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国旻】《非你不可》

(本章微飛咻)

第二章:疗伤

田柾国被金泰亨推出房门后,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站在他房间门口的男人。

这就是泰亨哥说的,可以满足他想法之人...

「是田兄吗?在下闵玧其,是留芳楼的主人,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闵玧其见这么简单就把田柾国找出来,一开始有点微愣,但很快就开口直接切入正题。

「帮忙...不知是何事?楼主不妨说来听听」田柾国沉吟了一会,才开口半保留的回答。

毕竟他得要衡量自己的能力。

「那能否边走边说?」闵玧其有些心急,身上冷汗微冒,一边侧过身让出走道。

「行!」

「我有一弟弟,从小体弱多病,请了很多大夫来治都无用,想请田兄也帮忙看看」闵玧其知道莫白不喜欢被人探询隐私,所以他在外对人叙述时都是一律的说辞。

「嗯...在下会尽力一试,只不过...」田柾国一边走一边观察,发现自己正慢慢被闵玧其带去安静无声的地方,远离了留芳楼热闹的中心,心中猜想这位留芳楼主人的弟弟,地位应该很高,怪不得闵玧其会亲自来求他。

「只不过什么?」闵玧其原本听见田柾国会尽力时,心下微喜,末了又听他补上一句只不过,整颗心忽又被悬挂在刀尖上。

「在下也正巧有一事需要楼主帮忙,想找一位红衣人,但不是梁嫣」

闵玧其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向田柾国,脸上神情不见方才温和,反而凌厉的让田柾国看了心中一堵。

难不成泰亨哥诓他?

「我们已经到了,前面就是我弟弟的房间...」闵玧其手指指向距离两人不远处的一间独立小厢房,庭院中花草无数,郁郁葱葱。

「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闵玧其口气阴郁,连眼神也染上一丝冷漠。他没有明说,反正面前之人听得懂他所指是什么。

「友人,相助」田柾国没有在意闵玧其态度上的转变,反而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回道。

反正是闵玧其有求于他,而且实力上自己也打得过他,所以他不担心自己的作为会冒犯到闵玧其。

「我知道了,我会吩咐下去的。但前提是,你能治好我弟弟」闵玧其听见田柾国的回答后,整个人气势上突然收了回来,但却不忘精明的提出条件。

「这是自然,有阁主一句话,在下定会竭尽全力」田柾国笑得无良,殊不知他脱口而出的一句友人相助,令金泰亨往后的追妻之路又难上了几分。

闵玧其在得到田柾国的同意后,轻轻叩了几下小阁的门板,没有听见任何回应,片刻后,带着田柾国悄声无息的进入房间。

田柾国跟在闵玧其身后,安静的来到一人榻前,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巴掌大小精致的脸孔,卷翘的睫毛如蝴蝶的两翅,此时正安静的停在眼睫,一片阴影落在苍白不带一丝血色的皮肤上,如樱花般粉嫩的唇微微抿着。

他惊讶的睁大双眸,想确认眼前的人是实而不是虚。

闵玧其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将田柾国转变的神色尽收眼底,他不讶异,因为他认识的每个人,在见过莫白后,无一不被莫白的美貌震慑。

「是这人吗?」田柾国毕竟不是一般人,很快的就收拾好自己的心神,开口问道。

「嗯」闵玧其轻轻应了一声,接着又开口继续解释「我弟弟从小就生有一种怪病,每天不定时发作,而发作时会全身无力,面色发热,痛苦难耐」

田柾国听着闵玧其口气里略带担忧的解释,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他伸出手,轻轻的搭在床上人儿垂在一侧的手腕处开始运气把脉。

一股气畅游在各个穴道里,随着一圈绕回后,他细细的感知起手中那团真气,是他刚刚运气进入人儿的真气,纯净但...却失了核心,完全没有力量,说白了,他手中漂浮的只是一团清新的空气。

他是什么时候让真气核心被偷走的?

为了找出答案,田柾国再一次的,又运了一股真气进入穴道里,这次他缓慢的在穴道里运行,一股属于他的白色气流浮现在他脑海意识里。
紧接着,一股墨黑色的气流追了出来,张狂的吃掉田柾国运在人儿身子里的真气。

他感觉的出来那股奇怪的墨黑色气流对他的真气,有种有爱又怕的情绪,只是这股气流...他总觉得很熟悉...仿佛在哪看过似?

