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国旻】《心心相印》

破50粉點文回饋活動🎉🎉

@❤️防彈~撩小雞🐤 对不起宝宝,我拖太久,第一次接触花吐症,抓设定花太多时间了,给你我的膝盖向你赔罪(跪🙇🙇

花吐症設定。

01.

朴智旻喜欢田柾国。

02.

防弹专属练习室里,一场淋漓尽致的练习才刚过去,六个少年们倚着墙气喘吁吁,缓口气休息。

「智旻,休息一下吧!」

鄭號錫看见在大玻璃前,仍旧练习的朴智旻,皱起眉,走了过去提醒。

「没关系,我再多练习一会」

朴智旻停下身子,气息不稳的回道。

汗打湿了朴智旻身上的衣服及铺在额间的碎发,累极的他硬是强撑着身子,微微一笑继续回想脑海里的舞蹈动作。

「智旻...先喝口水,等会再练」

郑号锡眼见好声好气的提醒起不了效用,连忙板起脸,端出哥哥的态度,逼着朴智旻离开玻璃墙前。

朴智旻本想开口拒绝,可喉咙里传来一股熟悉的搔痒感,使得他脸色立即发白,撒开郑号锡拉住他的手,奔向化妆室。

开门,关门,反锁。

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的作完后,朴智旻才稍感安心,捂着嘴面色苍白的望向镜子里的自己。

「咳...咳咳咳...」

又来了...

朴智旻低下头,白皙的手心里淌血躺着一片沾染着血丝的白色花瓣,是从他嘴里吐出来的。

花吐症,因为单恋不成,心中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发病之人则会在短时间内虚弱至死。

想要痊愈的话,只要与暗恋之人接吻,双双吐出花朵即痊愈。

03.

朴智旻喜欢田柾国。

但他知道,田柾国不喜欢他。

「智旻智旻,你没事吧?」

是泰泰的声音...刚刚的行为果然吓到成员了。

「我没事...」

朴智旻瞥了一眼在掌心的花瓣,如果忽略这片花瓣的话,他的确是没事。

假的没事。

「智旻,你开门,让我们看一下」

郑号锡显然是不相信朴智旻的说辞,拍着门要亲自确认朴智旻的状况。

「除了你们,还有别人吗?」

朴智旻贴着门板,轻声问道,刚吐出花瓣的他,嘴里还有浓浓的铁锈味,喉咙痛的无法用力发声。

「练习结束了,硕珍哥带其他人去吃饭,就我和泰亨两个」

郑号锡因为心急,一股脑的将其他成员们的行踪全说了出来,从而忽略了一旁的金泰亨愈来愈黑的脸色。

啊...只有两个人而已...

朴智旻,你这个白痴,事到如今你还奢望什么...以为国儿会和泰泰号锡哥一样,站在门外担心你吗?

你明明知道答案的...却总是痴心妄想...

04.

里头沉默了许久,久到金泰亨觉得事态严重,转过身面容严肃的开口。

「号锡哥,你在这里顾着智旻,我去找钥匙」

门板的隔音效果不好,朴智旻知道他要是再不开门,恐怕会让外头真正担心他的人急死。

「不用了...」

喀的一声。

朴智旻看见了两个面上布满焦急忧虑神色的人,唇角轻轻一扬。

看吧!果然是痴心妄想...

刚要开口安抚两人的他,一阵晕眩突然袭来,随后因为长时间站立的双腿,再加上刚刚练习完没有好好放松的肌肉,导致肌肉僵直,间接的使得他使不上力来稳住身子。

失去意识的他只来的及闻到一股海的味道。

门一打开,金泰亨皱着眉上前,本想开口责备,没想到,面前的人会突然失去意识,直挺挺的往他身前倒去,幸亏他动作快,连忙接住了在怀里。

「智旻他...这是怎么了?」

郑号锡看到朴智旻昏厥,担心的立刻围上前,接着他听到有史以来最严肃的金泰亨说的话。

「号锡哥,传讯息,说智旻身体不舒服,先回宿舍了」

05.

那股海的味道,就像清晨漫步在海边,微风捎着海的气息,迎面拂来,一直伴着他直到清醒。

一睁开眼看见队长泰泰号锡哥,神情严肃的围绕在他床边,朴智旻知道,藏不住了。

「智旻,大家都很担心你」

最先开口的是金南俊,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要有一个人先开口,打破僵局。

「嗯」

朴智旻轻轻应道,神色上有种破罐子摔到底的感觉。

「你...好好说说发生什么事了,我们是一个团体,大家都会帮你的」

金南俊看不惯躺在床上,一脸消沉的朴智旻,他是队里的队长,很疼爱这个总是为了队里着想的弟弟。

朴智旻听见金南俊的话,在心里轻轻的嗤笑一声。

大家?

