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国旻】《非你不可》

第三章:朴智旻

说好的月更来了~

午夜时分,意识朦胧中望着屋梁黑漆漆一片,心口忽地像是被刀子似的刺了一下,顾不得是在黑暗里,灯未点亮,摸索着起身的他只觉喉头一痒,接着嘴里便吐出一口腥甜的鲜血,滴滴嫣红落在身上掩着的被单上,在月光下看来妖艳的红晕,一朵朵红花渲染绽放。

「该死...怎么这么严重?」他捂着胸气急败坏的说道,一只手抹去嘴边残留的一丝血迹,想到刚刚的情况,他的脸色不禁沉了下来。

这副破败的身体束缚住他的自由19年了,他不想自己一世只能待在这张床榻上。

神色间满是不甘的他,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碍眼的被子,起身想要下床,却在双足接触到地面时,一股冰凉使得身子一阵无力,软下脚来,失去支撑跌在床旁。

很热,与地板的冰凉不同,跌在床旁的他,身子忽然间涌出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开始从头到脚的在他体内肆意冲撞,脸蛋嫣红了一片,身上若有若无的冒着一片热烟。

“终于开始融合了”一道声音在莫白脑海里响起,带着兴奋之情。

是他,是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

莫白咬着牙紧撑,身子整个蜷缩在地上,冰凉的触感稍稍降低了身上的疼痛,他努力的忍着身体里越来越高的温度,灼热的像是要燃烧殆尽他的血液般。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声音又再次响起,只是这次听来口气却像是劝说。

我不是你,我不是修魔之人...我不是!

“修魔之人?那些人怎么能和我们相比,我们是魔后转世,是魔道至高无上的存在”

至高无上的存在?那为何我的这副身子如此破败无用?别胡诌了。

“其实你何必抵抗?我的确是你,你有的记忆我都有,我们就是同一个人”

我知道,我们只是不同性格的灵魂,只是暂时一分为二的魔性和人性。

“对,是暂时的!因为转世的我们太过虚弱才会一分为二,但是现在我们就要融合了,你还在抵抗什么?”

我不想放弃人性...我不想杀人不想变成没有理智的魔道之人。

“难道你想要继续拥有这副破败的身子?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融合了还是我们”

你莫骗我...我不信。

“我为何要害自己?我说过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是朴智旻同样也是莫白”

心神交战下,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痛苦,终于压垮了莫白,他两眼一翻,倒在地板上,失去意识。

待到田柾国闻讯赶来时,入眼先见到的是站在一侧一脸焦急不安的闵玧其,目光往下一扫,才看到脸色苍白、毫无一丝生气、失去意识的莫白昏倒在地板上,而身旁还有一滩殷红的鲜血。

他皱起眉,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焦虑。

怎么回事?

「闵阁主,为何不将莫白先抱起来,放置在床榻上?」听着田柾国的疑问,闵玧其脸色一沉,苦着眉回道。

「不行,谁碰他都会被他体内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反弹,强行触碰甚至会被力量灼伤」田柾国边听闵玧其的解释,边快步走至莫白身前,刚蹲下身想伸手去碰,便觉一阵热风迎面而来。

闵玧其见田柾国动作停顿,心中知晓他已察觉到那股不知名的力量,无奈的摊开自己的双手,掌心处一片焦黑还渗着血,可见那股力量的威力强大。

田柾国目不转睛的盯着紧皱眉头的莫白,半晌后,像是下定决心般,才开口问道。

「这里有冰玉吗?我抱他去」听见田柾国的话,闵玧其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他瞄了一眼他受伤的掌心,他不信田柾国不知道被灼伤的痛,可他却开口说要抱着莫白去冰玉那。

「田柾国,今日之情,我没齿难忘」闵玧其也只能言词恳切的说道,以他的实力,根本撑不住抱着莫白到冰玉的路程,就会全身焦灼。

「别多说了,有冰玉的话,快在前头带路」知道闵玧其这样回复他有冰玉,他立刻揽腰一把抱起莫白,小心翼翼的将莫白的头轻轻倚在自己胸膛上,烧的全身滚烫的莫白,一入怀痛的他自己闷哼了一声。

「热...救...我」意识不清的莫白在被抱进怀里时,呢喃了一句,痛苦黏腻的奶音清晰的传进田柾国的耳中。

等到一切安顿好,莫白的身子不再灼热恢复原状后,已是隔日午时。而且两人片刻都未曾离开,一直守在莫白身旁。

「唔...」

好舒服...冰凉的感觉,我是在哪?

莫白好不容易睁开感觉酸涩的眼睛,就看到身旁围着2人,皆是一脸倦容,而四周的景物也不是他平常熟悉的。

「该死的...你终于醒了!莫白,你现在感觉如何?身体好多了吗?」最先注意到莫白清醒的是闵玧其,他立刻就靠上前,关心的问道。

「玧...」他才要开口讲话,喉咙便觉一阵沙哑干涩,堵住了他还未说完的话语,痛苦难耐。

一旁的田柾国见状,拿起摆在柜上的水杯,扬起头含了一口水俯身就往莫白的唇凑,咬住了那片樱花哺水给他。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莫白惊的只能瞪大双眸,看着眼前和他距离不足一呼吸的人,被动的接受嘴里不断吞咽而下的那口凉水。

搞什么...?他是想要喝水,但不是让人以这么亲密的动作喂他啊!

