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霍格华兹》番外篇【飞咻】

Chapter 1

闵玧其觉得他摊上事了。

一件麻烦事。

为了促进蛇院也就是史莱哲林分院,新任的分院长举行了认属仪式,美其名让新进的学弟学妹们有了直属后,可以尽快了解一切魔法事宜,但其实是减少了分院里各个人事上的负担。

每年因为学弟学妹们的不懂事闯下的祸罄竹难书,为了改善这个情况,分院长才特定想了这个办法。

可这对于抱着“没事别烦他,有事也别烦他”的人生真理的闵玧其而言,简直是下等办法。

闵玧其觉得其实分院长可以向邓教授申请高科技魔法产品,用来帮助学弟妹们了解分院;闵玧其觉得其实这件事根本不需要动用到蛇院里的学长姐们;闵玧其觉得就算他再怎么觉得也于事无补了。

听说葛来分多今年进了一个新生,据说是哈利波特的转世,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葛来分多的学生们气氛都凝聚在一起,分院长恐怕也是为了凝聚史莱哲林的气氛,才出此策。

认属的仪式不难,学长姐们一个个上前释放自己的魔法气息,闵玧其在众人面前轻轻挥了一下魔杖,一颗有着他直属名字的水晶球就从一介玻璃大缸中脱颖而出,稳当地直直飞往他的面前,甚至水晶球还亲暱的蹭了一下闵玧其的手背,引起了全场哗然。

「恭喜闵同学,你的直属与你的魔法气息非常契合,相信两位一定能好好相处」

分院长是个有着中年模样实际上是岁数一把的教授,他默默的看着全场议论纷纷,最后才在众人关注的询问目光中,向在场的人解释。

大缸中的每一颗水晶球都注入了新进学弟妹们的魔法气息,是独一无二的,而认属的关键就在学长姐们找寻契合度最高的魔法气息,找到之后,水晶球便会飞往各直属面前。

而注入了各个学弟妹们魔法气息的水晶球,自然而然的也会产生一些灵性,灵性多多少少都会带着原先的性格。

「谢谢分院长解释」

闵玧其对契合度高没表示什么反应,他对他的直属是谁一点兴趣也没有,除了刚刚那颗水晶球突然亲暱一下确实吓到他以外,他只想赶紧回到舍里他那张柔软的大床。

认属仪式很快的就完成,分院长一声下令解散后,大部分的人都是冲着自己直属的而去,只有闵玧其一人方向和众人与众不同,是朝着宿舍前进。

而且脚程还蛮快,一溜烟就不见踪影,让想好好提醒闵同学的分院长都措手不及。

毕竟,那位直属可不是来自非一般的家族。


过了大概半个多月,闵玧其某天早晨睡醒,睡眼惺忪间,才猛然想起自己有位直属。

但这可不能怪他忘了这桩事,实在是自己本来就对这不上心,再加上那直属一次也没找过他,连个影子都没有,让他彻彻底底的忘的一干二净。

说不定那直属也没在意过他,自己还是不要凑到人家跟前上,免得自讨无趣。还是先赶紧把魔药学的作业作完,就只剩那株魔药了,今晚采完放置在药水里沉淀一晚,隔天早上就能完成那瓶魔药。

比较麻烦的是,那株魔药只盛开在晚上,所以他得趁着宵禁时间偷溜出去,并且回来时不能被那只狡猾又聪敏的猫发现才行。

为了更有效率地摘到那株魔药,闵玧其约了朴智旻替他把风,两人虽然分属不同的分院,但是自小就住在附近,感情不错,就连入学也是特意等了一起,足见两人的交情匪浅。


采摘的过程都没出什么问题,闵玧其也顺利的采到需要的魔药,但问题就出在去的时候一切太风平浪静,总让两人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不其然,就在两人要各自分开回宿舍时,查乐丝太太的不知道第几代孙,嗅到了两人的味道,拉着管理员一路喵喵喵的直奔两人的所在地。