他的感情本就是不被允许的存在,大家怎么帮?逼着国儿来喜欢他吗?

没人可以帮他...

「南俊哥,我得到花吐症了,我喜欢国儿,很喜欢很喜欢...」

「可是...国儿不会喜欢我的...」

就连朴智旻都不知道,在他开口说出田柾国的名字时,声音里都在微微的颤抖。

他知道的,每次的亲密动作无一都被躲开,因为有摄像机在时的营业用笑容,他都知道的...

他不会哭,眼泪太过软弱了,不适合他。

「智旻...」

金南俊叹了口气,他知道朴智旻对田柾国总是特别宠溺,可是田柾国却对那些独有的宠溺表现的很是厌恶,队里正在上升期,他也不好太过责备忙内的无礼。

06.

最后,六个人瞒着田柾国,偷偷的决定好朴智旻的事情。

金泰亨因为戏剧的拍摄要到日本一个月,正巧一个国际杂志找上了朴智旻拍摄写真,地点也在日本,两人隔天收拾好行李,订了早上的班机立刻飞往日本。

朴智旻死后,公司则会放出朴智旻因为要陪伴父母为由而决定退团的消息,来掩盖朴智旻的死讯。

「泰泰,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傻?」

朴智旻望着窗外的一片海,飞机上的他比起前一天在床上看起来有朝气多,但还是隐约可见一丝虚弱。

「说什么呢?不是说好来日本是要来散心的吗?」

你不傻...智旻,你一定要撑到那家伙发现自己心意的那天才行。

「嗯,散心!」

散心散心,散开自己的心。

根本没有什么杂志工作,金泰亨的拍摄也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取景,一切都是大家为了瞒过田柾国所想的谎话,消失一个月,若是没有什么可靠的理由,太不真实了 。

大家都有志一同的,瞒着朴智旻,在帮助他的爱情。

07.

「玧其哥,智旻呢?」

田柾国睡到中午起床,睡眼惺忪的绕了宿舍一圈,最后发现宿舍里竟然没有自家小哥哥,连忙拉住刚熬夜回家,准备要补眠的闵玧其衣袖。

「你这小子,要喊哥啊!智旻他...」

闵玧其见田柾国自己撞上前来,本来其他人还想着如何让这小子察觉到自己的心意,要一步步拐骗(?)来着。

细心的观察了会田柾国的反应,果然在他故意停顿的时候,眼里的光辉明显更亮了些。

「智旻他和泰亨去日本玩了,公司放他们一个月的假,让他们好好休息」

正值休息期,大家一起想的借口听来还算正常,就不知道田柾国听到后,心里的感觉是什么了。

「是这样啊...」

闵玧其敏锐的发现到田柾国的脸上有很明显的失落,甚至还有象征不爽的招牌顶腮动作,腮帮子顶的老高,肯定不开心了。

田柾国听完闵玧其的回答后,抓住衣袖的手松了松,面上却是毫无表情的走回房间。

小哥哥为什么没有跟他说,要去日本也是他陪小哥哥去,哪里轮的到泰亨哥...

小哥哥会不会迷路,会不会没吃饱,会不会因为下一张专辑的缘故,还在减肥所以没有好好享受美食,会不会和泰亨哥吵架,会不会没带够钱,会不会忘记东西放哪,会不会...想他...

要是他在小哥哥身边就好了...

08.

「柾国,帮我去智旻房间拿一下书,上次借他忘记拿回来了」

金南俊鼓起喉咙,对着房间里的忙内喊道,成功与否就看这回了,他也是很紧张。

最初知道智旻喜欢忙内的时候,他是震惊的,也想过防弹怎么办粉丝怎么办,可是他没有资格阻止别人谈恋爱,更何况是自己疼爱许久的弟弟,就算最后事情爆发,他作为队长,会和他们一起承担的。

尤其是在得知智旻得了花吐症之后,就更加深他要帮助弟弟的决心。

「哦!」

田柾国在房间里心不在焉的回道,一边起身打开房门往朴智旻郑号锡的房间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金南俊带着抖音的声音和一点也不像话的话语。

「打扰了!」

田柾国很快的站定在房门前,礼貌的抬手敲了几下门板,他知道这个时间点,号锡哥在公司练习室里练舞,所以也没等太久,转开门把熟门熟路的进到房间里。

却没想到,书没找到,拉开抽屉,入眼的是一片片的白色花瓣,被人精心的摆放在一起,有些上面还有干涸的血迹,深咖啡色的,玷污了纯白。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花瓣?智旻哥的?为什么花瓣上面还有血迹?