虽然只有几秒间的接触,却让他觉得恍若隔世。

待到田柾国起身,他才脱离那人的唇,得以大口吸着得来不易的空气,一双杏花眸恶狠狠的瞪着田柾国。

「你现在身子不方便起身」田柾国丝毫不理会来自身下的怒视,姿态淡然的将水杯放回远处,自顾自地解释道。

站在一旁目睹了全程的闵玧其,终于看不下去,跳出来开口,说了几句圆场的话,只是神色间隐隐夹杂一丝笑意,让莫白看了是怎么也不能消气。

「好了莫白,别气了!柾国也不是故意的,他为了救你,身上很多地方都烧伤了」原本正独自生着闷气的莫白听见话后,愣了一下,这才肯转头看向露出促狭神色的闵玧其。

「你...没事吗?」得知事实的莫白也不再生气,脸红的像是一只熟透的虾子,他撇过头去,不敢看向田柾国,神色间很是不自在,别扭的问道。

「没事!一点小伤,不足挂齿」田柾国被提起伤处,神色丝毫未变,语气淡然的回道,但闵玧其却敏锐的发现,田柾国在说话时微颤的尾音以及脸上藏有一丝丝的痛楚。

「我消失了一天,留芳楼怕是乱了,我先出去处理事情」闵玧其察觉到两人间尴尬的气氛,面上微微一笑,搬出正常理由后,立刻转身离去,倒也不担心莫白的身体状况如何。

「既然你没事,好好休息,我先离开了」田柾国看着一直撇过头,不肯看向他的莫白,眼眸微微一黯,转过身便要离去。

「等等」听到田柾国要走,莫白赶紧转过头,连忙拉住了正要迈开脚步离去的田柾国的衣角。

但就是因为这一拉,连带的扯到田柾国的伤口,忽然之间造成的疼痛,猝不及防之下痛的田柾国,眉眼间微微一皱,闷哼了一声。

他一直在关注着田柾国,当然也察觉到眼前的人脸上,那一闪而逝的痛苦神色。

「过来,让我看看」不容分说的口气成功使得田柾国乖乖的站在原地不动,任由他摆布。

莫白一掀开田柾国的上衣,就被他身上的伤口吓得倒吸一口气。

多处灼烧,甚至看上去几乎是一片焦黑,皮肤已经坏死,血肉丝丝外翻,因为田柾国急着守在莫白身旁,疏忽处理的伤口,某些已经开始化脓发炎。

「你...田柾国!你傻了吗?这么严重你怎么可能没事?」他瞪大杏花眸,不可置信的盯着田柾国一身的伤。

这样的伤,要痊愈至少需要三月的时间,甚至更长。可是,武林大会在几天后就要开始了...他作为盟主的徒弟,想必有很多人都对他夺得第一抱有很大的期待。

「我说没事便没事...唔…」强撑着伤势的田柾国此刻再也撑不下去,上半身的伤口袭来的疼痛不断的在消磨他的精神,双脚一软,半跪在冰玉制成的床旁。

朴智旻手里紧抓着的衣角突然间向下跌,身子差点被往下拉,一个不稳使得他连忙撒开手,赶紧坐起身探头看向田柾国的情况。

「你...罢了!你救了我一回,我也该帮你一回」莫白看着跪在地上,神色痛苦的田柾国,嘴里喃喃道。

过没几秒,动作伶俐的他,一个翻身下床,手脚俐落的蹲在了田柾国面前。

看见田柾国带着疑惑的目光扫过来,他眉头一拧,指尖发力迅速的点在田柾国的哑穴上。

「你作了什么?」田柾国刚欲开口发问,在被莫白点中的穴位处突然生出一股暗劲,像细水般汩汩流散在他身子里,锁住了他的喉咙,生平第一次被点穴的他满脸惊疑,最后只能无声的张嘴询问。

莫白只能依靠嘴型看懂田柾国想说的话是什么。

「我现在要做的事很重要,所以劳烦你先闭上嘴吧!也不要试图以内力冲破我的点穴,你会得不偿失」经莫白这样一讲,田柾国倒也听话的闭上嘴,真正的安静了下来不再挣扎,只是神色间满是迷惑。

莫白会点穴?

他有内力,是习武之人!