「耖,这只蠢猫...」

闵玧其低声咒骂了几句,要是被发现学生半夜无故游荡校园,不止会被扣分院分数,还会被关紧闭一个礼拜。

去过一次紧闭室的朴智旻表示,绝对不想再踏进去第二次,里面的环境糟糕的无法想像,想当初朴智旻出来后,生了足足一个月的病,躺在床上下不了床。

「玧其哥,至少我还是跟你一起关紧闭」

朴智旻不合时宜地自嘲了自己一番,反正已经躲不过被抓,倒不如往好的方面想。

就在查乐丝太太快接近两人时,两只洁白骨节分明的手一左一右的分别拉走两人,躲进了暗道。

「你...」

还在诧异自己怎么就被人拉去一边的闵玧其,正想开口询问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男子,就被一句话打断了。

「安静!」

一个强势又有侵略性的吻压了上来,顺间控制了闵玧其的呼吸,掠夺了嘴里所有的涎液,舌头强硬的席卷而过。

这个吻持续的很久,久到结束的时候,闵玧其只记得在男子怀里大口呼吸,还有耳边心膛上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原来是金同学啊!这么晚了在学校里作什么?」

查乐丝太太在男子的脚边狂叫,管理员见了男子的面貌后,态度却反常的奇怪,比起以往同学嘴里的张扬狂妄,此时更像是惧怕以及示好。

「偷情呗!大叔可别抓我,否则我情人会生气的,懂吗?」

男子的长袍彻底盖住了闵玧其的身子,只露出了头的侧面,再加上刚刚那吻缺氧的关系,闵玧其脸红的不像话,白里透红的样子的确会让人误会是女子。

「查乐丝太太,回来了!回来了!快给我回来!」

管理员也没有胆去看男子怀里人的长相,听了解释就准备要走,但他养的宠物却异常地不听话,依旧执着的在男子脚边,恶狠狠的哈气。

「嘘!大叔,这猫似乎有点不听话啊!」

男子笑眯眯的说着,目光却已经移到了脚边的那只黑猫,银蓝灰的瞳孔在黑暗里显得特别悚然。

黑猫和那双眼眸对视过后,不到几秒,突地哀鸣了一声,竟忽然倒地不起,全身抽蓄筋挛不已。

「哎呀,不小心弄死了没关系吧!记得换一只听话点的,大叔!」

「是是是,打扰了!」

管理员听见这隐含威胁的话,吓得一抖擞连忙弯下腰将猫的尸体带走,也不顾方才查乐丝叫喊的方向不止一处。

「放开我...」

等到闵玧其终于从缺氧里回了精神,已经是管理员走了许久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他被强吻了。

而且是一个男的。

重点是罪魁祸首的长袍还盖在他身上,甚至手都是揽在他的腰上,一点抽手放开他的意思都没有,他只好狠狠的往那人脚上一踩。

「哎呀!学长缓过气了啊!」

男子被人踩了一脚也不生气,笑眯眯的把手乖乖的松开了,但是嘴里吐出的却是轻佻的话语。

不安分的手是放开了,可是男子把他逼到墙角边上,两手一左一右的把他困在中间,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特别让人不爽,尤其是那双眸,闵玧其总觉得特别诡异。

「你...别挡着我,我要回去了」

他不想跟面前陌生男子多说一句话,就想赶紧离开这里,回到房里把魔药调制好,然后睡觉。

「学长的态度让我好伤心啊!好歹我也救了学长一次,怎么样,我的技术还不错吧?」

男子不说没事一说闵玧其就气,他就是想着至少躲过了关紧闭的惩罚,才勉强接受自己被人强吻的事实,可这家伙竟然当着自己的面问技术好不好,真是太不要脸,太讨人厌了。

「 Petrificus Totalus」(译:整整—石化)

全身锁咒,又称失神咒,可以使中咒者的四肢、身体无法动弹,如同被石化了一样。一般而言,闵玧其是不会随便对人乱施咒语,因为衡量对方的法力一个不好可能会导致咒语的反弹,但是这小子实在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既然如此就别怪他施咒。

满意的看着被他成功暂时石化的男子,闵玧其轻巧的从手臂下钻了出来,冷冷给了一句三小时后咒语会自动解除的解释,头也不回的转身就离开,步伐踏的快速,留下一个急匆匆的背影。




