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薄荷绿》【all糖】

破100粉点(还)梗(债)系列来啦!!🎉🎉

文末有小小小惊喜,请务必乖乖的观看到最后

下一篇是all旻的《我和我的六个男人》车

请大家耐心等候啦~~

最后感谢 @落樱繁然 宝贝的点梗,第一次写all糖,把握的不好请笑纳🙏🙏


01.

閔玧其染了一頭薄荷綠的頭髮。

為了新專輯的回歸,他在某一天的大早上,顶着熬夜几天的熊猫眼,去了美发室一趟。

02.

闵玧其的头发总是被粉丝戏称“跟着专辑颜色的头发”,他自己是没什么注意到,只是划过粉丝的评论时,他会面红耳赤的想起其他六个人毫不掩饰的目光。

明明自己在设定上是很swag的存在,一拿起麦克风,气势就直接洋洋洒洒的飘了出来,可偏偏一回到宿舍,先是硕珍哥的嘘寒问暖,还有一众弟弟的贴心照顾,喝一口咖啡一个眨眼而已,里面就被金泰亨那小子倒了半杯牛奶,尝起来一点也不苦。

“我喝咖啡是提神,这么甜能行吗?”

他记得他是在喝了一口被加料的咖啡后,微皱眉头,开口跟金泰亨讲的话。

“我舍不得哥吃苦,想睡就去休息吧!”

那家伙浓情蜜意的眼神,至今仍让他忘不了,本来还想反驳重新再泡一杯的他,直接被一句话打消了念头。

03.

闵玧其熬夜从工作室走出来,想再添一杯咖啡时,一眼瞥见了窝在客厅沙发上,睡觉的朴智旻。

只有这种时候,闵玧其才会觉得,自己像是一位哥哥一样,担心弟弟的睡眠品质。

「智旻智旻,醒醒,回房间睡」

他轻轻的摇了一会那人的肩膀,好不容易才把人从睡梦中唤醒,睁着一双迷茫的双眸看着他,然后开口溢出几声奶音。

「唔...哥要睡了吗?」

朴智旻睁开眼后,看到的就是一脸困倦的闵玧其,微微俯身的姿势望着他。

「你先回房间,我还要再作曲」

闵玧其没忘了自己离开工作室的目的,泡一杯咖啡再战的心思没有因为叫醒朴智旻而忘记。

「玧其哥,那...你拉我起来」

要说充满swag的闵玧其最受不了的,第一是金南俊的实权,第二就是朴智旻那带着奶音的撒娇,着实萌了一把自己隐藏的姨母心。

可没料到,手才刚伸出去,都还未来得及出力,就被底下的人一把抓住往下拉,借力使力下,他眼睁睁的看着朴智旻在瞬时间动作伶俐的转换了位置,变成了他躺在沙发上,而一切的罪魁祸首,此时正睁着一双笑起来弯的不见硬的笑眼,全然无刚刚睡眼惺忪之意,清醒的很。

「我等哥叫醒我很久了,哥明明也很想睡,如果不回房间休息的话,哥就跟我...」

「一起睡在沙发上吧!」

闵玧其现在是恨极了那个明明压制在自己身上,说话却还带着一丝奶音的朴智旻,还有对奶音抗拒不了的自己。

眼见闵玧其久久不回答,朴智旻扬着坏笑,渐渐的压低自己身子,温热的吐息轻轻洒在闵玧其裸露出的锁骨上,甚是色情。

一下子就让闵玧其红了脸,慌了手脚。

「我我我...你先起来,我睡觉就是了」

最后当然是朴智旻藉着闵玧其熬夜许久没有体力回到自己房间的借口,一把抱起在怀中,送到了闵玧其的床上,磨蹭了好一会才走。

04.

呃…现在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队里的忙内会出现在他的工作室里面,并且替他撑住摇摇晃晃快要崩塌的木柜?

「玧其哥,你该换个柜子了」

田柾国一手抵住脆弱不堪的柜子,一手揽住怀里的哥哥,而且还有闲暇的目光可以扫视人儿有无受伤。

宿舍只剩自己跟玧其哥在,自从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后,他就很喜欢跑去南俊哥跟玧其哥的工作室里请教。

幸好今天自己路过玧其哥的工作室时,有进来看看,否则自己的哥哥就要被这柜子给压受伤了。

「柾国,你手没事吗?会不会很重?」

闵玧其没注意到揽着自己不怀好意的手,反倒是抬起头看了一眼抵住柜子的手,青筋微冒,看起来像是使了许多力。

他本来是想拿放在柜子最上层,自己很久以前作的Demo,不料东西没拿到(因为身高),反而还害着柜子直挺挺的往自己方向倒塌。

「玧其哥,要是我不在,你该受伤了」

闵玧其没有察觉到,话语里的闷气,反而一个劲的看着柜子,深怕支撑不住的柜子压伤了忙内,而忽略了忙内心里蓬勃而发的怒意。

见怀中的人儿没有搭理自己的想法,田柾国揽在腰上的手收紧了几分,让彼此的距离更加靠近。

内心还是一阵后怕。

要不是自己即时赶来...