点穴一法,修习起来甚为艰难,不仅眼力要好,还要熟记人体各处的穴位及穴道,更是讲求快、狠、准三字,不是一般人能修炼的。

「你该庆幸我修的功法能帮你疗伤」自蹲在田柾国身前后,他手边动作忙碌不停,先是左手手掌外翻,掌心一股热气喷出,直接用内力震碎了田柾国的上衣,省去了脱衣的步骤,接着像是受不了房间里宁静的气氛似,好心的开口提了一句。

莫白...不,从今天开始,他是朴智旻也是莫白,正确来说,他是完整的“朴智旻”。

但是朴智旻不想抛弃莫白这个身份,毕竟是他在留芳楼生活了19年用的姓名,而且一时之间,他也需要莫白这个身份来为红衣人的自己作掩护。

融合前的朴智旻和莫白一直在修炼记忆里的一本功法—“九重莲”,但因为转世之体太过虚弱的缘故,每当朴智旻化身红衣之人动用内力出去行走时,回来后身子就会更加孱弱不堪,除此之外,那股墨黑色气流也是原因之一。

那根本不是什么魔气,而是天地初化时的混沌之气。

前世的魔后因误信奸人遭陷害而身受重伤,虽然在生命最后一刻顿悟,才堪将九重莲修至第九重,但还来不及研究混沌之气的作用,就被逼迫的转世重生。

所以朴智旻的身子里才会有一丝混沌之气,那正是魔后存在过的证明。

九重莲的功法则分成九重修炼,第一重是土,依序是火、水、木、金、魔、阴、阳,最后是混沌。每修炼一重元素成功,就会形成一片莲花瓣在修炼之人眉间。
而融合前的朴智旻已经修至第二重,换句话说就是,已经有土色及红色的两片莲花瓣在他眉间,然而,朴智旻因为灵魂融合的很完美,甚至将原本孱弱的转世之体重新洗涤一次筋脉,让卡在第二重许久的他直接升华到第三重,水莲。

而水的特性之一,正是治愈。

「你忍着点,可能会稍微...痛」莫白左手刚震碎了上衣,手指随即在田柾国的上半身各处游走施力,封印住了各个穴道,可以降低待会田柾国在治疗时所产生的痛楚;同时间在心里头一边默默运行修炼第三重时的心法,一边右手举至田柾国的胸前,五指并拢的开始凝聚起水气,嘴里不忘的提醒了一二句。

田柾国因为被人封了穴道不能发出声音,虽然心里有着满腹的疑问却也只能乖乖的坐在莫白身前,一脸茫然的看着莫白的左手在他上半身迅速点了好几处,然后因为面前之人展现的一心三用而惊讶。

修炼之人能同时做到一心二用已实属不易,更不用想是一心三用这样根本不可能成功的事。

莫白此人,真是让他越来越看不清了!

「我开始了!」算不上提前通知的话,话音一落,朴智旻的右手手掌刹那间被一团水气笼罩变得朦胧不清,然后那团水气中逐渐涌现出冰霜,接着他右手向前一伸,覆在田柾国冒着热意的伤口上,冷热接触,空气里飘着一道道细微的响动。

「呃…」猝不及防下体验到冰火两重天的田柾国,来不及阻挡的发出了痛苦但却无声的呻吟。

「我已经尽量降低痛楚了,忍着点...」无法专心在治疗上的朴智旻无奈的说了一句。

就在朴智旻出言提醒,半晌后,田柾国本来因痛楚而微微颤抖的身子竟渐渐趋于平静,原本紧皱的五官也逐渐舒展开来,神色自若的修炼了起来。

这幕情景倒让朴智旻看了内心啧啧称奇,他第一次看见有人可以在痛苦的状态下修炼,就不怕走火入魔吗?

「你到底是谁?」朴智旻已经结束疗伤的动作,面对态度从容不迫的从储物戒指拿出衣服穿上,一脸正色的田柾国问的问题,坐在桌边,悠闲的捏起一杯热茶,只是手止不住的微颤,显然刚刚的疗伤伤了他很大的元气。

「我是莫白,留芳楼的红牌」朴智旻红唇轻启,被茶浸润过的唇边闪着水光,田柾国看见这副情景,呼吸猛然间一窒眼皮微跳,差点就要听信那人蛊惑性的话语,面前这个轻松自在,处之泰然的妖艳男子,真的是区区青楼里的红牌。

但是腹上微疼的伤口无时无刻都在提醒他,原本应该要花上长时间痊愈的伤势,就在刚才硬生生的被人治疗,好全一半,新生的血肉挤在血痂里,看起来颇有些怵目惊心。

「你为什么帮我?」因为伤势的好转,田柾国的实力恢复了一半,在武林大会开始前,只要稍加修养调息,在大会里面自保无虞,至于夺冠可得看大会最后决赛的方式。

「柾国儿」

田柾国猛地一震,这股熟悉感...

“柾国儿...我大了你两岁”

视野里似乎一眨眼就能将两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想看你赢啊」

莫白最后的一句话,几乎是贴着田柾国的耳际间,气若游丝的吹过,他甚至不知道为何在他眼里的人,会在呼吸间来到他的身旁,说话扭着脚步转身离去。

握紧的拳又松开,田柾国闷闷的捶了一下木桌,该死。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