闵玧其离开不久后,石化的男子身旁渐渐浮出一个黑色的人影,戴着斗篷掩盖住了面貌,一出现看到男子的模样,立刻就先嘲笑了一番。

「金泰亨,没想到你也会有这天!魔法世界里权倾一方的金氏,竟然会被人施以一个简单的失神咒后被石化」

斗篷男子话才刚说完尾音一落,原本还需三小时才会自行解除的咒语,竟缓缓的被金泰亨以自身的魔力冲破,逐渐的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田柾国,你给我叫哥,没礼貌的家伙!我这不是怕学长自讨苦吃吗?为了不让美人学长受罪,我只好委屈自己装模作样了」

显然斗篷男子对金泰亨能轻轻松松解除咒语的景象已司空见惯,自他出现后,就没表示出任何一丝想要帮忙的迹象。

「反正我俩同年入学的,哪有差!话说,你真的对那闵学长起兴趣了啊?喜欢人家想追人家?」

田柾国睁着一双比兔子还圆的眼睛问道,毕竟自他入学起就听过闵玧其的大名,据说是史莱哲林分院里成绩数一数二的,各个科目都是名列前茅。他还听说过闵玧其就是个性无能,否则蛇院里这么多人追求他,他都没心动过。

「兴趣是有,想追也有,但喜欢倒是没有,我纯粹就是觉得他很有意思,是个有挑战性的人物」

金泰亨从容不迫地捡起地上一朵盛开的魔药,看样子是闵玧其在匆忙离开之际不小心从口袋里掉出来的,他指尖捏着魔药轻轻摩挲,上头还留有闵玧其采摘时的魔力波动。

「有记得把朴智旻看到我和美人学长在一起的记忆删掉吧?我还不想这么早让人知道学长的身边有我出现」

金泰亨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一边默默的在手心里画了一个咒语,微光一闪,原本还在他手中的魔药顿时凭空消失。

虽然美人学长脾气糟性格又暴躁,像只猫似地高傲,还能狠心的踩他脚对他施咒,但他可不想美人学长白费心血。

「记得记得,真不知道你在坚持什么。删人记忆很伤脑部的,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可不想再让我的智旻哥受罪」

听到金泰亨的询问,田柾国不满地撇撇嘴回道,好不容易有了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结果记忆删掉后,他只剩当下可以回忆了。

「田柾国,我好心再警告你最后一次,离朴智旻远点,否则你会出事的,到时别怪我没提醒你」

金泰亨一脸这人没救了的表情看着陷入爱情里的田柾国,真是不知悔改的小孩。他可是在道义上尽到责任提醒过了,是这小子自己非要栽进去的。

「每次一提到智旻哥,你都这样危言耸听,不然你倒是说说我会出什么事啊...喂...喂,又来了,讲不赢我就闪人」

田柾国一脸无奈的看着金泰亨消失的地方,他就是不懂为什么金泰亨一直在阻扰他喜欢智旻哥,原因也不说,只一昧地恐吓他。

自从那晚过后,闵玧其近几天都有些魂不守舍,就连他平常最擅长的魔药学,在上课的时候他都调错剂量,差点就爆了整间教室,幸亏他的组员金南俊有在帮忙看着,否则非酿成大祸。

他怎么想都还是觉得,那个一头铂金色有着蓝灰参杂银色的眼瞳的男子,不是一般人。

魔法世界里有哪个的家族可以无视学院里的规定,甚至还轻松弄死了查乐丝太太?

不不不...等会...铂金色的发丝。

「玧其哥,你最近怎么了?常常心不在焉」

金南俊好不容易收拾好闵玧其调制错的魔药,又重新调配了一杯,转头发现闵玧其低头陷入了沉思。

「南俊,你是金氏的吗?」

「不,我是混血的,我的父亲是麻瓜母亲是金氏,所以我的发色不像金氏子弟们是铂金色的,比较深」

闵玧其也就是看金南俊也姓金,想问问看知不知道那小子,没想到会意外勾起别人的伤心事,看到金南俊被他一个问题弄得郁郁寡欢,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

「不会,这本来就是人尽皆知的事,玧其哥不知道我还有些诧异」

金南俊稍微想了会就对原因瞭然于心,玧其哥是分院里的高材生,平常根本不理会一些杂事,或许就是如此,他才能当玧其哥的组员。

「南俊,你别多想,我们赶紧调配魔药吧!」

闵玧其见不得金南俊那款佯装若无其事的反应,他是欣赏金南俊的,难得遇到一个聪明机伶的组员,是不是正统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欢迎你的到来,金教授!」

邓不利多的欢迎?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