「柾国,你放开我,我去帮你扶柜子」

直到自己腰上有了些传来的力度,闵玧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跟自家的忙内距离靠得非常非常近,温热的呼吸一直洒在自己的颈间。

「不放,哥要是走了,我说不定就会被木柜压伤了」

闵玧其一听见这话,真的是气的直咬牙,他可是认认真真在担心忙内的手,毕竟要是忙内出了什么意外,他这个作哥哥的会很内疚自责的。

田柾国看了一眼闵玧其变换的神色跟眼眸里蕴含的迟疑,轻轻一笑,将头埋进了哥哥的颈窝中,饱含鼻音的开口道

「唬你的呢,哥!我知道哥很担心我,可是,我也很担心哥...」

「今天要不是我即时赶到,哥肯定被这柜子压伤了...」

「所以答应我,哥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田柾国松开了抵住柜子的手,木柜早已被他推回原位,稳当当的站着,而自己两手环绕在哥哥的腰上,微微收紧,肆意的享受清淡的薄荷香。

「嗯」

05.

为了新专辑的回归,也为了带给阿米们崭新的面貌,练舞的时间成员们各个都是绷紧了神经,用了十二万分的努力在练习,但是跳舞这件事,本身对擅长写词作曲的闵玧其来说却是件难事。

闵玧其不擅长体力活,或许是从小身体不好的关系,只要稍微一激烈,身子常常承受不住,虽然出道后因为有在运动的关系渐渐改善了身体状况,但是以整齐划一出名的舞蹈动作对他来说还是一种负担。

「玧其,不是我在说你,团里面剩你的动作无法跟大家一起对上,你好好再练一下吧!」

舞蹈老师丢下一句话后,留了闵玧其一个人站在空荡的练习室里,和镜子对望,而其他的成员早因为练舞顺利的缘故,被方PD叫去开行程会议。

有时候闵玧其很讨厌这样的自己,总是拖大家的后腿,同样的动作,智旻柾国号锡泰亨他们一天就能学会,甚至能诠释出属于他们自己的感情;南俊硕珍哥也能在短时间内学会,只有自己,永远是最后学会的那个。

当初不是没有想过,干脆不要出道,作一个幕后的音乐人就好,一样能实现音乐的理想,也不用担心成为队里的老鼠屎。

「玧其哥,原来你在这!我找你好久了」

来的人是郑号锡,闵玧其看见他的脸色在推开门看见自己的那一刹那,亮了几分。

「找我?」

想想自己最后出道的原因,和眼前这位欢快的喊着他名字的男人有着极大的关系。

「哥不来开行程会议,在练习室干嘛?」

郑号锡其实察觉的出来,他的玧其哥情绪正低落,眉眼间凝聚不散的忧愁仿佛让他看见了出道前的玧其哥。

「你们开吧!我再自己练会」

当时,郑号锡对自己说了一番话,不得不佩服他的口才,硬是让自己重拾了信心,一起出道。

「哥说什么呢?我们是团体,没有丢下哥自己开会的道理,大家都在等你一起开会」

郑号锡知道,也清楚接下来的作法,他的玧其哥就该开开心心的。

他没有等玧其哥回应,一把拉过手,带着玧其哥走出了练习室,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哥,你还有我,我会陪你练习,一直到哥完美为止,你在我的眼中,从来不是扯后腿的存在,哥就是哥」

要不是闵玧其知道自己就快到会议室,不能带着泛有泪光的双眸进去,此时此刻恐怕会忍不住哭出来。

是和出道前一模一样的话。

号锡一直都记得。

「就算我舞跳的很烂,拖延到发专辑的时间呢?你还会...」

站在我这边,支持我吗?

「哥一直是缺一不可的存在,防弹没有了闵玧其就不是防弹」

闵玧其最后还是在会议室的门前哭了出来,他把自己埋在郑号锡的胸膛里,就像出道前那样,任由眼泪滑落,被衬衫吸收。

真的。

真的好喜欢防弹,好喜欢号锡。

06.

