开了,连暂停的时间都忘记恢复」

金南俊稍微观察一会四周的环境,扶起自己金线花纹的眼镜,略微思索道。

「可怜的孩子,这是神给你的磨练,我们只能替你祝福」

男子看着三人手拉着手,张开翅膀,面色平静温柔的开始轻声吟唱颂乐,微微皱眉,于他而言不堪入耳的音乐却能带给他的angel祝福。

临走之际,金硕珍从雪白的袖袍里拿出一条垂挂着十字架的项链,轻轻戴在婴儿细嫩的脖子上,十字架上点缀数颗象征纯洁的晶石,在阳光下随着光芒闪动。

「这十字架可以减轻你身上的苦痛,望你不要拿下」

金硕珍看着婴儿懵懂的眨着大眼,果然在戴上十字架后,面色红润了不少,最后有意无意的对着房里的某个角落轻声嘱咐道。


直到三人彻底离开,主仆二人才解开隐身,往婴儿的方向靠上前,男子看着那枚十字架挂饰面露踌躇。

「My Lord,请别靠太近,十字架能伤害到您」

十字架是神圣的象征,对于撒旦自然是不能接近的物品,可偏偏却挂在angel身上,让男子很是为难。

「泰亨,你先带angel离开这个村落吧!我还有事处理」

就在金泰亨遵从命令,准备靠近婴儿要带走他时,婴儿却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突然嚎咷大哭,吓坏了两人,泪朦朦的双眼凝视着男子,仿佛是在告诉男子,不想离开他。

「别哭,我等会就来」

男子握着婴儿白嫩短短的手指,轻声细语道,一点也不顾十字架带来的伤痛。

「不准碰他」

见婴儿渐渐被安抚不再哭泣后,男子才放开已被十字架灼伤的手掌,转身对着金泰亨警告。



「快,就是这里,那个淫妇就是在这里生产的,我们不能让贱种被生下来」


金泰亨带着婴儿离开不久,一阵喧闹声由远至近的接近房间,人群中间还能听见夹杂着难听的字眼。


男子戴起斗篷,冷眼看着一群村民冲进房间,聚在一起看着他,三言两语咒骂那个婴儿和女人的坏话。

「你是谁?难不成是奸夫?」


村里一个拿着耙子像是头的中年男子一句话吸引了所以村民的注意,奸夫二字一下子就让村民仇恨情绪上升,各个都满眼通红的瞪着他,恨不得要杀了他似。


「我就问一句,在场可否有人对这女子生前施予援手?」


男子面上布满一层斗篷下的阴影,语气阴狠的就像是十二月的寒霜一样冰冷,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谁会帮助这个淫妇?她带着祸乱到了我们这个村落,和她接触过的人都一个接着一个身染重病,她死了吗?死了最好,那个贱种呢?贱种也一起死死算了」


村民一个个怒发冲冠的数落女子的不是,神情疯的只怕还差没有像中世纪一样放火烧巫女。


「我再问最后一次,有谁帮助过她?」

男子扫了一遍所有人的脸,最后在一个人群里的小角落,找到了一个瑟缩着身子抖擞的不敢抬头的男孩。

「既然没人...那你们全去...」


「我...我给了一瓶水和一块面包」

男孩的声音不是很宏亮,甚至是颤抖着说完了话,但在一片充满骂声的声音中,青涩稚嫩的嗓音显得特别突出,打断了男子的话。


「号锡,你傻了啊?那女人可是害死你的妹妹,你还帮她?」

男孩被唤作郑号锡,他自己知道,妹妹是因为贪玩才不小心跌落水潭中淹死的,他也很清楚这和那位阿姨没有任何关系,他不懂为什么大人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怪罪到阿姨身上?

「可我听见了肚子里的婴儿在哭...」

「是吗?那你过来我身边吧!」

听见婴儿在哭?有些意思啊...

男子的话毫无疑问的引起村民的反对,可他还是好整以暇的注视着男孩,因为他知道男孩会过来。

不出所料,虽然动作缓慢带点迟疑,可郑号锡的确是往着男子的方向靠近,而一旁的村民全都气急败坏的辱骂不堪入耳的话语行使言语劝阻,但却没有任何一人敢拉着郑号锡。

「你会为你帮助的行为感到侥幸的」

郑号锡茫然的看着面前给他带来强烈恐惧感的男子,他尚且听不懂话语里的含义,只见刚刚还和他站在一起的村民们,一个个像是活生生被人打断了手脚的筋骨,眼口鼻全是黑血,眼睛睁得老大,一夕之间全死了。

「恶心!」

男子甩了甩手,语气是说不上的嫌弃。

神派来拯救这个村落的女子,她的血液溶入水中可治百病,要得到血液自然要付出代价,那些接触过女子的村民,身上的病其实并不严重,只是假象而已。


人类愚蠢,所以才容易受到撒旦的诱惑。

「是你...是你诱惑他们...撒旦!」

撒旦满意的看着男孩瞪大眼睛的样子,那双眸让他想起了小鹿,溫馴的動物。

「的确是我,你很聰明,所以我決定放過你,好好的活下去吧,人類」

郑号锡眼睁睁的看着撒旦说完话后,化作一道黑烟消失,徒留一地的尸体。




「My Lord, 您确定要这么作吗?这会耗费您许多力量」

金泰亨语气犹豫神色布满担忧,他不懂为何一个天使可以让主奋不顾身的决定要封印力量,和天使一起成长。


「人我都安排好了,是一对很有名的善良老夫妻,丝毫不为我所诱惑」

两人飘在空中,脚底下的远处是一座看起来朴素不失庄严的庄园,里头住了一对扬名远外的善人夫妇,但因为唯一的儿子参加战争牺牲后,两人一直郁郁寡欢。

「My Lord...... 这...您心意已决,我会守在两位身旁保护您和他的」

金泰亨在心里叹口气,这混乱的世界,主跟在一位堕天的天使身旁,不知日后会如何?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