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十年》【国旻】

破100粉还债系列来了🎉🎉

速打小甜饼,之后补上柾国的视角还有车,稍微改了一咪咪设定, @文艺的东北小妞 宝宝如果看完不喜欢,我可以再打一篇新的L(*OεV*)E

以下正文—


我是朴思,20岁,正值青春的美少女,而我的爸爸,今年即将迈入40岁。

我的爸爸在20岁的时候,认识了妈妈,但是那个不负责任的女人,生下我之后留了一堆债务和嗷嗷待哺的我,跑的不见人影。

爸爸为了一边还债一边照顾我,一人身兼数份工,连工作的时候都把我揹在背上,就怕我无人照看出事了,甚至也没完成大学的学业,学历最高只到高中,始终是他的心伤。

十岁那年,卖掉祖传的房子才终于还完债的爸爸,满脸疲倦惭愧的对着我说,

「抱歉啊,思思,房子本来是妳出嫁时的嫁妆...」

小时候的我不懂,在爸爸怀里哭了好一会儿,哭闹着为什么爸爸要卖掉我的房子,可我现在回想,觉得自己小时候真的无脑,都想揍自己一拳。

那是爷爷传给爸爸的房子,不得已卖掉房子的爸爸,心里该有多难过...

10岁那年,爸爸带着买完房子剩的存款和我,离开了韩国,离开了这个让他失望心伤之地,到了陌生的美国。

刚到美国,爸爸人生地不熟的,外语说不好的他,工作都是几经周折才托人找到在一间小学教小孩说韩语。

薪水不多,但是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爸爸能买的一定替我买到,渐渐长大的我,舍不得爸爸辛苦一人支撑家里所有的开销,瞒着爸爸在外开始打起零工,那段期间也因为打工的关系也越来越晚归。

可打工的事,还是让心细如发的爸爸发现了。

一如往常打完工晚归的我,打开家里的大门后发现,比平时的还要明亮,本来凌晨时分才回的爸爸,竟然开着客厅的大灯,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

「思思,妳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爸爸的语气严肃,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段完整的话,挤破脑子的在想借口。
好不容易想到一个借口,刚要开口时,爸爸的一句话立刻堵死了我的嘴。

「我打电话问过学校老师还有你的同学,她们说你放学就离开学校了,也没去找她们,思思妳到底去哪了?」

爸爸的眉头紧皱,年纪增长的他再也没有照片里的青春面貌,不知何时眼角竟也冒出了几条细微的皱纹

「我...我...我...」

我不敢将自己在外面打工的事说给爸爸,怕他因此责骂自己。

「思思,妳是不是学坏了?跟着别人去不好的地方鬼混了?都是爸爸不好,爸爸忙着工作赚钱,没有多的时间可以关心妳,妳如果是因为爸爸忽略妳不开心才去那些地方,爸爸跟妳对不起,妳别再晚归了,妳一个女孩子漂漂亮亮的,如果出了什么事爸爸怎么办?」

爸爸说着说着竟是滴出了几滴眼泪,温温润润的他从未对自己破口大骂过,以往做错事都只是好声好气的劝导。

「爸爸,我没学坏也没去那些地方,我是去打工了...」

舍不得爸爸继续自己一人胡思乱想,我心下一横也决定不藏了,直接把自己在打工的事一股脑儿地说出来,等死般的闭着眼等着爸爸的责骂。

「思思,妳是不是觉得零用钱不够才要打工?妳跟爸爸说,爸爸会想办法多赚一点,我舍不得妳出去吃苦」

爸爸总是这样,什么都以我为先,好的东西都留给了我,明明才30出头的人,却活的像50几岁的老人,皱纹都提早生了出来。

「爸爸,我不缺钱也不怕吃苦,我想帮爸爸减轻一点家里的开销,爸爸你不要这么辛苦,我会心疼,我已经长大了,让我帮帮你」

我跑去抱住爸爸的腰,曾几何时印象中宽阔的身子如今已经瘦的自己一双手便能环抱住,想起爸爸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的付出,眼泪再也无法抑制的流下。

「思思真乖,我的思思终于长大了...」

15岁那年,我第一次在爸爸面前提起那个女人。

「爸爸,你后悔认识那个女人吗?」

爸爸听见我的问题及称呼,微微皱起眉,面色淡淡的回道。

「什么那个女人,没礼貌,妳要叫妈妈。我不后悔啊,如果没有她,我就不会有这么一个善解人意又漂亮可爱的女儿啦!」

虽然爸爸说的不在意,但是我知道,爸爸其实心里依旧放不下那个女人,不然当年也不会只身一人带着自己来到陌生的国度。

有记忆以来,自己就好像很少看到爸爸开心的大笑或是大哭,什么情绪都是淡淡的,有一次问过爸爸,他说等到自己和他一样尝到人生的经验后,就会了解什么是平淡的生活,可他也不想自己和他一样,过这么苦的日子,只希望自己开开心心的生活。