队内有两个人,有胃疼的老毛病。

一个是减肥吸空气当正餐的朴智旻,一个则是熬夜熬成习惯的闵玧其。

朴智旻还好处理,端出大哥气势,饭菜一摆,眼神一瞪,至少能逼着小团子乖乖的坐在饭桌上。

可就是蹦出一个难搞的闵玧其。

你说跟他比气势吧,闵玧其是天生的rapper,不用拿麦克风都能展现出他的swag。

你说跟他摆大哥样吧,两人年龄相差不到几岁,有的时候闵玧其还比他更加靠谱。

要把闵玧其从工作室里拉出来,比让十头牛回头还难,但是既然硬的不行,那他就只好来软的,若再不行...

就死皮赖脸的也要让闵玧其吃饭。

有鉴于这样的想法,金硕珍端着一盘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在众弟弟加油的目光下,硬是敲响了工作室的门。

10秒,闵玧其再不开门,他就踹了门进去,10、9、8、7、6、5、4、3、2...

就在金硕珍内心倒数到2时,脚都准备好抬起来要踹时,门前有着一块go away地毯的门终于为他敞开。

「硕珍哥,什么事?」闵玧其打了一个哈欠,探出一颗毛绒绒的头,面色疑惑的看着打扰到他的大哥。

「大事,闵玧其,你准备吃饭了」

门已经被闵玧其主动的打开,金硕珍自然而然的就从缝隙中溜了进来,一边正色的說。

「我不饿」

金硕珍一听这官方的回答,面色立即垮了下来。
偶尔不吃饭,他还能接受,天天只吃两顿饭(早飯+宵夜),身体怎么受的住?就算是铁打的也不能这么折磨身子,更何况不是铁打的!

「不饿也得吃,我就在这里看你吃完」

金硕珍先是将饭菜放在桌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工作室里柔软舒适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舒服的瞇着眼睛说道。

「哥...你拿走,我真不饿」

闵玧其无奈的看了一眼被主人摆在桌上的饭菜,再看向窝在沙发上,舒服的快要睡着的主人,心里叹了一口气。

「吃就对了,难不成你舍得看我伤心?这可是我特定为你作的饭菜,你好歹吃一点」

金硕珍知道硬的方法已经不行,所以换了口吻,决定改用软的说法,希望闵玧其真能听话,吃点饭。

闵玧其听着话,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平坦的肚子,虽然是饭点,但自己的确感受不到任何一丝饥饿,实在是吃不下去。

「我知道你不饿,但那是因为你饿习惯了,再不吃点东西,等等胃疼」

金硕珍见他好说歹说都无法让闵玧其朝饭菜挪动一脚步,心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难道真的要他死皮赖脸吗?

「玧其,吃饭了」

不同于刚刚劝闵玧其吃饭的语气,站起身走向他的金硕珍,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面上却是微笑满面,一步步的逼近他,让他忍不住颤了一下。

「我真的...」不餓。

已经被逼到墙面的闵玧其还在试图打消金硕珍的念头,身高差的关系,他不得不仰起头,带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无辜的看向金硕珍。

「唔…」

嘴唇强制被面前的人侵略,带点惩罚意味的轻咬,似重似轻的留下斑斑齿痕,直到闵玧其一开始抵抗的双手,无力的垂落在身旁,金硕珍才放过他的唇,离开时还牵起一道绮丽的银丝。

「不吃饭的小孩是坏孩子,坏孩子要接受惩罚,玧其想要被惩罚吗?」

金硕珍吐着热气在他鼻头,距离近的随时让他可以再来一吻,只要闵玧其回答不称心,他就会随时惩罚。

「不就是...不就是吃饭,我吃,行了吧!」

还喘着粗气的闵玧其,脸红的像颗苹果般的赶紧回答,深怕金硕珍说他不吃又想惩罚他。

金硕珍笑眯眯的撑着头坐在一旁,心情愉悦的注视着一脸愤恨不平一口接着一口吃下肚的闵玧其。

唔…还满好吃的。

07.

闵玧其记得自己,其实一开始和金南俊很不对盘,或许是作音乐的关系,两个刚出社会的毛头小子,血气方刚的,一开始见面时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没想到因为音乐看人不顺眼,也因为音乐,彼此开始熟络了起来。

闵玧其和金南俊,两人有志一同的都很喜欢在歌词里加入社会批判等元素,原本两人互相不知道对方的风格,是方PD某次在审查两人缴上来的作品时,无心的提了一句。

“你们写的性质还满像的,可以多多交流”

这才撕开了两人之间互动的开口。

金南俊是个高智商的乖宝宝,PD大人说可以多多交流,他就真的每天拿着歌曲歌词跑去闵玧其的房间里,认真的想要交换想法,精进他的歌。

可闵玧其不这么想,他一直都觉得PD只是客套的说说而已不能当真,更何况自己又是个怕麻烦的主,谁能想到金南俊真的会照三餐的来找他,烦着烦着竟也熟悉了金南俊的吵闹,缺了一天没来都让他感觉浑身不对劲。