「柾国啊,你怎么找书找这么久?」

金南俊一踏进房间,就见到田柾国背对着他,看着抽屉在发愣。

「哥南俊哥...智旻他...朴智旻他怎么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花瓣?为什么会有血迹,你们骗了我什么吗?」

田柾国听见金南俊的声音后,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面色发白的转过身,手上还有十几片白中带血的花瓣。

「柾国,对不起...其实智旻和泰亨去日本是因为...」

09.

离开韩国来到日本十几天了,但是朴智旻的气色总不见好,即使金泰亨每天在他身旁努力逗笑他,带他去很多风景名胜,情绪也越来越低落。

「泰泰,你回韩国吧!在这里一直陪我你一定很无聊!」

自从朴智旻把所有事情讲开后,说出口的话一句比一句悲观,再也找不到往日那个开朗爱笑的糯米团子了。

「智旻,你好好休息,我去超市买些菜,晚上作一顿好料的」

对于朴智旻的悲观,金泰亨一向是能忽略便忽略,因为他知道,面前此人的情绪都随着快要赶来这里的某个混小子起伏。

注意到自己手机萤幕亮起的次数变多,掐准时间,金泰亨匆忙的抓起钥匙,匆匆一声就离开旅馆。

「希望一切顺利,什么都好」

「叮咚!」

门外的铃声不适时的在朴智旻快要睡着的时候响起,他翻开棉被,稍微使了点力起身后,看着门想了几秒。

除了泰泰,还有谁会来?难道泰泰出门忘记拿钥匙了吗?

这样想着合理化铃声的他,站起身走向门,然后见到了,他日思夜想,在梦里频频出现的人。

「哥...」

田柾国还喘着气,但他硬是让自己的视线一直待在面前小哥哥的脸上,不想错过有关他的任何一种情绪神色。

「国儿...你怎么...」

是在做梦吗?还是他其实生命已经到尽头了,这是老天给他最后的礼物吗?让他看见他最喜欢最放不下的人。

「朴智旻,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把自己藏在这里...怎么可以自己面对死亡?怎么可以连这种事都不跟我说?」

田柾国等不到朴智旻说完话,他用力的抱住面前那个还处在惊讶状态的人儿,像是要把他狠狠揉进身体里似的,一刻也不松开。

「国儿...你知道了?我以为你不喜...」

猛然被抱住的他虽然呼吸变得有点困难,但他还是听的清,田柾国委屈到快哭出来的嗓音在质问他。

「是,我一开始的确是不喜欢你,我觉得你怎么这么惹人厌,一直黏过来,推都推不掉,赶都赶不走」

「可是,你为什么不等等我?你明明知道我很害羞很怕生,对别人的好意接收的很慢,你为什么不等我?」

「我也很喜欢你的,朴智旻」

10.

「我也很喜欢你的,朴智旻」

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田柾国主动吻上那抹颤的不像话的红唇,温柔的舔舐过上排贝齿,强势的勾住了不安的小舌一起纠缠,嘴里还能尝到一丝丝的铁锈味。

心中知道朴智旻刚刚又吐过花瓣后,唇上动作又更加温柔似水,快要把朴智旻整个人化在他的怀中。

朴智旻察觉到腰间的手更加收拢靠紧了些,直到他感觉到视线渐渐模糊,轻巧巧的在田柾国的肩上推了一下,才结束这漫长的亲吻。

「咳咳...咳咳」

刚结束亲吻的田柾国立刻就感觉到自己喉咙传来一股异样的搔痒,止不住的咳了几声,吓到了身前温柔的人儿。

「国儿...咳咳咳,你没事吧?」

朴智旻自己也为那股搔痒在咳嗽,可他更在意田柾国的安全,如果因为他而了什么事,他会...

「我没事」

一句没事,彻底安抚了担心受怕的心。

田柾国伸出手掌到人儿面前展开掌心,是一片干净无暇的白色花瓣,没有任何的血丝,是很纯净的颜色。

在田柾国吐出花瓣之后,朴智旻也跟着吐出一片一模一样,不沾染任何血迹的白色花瓣,这样子的花瓣朴智旻是第一次见,也觉得身子好像驱散了什么沉重。

「哥,你知道这片花瓣的花语是什么吗?」

「是白百合,心心相印的意思」

「以后哥不准再瞒着我,不准自己承担所有的事情,不准和别人靠太近,不准再擅自的离开我」

田柾国再次揽腰抱住了朴智旻,瘦了肯定又没好好吃饭了,果然泰亨哥在身边都没好好照顾小哥哥。

「泰亨,他们两个...如何?」

金泰亨看着屏幕里搔首担心的哥哥,扫了一眼不远处依旧亲亲我我的两人,俊逸的脸庞扬起一抹笑容。

「哥,放心!闪的无可救药」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