「阁主,我已找到病根了,只是...」闵玧其在一旁耐心的等了许久,见田柾国眉头一直皱着,总算开口时,可把他急坏了。

「只是什么?」

「只是他身体有股墨黑色气流,嗜吃真气,若是每天不给真气放着不管那也还好,可我刚刚却发现,这股气流像是被人定时喂食般,对外来的气流是又爱又怕,张牙舞爪的扑上了我的真气」田柾国说到此,他叹了口气。

「阁主,其实你...已经害了他多次」

闵玧其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猛然间抽起身上的佩刀就要往手的筋脉处砍去。

一道声音即时的阻止了动作。

「玧其哥...你想让我死吗?」闵玧其一听是莫白的声音,刀一毫不差的停在皮肤上,锋利的刀气甚至割出了一丝血痕。

而面对这一切的田柾国,冷漠的看着这一幕发生,沉默不语。

「是我害了你...是我...是我...我该死」闵玧其眼眶发红,愧疚的看着莫白。

若是他不这么自以为是就好了...

「玧其哥...别为了我,伤了自己,不值得」莫白一如往常口气淡淡的说,唇边浮起一抹温柔,字里行间全是劝阻与担忧。

「田先生是吗?」在确定闵玧其不会自残后,莫白扫了一眼站在他床榻的人,白衣如雪,他想了想,这武林中敢这样穿的,恐怕也只有他“田柾国”了。

「正是在下」田柾国唇边扬起一抹疏离的微笑答道,心下微惊。

「田先生白衣如雪,这么明显的特征,难道认不出来吗?」莫白看清了他眼底的惊疑,顺手开口解释道。

「能被留芳楼的莫白先生认识,实在是在下的福气」见到田柾国反应极快的反击回来,他不自主的多瞧了几眼。

「莫白,你身体好点没?」闵玧其探下手抚上了莫白苍白的额顶,入手微温。

「多亏田先生,好多了!」莫白眼眸一眨,眼里闪着不知名的情绪回道。

「阁主,在下还需要些时间研究莫白先生体内的气流...」田柾国听见莫白的回答,唇边扬起一抹玩味,开口说道。

只是这话,很明显的就是要闵玧其离开。

「留芳楼还有些事,我先去处理,莫白你好好休息!」闵玧其是何等聪明的人物,独自一人在京城经营青楼还是一方的阁主,自然是经验老到,田柾国话里隐含的意思他听得懂。


「你知道了?」此时的莫白被田柾国扶起,倚在背后一个软枕上,神态自若。

「一半一半吧!还有些不太确定...」田柾国笑着答道,只是脑海里止不住的回想起接触到的那股墨黑色气流。

全世界唯一会吞噬掉真气的就只有魔气了...可莫白身体里的那股气流却不是魔气的颜色。

他接触过魔道的人,他看过,所以他不确定。

「因为不确定,所以不能动我是吗?」莫白手指轻柔的往上撩起落下的一缕发丝,微抿的樱花色嘴唇轻启,笑容里有股说不出的挑衅。

田柾国不得不承认,莫白真的是一个尤物,他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轻佻的妩媚,刻意的撩拨起自己的心弦。

「你呢?你觉得你是魔道的人吗?」他抽起身上的佩剑,一道白辉闪过,锋利的剑尖就顶在床上人的脖子前。

「呵!我不是!」莫白盯着眼前面貌帅气的脸庞,从容不迫的笑道,丝毫不惧脖子上剑带来的威胁。

他不是,但是另一个可不会这样回答...

「不是就好!」田柾国淡淡的说着边把收回剑鞘里,喀的一声。

「以后我会每天来为你压制那股气流,先走了」莫白听着神情淡淡,田柾国从他神色间看不出什么异样,便留下一席话转过身离去。






「金泰亨!」闵玧其好不容易心中稍微放下对莫白的担心,一推开自己房门,便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玧其哥,我好想你!!」金泰亨一身慵懒的半躺半倚在闵玧其的床榻上,上衣凌乱,一双桃花眼在见到闵玧其身影时亮丽了几分。