18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爸爸开心的谈起一个人,是一位叔叔。

爸爸面带笑容的说着自己在超市,因为买的东西太重搬不上车,幸好出现了一位男子冒出了一句韩语,好心的替他搬东西上车,要不是那个好心人,只怕他还在后车厢前面苦恼。

有人帮爸爸一把,自己当然是感到开心,但也怕爸爸是不是被有心人给盯上了,爸爸虽然有了年纪,但是长得好看一点点的皱纹反而替他增添些风韵,再加上感情经验的不足,常常很多人都是不怀好意的接近他,他还不自知,很多次都是自己解决了好多只苍蝇。

第一次见到爸爸口中的那位男子是一个月后,爸爸周末带着自己去了一趟超市,在肉品区碰巧的撞见。

好吧,不得不说这位叔叔的面貌和爸爸简直是有的比,一样的好看帅气,而且看起来比爸爸还成熟,但是实际年龄却比爸爸还小了两岁。

爸爸碰见恩人很是高兴,连忙拉着人到了附近的一间餐厅一起吃一顿饭,都坐定位置了才发现自己的女儿面色如土。

「思思,怎么了?不想吃这家吗?我们可以换一家」

「没事,爸爸」

我只是不喜欢爸爸你这么靠近这位叔叔。

有点吃醋而已。

叔叔看了自己一眼,随后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这种被人读懂心思的感觉真不好,叔叔明显就是要追求爸爸,一顿饭的期间一双眼一直放在爸爸身上,那视线强烈的连自己都察觉的到,只有爸爸还浑然不自觉的转头隔三差五的关心自己。

「田叔叔,谢谢你请客」

虽然爸爸一直嚷着要付钱,但这位“田叔叔”还是寻了一个空隙抢下了帐单,快速的把帐结了,直到自己讲了一句感谢又有礼貌的话,爸爸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帐单已经被人抢先一步。

「柾国,真不好意思,还让你破费了,下次一定要让我请客」

都叫人的名字了,这位叔叔可真是高明,这么快就能和爸爸混的这么熟,以往爸爸的都只会先生来小姐去的。

「思思,下次叔叔再来看妳」

这种客套的话听听就行了,丝毫不想搭理的拉着爸爸往餐厅门口走时还能听到爸爸口气抱歉的对着田叔叔说自己青春期到了,脾气变得不好,别太在意。

我才没青春期,我是在保护爸爸你。

要说我什么时候改变对田叔叔的态度,大概是有一次爸爸在工作期间扭伤了脚打给自己,但是正好自己在上课,接完爸爸电话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电话联络人里多了一个新建的田叔叔,肯定是上次吃饭的时候趁我不注意偷输入的。

虽然不情愿,可现在也只能试看看麻烦他了。
拨通了电话后,话筒里传出了男子饱含磁性的嗓音。

「怎么了,思思?」

「我爸爸扭伤脚了,但是我在上课,你...能带他去医院吗?」

我语速讲的不快,一来是怕这位田叔叔不愿作这么麻烦的事,二来是自己其实心里还是万分的纠结,有种自己亲手送把爸爸出去的感觉。

「智旻没事吧?咳,我的意思是,你爸爸现在在哪,我去找他」

快速的交代了一下爸爸的位置,挂了电话后自己还是止不住的偷笑。

果然是关心则乱,这么紧张的叫着爸爸的名字,看来是真的对爸爸很上心,很在意爸爸。

放学一回到家,看见的就是手忙脚乱的帮着爸爸在厨房里煮饭的田叔叔,看着他焦头烂额还有爸爸时不时看向厨房担心的眼神,我还是忍不住的放下书包,换了一身家居服围上围裙,走到厨房里。

「叔叔,我来弄晚餐,你去客厅照顾我爸爸吧!」

「这样好吗?思思,妳一个人可以吗?会不会太危险?」

听着叔叔担心的话,我低头瞥了一眼锅子里黏成一团黑糊的不明物体,面上三条黑线。

放你在厨房我才觉得危险,而且还浪费食材。

「叔叔,你不想跟我爸爸独处吗?看在我今天心情好的份上,就不当你们的电灯泡了」

叔叔被我说的面色一红,慌慌张张的拉着我的手臂,小心翼翼的询问了我的想法。

「妳...不介意?」

我介意个鸟啊!