「你...昨天为什么没来?」

话一问出口,闵玧其恨不得一掌打昏自己,气氛被他搞得瞬间变得超级沉默。

「昨天PDnim把我找去谈了一下我最近的音乐,他说写的不错,要我多加油」

金南俊仿佛没有注意到尴尬的气氛,傻憨憨的搔着后脑勺露齿笑笑的回答。

金南俊对闵玧其一见钟情。

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闵玧其好像很讨厌他?是因为同为音乐人吗?
直到PDnim说可以交流的时候,他开心的简直要跪下来感谢PD的神助攻,让他有正当的借口,可以每天都去找闵玧其。

俗话说的好,“熟悉成习惯,习惯成自然”

他不能让闵玧其对他改观,收回讨厌,但是他可以让闵玧其每天熟悉有他在的生活,直到哪天他偶然的失踪一次,如果闵玧其之后有问起他的行踪,就代表他的招数已经生效了一半。

不得不说,金南俊真的很聪明。

因为他的计策真的让闵玧其对他习惯成自然了。

就连出道后,也维持一样的习惯,谁缺了一次,另外一个人就会觉得特别空虚,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

队内的其他成员们隐约有察觉到两人的互动模式,也不说破,只是都暗自躲在小角落咬手巾,嫉妒的要死。

又是两杯咖啡,一块面包。

金南俊风尘仆仆的从外头回到宿舍,面上焦急,他提着一袋的咖啡跟面包,举止慌张的奔向一如主人平静的工作室。

完了,迟了两小时。

可他真不是故意的,公司临时有事找他去谈,他又是队长,免不了事情处理好后,被留下来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加油的话。

「走开」

「滚出去」

金南俊额上青筋微凸。

打开门就被人送了这两句话,任谁听到都会不高兴,虽然说自己迟到是千错万错,但是他也很努力的赶回来,一路上能闯几个红绿灯就闯。

先将手里的东西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以免他等会破坏狂功力发作,不小心打翻了它们。

「其其...我不是故意迟到的」

他不敢碰闵玧其的肩膀,就怕爱人还没消气,反而火上浇油。

「公司临时把我留下来,我已经很努力在赶回来了」

他低下头揣着手,忐忑不安的等着爱人下一句话,看不见表情令他更加不安。

「你答应过我的...」

金南俊还来不及抬头,爱人早已转过身扑进他的胸怀,接着他看见逐渐在上衣晕染开的水渍,一下子让他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

闵玧其哭了。

「你答应过我不迟到的,就算迟到也要报备一声,你知道这两个小时我多担心你吗?」

「我担心你路上出了什么事,会不会是被私生饭缠住了走不开,我担心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金南俊,你这个混帐,我好担心你」

人儿的酒嗓此时蕴含着哭音,没了以往的漫不经心,一句一句的担心都听的让金南俊心疼不已。

「对不起,手机被我摔坏了...」

他当然不是忘了报备,而是手机在走出公司大门的那一刻,被一个练习生给撞掉,在地上直接碎得支离破碎。

「你...混帐,大混帐,手机都能被你摔坏,你要不要干脆把我弄丢?」

闵玧其本来很担心,两个小时的内心煎熬在听见金南俊的声音后,全化成了满腹的委屈,满溢的让他措手不及,眼眶蓄满泪,不想让人看见落泪的拙样,所以他选择扑进金南俊的怀里。

结果现在却听到“手机坏了”这种烂理由,一下子就让他悲伤化为愤怒,粉拳一拳打到了肩膀。

「你是我最宝贝的其其,我舍不得弄丢你的」

「我这次就先原谅你,再有下次你就完蛋了」

闵玧其胡乱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擦干泪痕后,才一脸正色的开口,只是那哭得像兔子般红眼的神情,实在让金南俊心里严肃不起来,只得装作面上严肃,才结束这场训话。

「唔...嗯啊...不要顶那里...太快了...唔…」

闵玧其面色潮红的感受身下激烈的撞击跟一波接着一波叠加的快感。

「其其」

「我不会弄丢你,但是...」

「我会努力弄坏你的」

金南俊面容扬着坏笑,嘴里不断说出混语,身下更是不忘奋力的往令爱人销魂的点撞去。

后记——

「按照惯例,玧其换了发色,就代表又到了我们猜拳决定玧其的身体属于谁的时候了」

众人摩拳擦掌,十双目光全盯着发号施令的金硕珍。

最后结果,金南俊拔得头筹赢得最终胜利,而最后一名依然是朴智旻。

「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赢啊啊啊啊!」

来自朴(输)某人(家)的捶心呐喊。

评论(6)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