「滚开!我现在不想见到你」闵玧其抬头一看,发现是金泰亨时,面色不悦,心中一股怒火涌起。

因为是金泰亨,所以他才告诉他自己的身份。

「玧其哥,怎么了?」金泰亨虽然很喜欢调戏闵玧其,但也知道闵玧其生气时会露出的神情动作。

此时的闵玧其,很危险。

「怎么了?」闵玧其怒极反笑,面色冷漠的反问了金泰亨一句。

他以为金泰亨值得他信任,以为是除了莫白之外,可以诉说的人。

「我说过,我最讨厌麻烦...你为什么告诉田柾国?」金泰亨一听闵玧其的话,心里瞬间感到知道事情严重,一股愧疚感油然而生。

但他却不能告诉闵玧其,他是为了找到朴智旻的下落而藉田柾国向闵玧其求助。
武林中视梁嫣一伙人为禁忌,连提都不能提,他不能把闵玧其牵扯进去。
田柾国毕竟是那无耻男人的徒弟,武林中的人不敢对他出手,但是闵玧其为了救莫白,内力不增反减,随时都有可能遭遇危险。

「玧其哥...这件事是我的错...」金泰亨早已从闵玧其的床榻上起身,面带歉意的站在闵玧其面前,拉过他垂在背后苍白的小手,入手冰凉,疼惜的说。

「你走吧!我们...暂时先不要见面了」闵玧其冷漠的抽回自己的双手,拂袖背过身,不再看向金泰亨。

「我知道了,哥自己保重!」金泰亨感觉到自己手里沉甸甸的石牌,心里一笑,但面上却是沉重的跟闵玧其道了一声别,离开房间。

金泰亨离开闵玧其的房间后,顺着小路来到了留芳楼其中一间房前面。

摊开掌心的石牌,石上的数字赫然跟房间门板上的数字一模一样,都刻着2560。

玧其哥虽然生气,却还是给了自己一块留芳楼房间的钥匙。
最喜欢玧其哥这样暗戳戳的关心了...







田柾国在离开莫白房间后,马不停蹄的来到武林大会的比试场地。

他思来想去,怎么都觉得红衣人那时离去留下的一席话不正常。

“我们,武林大会见”

为什么偏偏是武林大会?

刚走近大会的场地,田柾国就感觉到屏障变得非常微弱,这样不坚固的屏障,根本撑不住几日后开始的比试。

可他记得,他初至京城时,有来确认过场地的安全性,那时的屏障明明比眼前这个还要稳定几百倍。

是谁动的手脚?屏障变弱对他有什么好处?

田柾国身后的远处,一抹红衣悄悄靠近,停在距离百丈处,手一挥,原本身上让人察觉不到若有若无的气息,开始迅速的壮大。

路旁不时经过的小兽全被这股气息,吓得俯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是你?」突然间出现的强大气息,田柾国不可能没注意到,他转过身,看向距离不远的那抹红色身影。

看了一眼地上几抹颤抖不已的小身影,田柾国眉眼间微皱,大手一挥,原本加诸在小兽身上有威迫的气息顿时消失,小兽们察觉到自己能动时,也瞬时间逃的无影无踪。

「听说,你一直在让人找我?...还请动了糖阁的阁主?」不同于树林里的那日的张狂语气,薄唇微扬,连话语里的停顿都恰到好处的魅惑,百丈间的距离对从小习武的田柾国来说不是问题,他甚至看的见,在那条轻如薄丝的红纱覆盖下眼角间的风情。

「我只是很好奇你,的名字」树林里留下的几句话,的确很大的引起了田柾国的兴趣,他迫不急待的想要知道红衣人是谁,是谁的武功不在他之下。

「我的名字?呵呵呵」红衣人轻轻的笑了几声,银铃般的笑声却诡异的回荡在田柾国的耳边,仿佛就在他身旁轻笑似,他还能感到一股如兰花般的香味飘在他四周,吹过耳尖。

「你可知,知晓我性命之人,可都将命葬在我身下了?」听着话的田柾国蓦然间察觉到一丝危险,一只手迅速按上了左腰上的剑柄,入手微烫,是警示的现象。

田柾国的剑,是他师父找了许多奇金异火熔制而成,是他的先天之物,和他有一丝的心神间的联系,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护主警示。

「试试无妨」只是这样的危险,同样也激起田柾国心里一抹血气,他抬手抽出了佩剑,剑尖微指红衣,丝毫不惧的笑道。

「柾国儿...我大了你两岁...」红衣人看着前方田柾国的动作,莞尔一笑,身旁血气翻涌,让方圆十里内的花草枯了一片,身影渐渐的消逝在田柾国眼中。

只是那如兰似的话语还在风中飘荡。

「我呢...姓朴名智旻,可得记清楚了」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