咳咳,当然不能这样回答叔叔。

「叔叔再不去,我就去当电灯泡了」

我举起锅铲,对着叔叔笑道,叔叔左看右看确定我的笑容不是装出来的,才放心的放下被他折磨到体无完肤的锅子,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我看着那只价格不斐的锅子,心在淌血,那是爸爸为了热爱下厨的自己花大钱买来送自己的生日礼物...

心痛之余还能听见爸爸讶异的语调问着叔叔“思思人呢?怎么只有你出来了?思思自己一个人可以吗?你不进去帮她吗?”
换来叔叔幽怨一句,“我好不容易能陪你,你还要赶我吗?旻旻”

吓得我差点洒了一大把盐。

叔叔进一步变成意义上的亲人是我20岁生日那天,说好要来接我回家的爸爸没有在校门口等着自己,反而是叔叔开着宾士,摇下车窗叫住了自己的名字让自己上车。

「看见是我不开心啊,思思?」

叔叔宠溺的先是替我系上安全带,然后满脸笑容的撸了一把我的头发。

「我爸呢?」

当然不开心,我爸爸从来没有失约过。

「智旻突然有事走不开身,拜托我来载你」

你们听听,从你爸爸都升格成智旻了。

叔叔回答完我的问题后,车上陷入一阵沉默,谁都没有先开口。

直到车子停在一个路口前,我看着从黄变成红的灯号,内心一阵深呼吸。

「叔叔,你是真的爱我爸爸吗?」

我停顿了半秒,不给叔叔回答的时间,下意识忽略了他诧异的面庞,继续把我心里堆积已久的话说下去。

「我爸爸他...很笨,20年前被一个不负责任的女人骗,但是他还是很尽责的照顾我这个拖油瓶,说难听一点,他当时完全可以弃我于不顾,他年轻有本钱甚至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可他没有。10年前,他为了还完那个女人的债务,变卖了唯一的祖传房子,还强忍着悲伤安慰我,带着我离开韩国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然后他遇见了你...」

我说着说着哭的一塌糊涂,眼泪鼻涕一直狂流,怎么都吸不回去,可坐在旁边的叔叔只是静静的听着我说,不打断我,我想我真的是我爸爸的女儿,一样都会说到哭泣。

「我的爸爸在感情上经历了失败,他心肠好,到现在都不曾恨过那个女人,所以如果叔叔只是玩玩而已,他也不会...也不会恨你,但是我会我已经长大了,我会好好保护他,所以...所以...你是不是真心爱着我爸爸?」

叔叔的眼神异常的坚定温柔,他抽过几张卫生纸,替我拭去脸上糊在一起的泪水鼻涕。

我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我知道我的爸爸是真的很喜欢叔叔,但是很多次他都会顾虑到我的感受不敢跟叔叔有进一步的接触。

「我会和思思一起保护你爸爸,一辈子」


眼眶泛红的回到家,在叔叔神秘的笑容里,我打开了大门,铺天盖地而来的是黑暗跟好多个拉炮,原来爸爸的突然有事,是在家里替我准备惊喜了。

爸爸看见我的眼睛,以为我因为惊喜太过感动,一下子神色慌张了起来,拉着我的手轻声呵护让我别哭。

不哭了,要保护你呢爸爸!

爸爸和叔叔一起送了我一系列的厨房用具,还把家里的厨房重新装潢一遍,多了一个小酒吧。

「智旻告诉我上次那只锅子妳很喜欢,我不小心弄坏了,所以送妳一套全新的,希望妳喜欢」

我看着礼物,神色调皮的在爸爸和叔叔身上徘徊。

「我很喜欢,谢谢你,爹地」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进厨房,留下被我爆炸性发言吓到发愣的两人。

我躲在厨房的门边偷听,最先缓过来的是爸爸,他惊讶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支支吾吾的可爱极了。

「思思...思思...知道了?」

傻爸爸,说什么傻话,你和爹地这么明显,不知道才奇怪了。

「嗯」

爹地也不多说什么,一把拦住爸爸的腰,脸是越凑越近。

「她她她...接受吗?你先离我远点,我去问问思思」

「不用,她都叫我爹地了。旻旻,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些奖励?」

「什么...什麼奖励?」

爸爸整个人被爹地压到墙边,窝在爹地的怀里,面色通红。

「我替你接了你的宝贝回家,我也要些奖励啊...嗯?」

Oops ,接下来的好像不能再偷看下去。


「唔…思思还在...呢...」

破碎的话语流泻而出,腰被人紧紧拦住,手掌被十指紧扣,深深的嵌入身体里。

「不碍事,她忙着呢!」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