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国旻】《非你不可》

第一章:白衣现身,红衣出世

「小李,你听说了吗?武林盟主18年来收的唯一徒弟,今日终于现身了,准备要去参加武林大会...」街上熙熙攘攘,到处听来都是此类的谈话。

谈话中的主角,此时正在一间武林大会准备的房间休息,以他的功力,想要听到人们的谈话轻而易举。

留芳楼,京城最大的一家青楼,也是武林大会每20年举办时,选择合作的休息场地。

青楼,人们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红牌。

而留芳楼,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红牌,莫白。

没有名字,不知性别,却是每人到访留芳楼时,最想见的人。

随心情挑客,有时只是和客人静坐一晚谈笑风生,有时弹琵琶一曲渡过漫漫长夜,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到,但是最起码腰缠万贯是必须。

临风窗下,白衣早已不见踪影。

山林间,一处凉亭里,白衣正静静的闭着眼站在亭子其中一角,模样像是在等候谁到来。

「阁下,来了这么久,想必观察在下已足够了,何不现身一叙呢?」白衣蓦然睁开眼,话一说出口,凉亭里立即响起一阵掌声,只见一位书生装扮之人,站在亭子其中一角,隐隐和白衣有争锋之势。

「不愧是盟主亲收的徒弟,功力精深,在下佩服」掌声拍完,书生站稳身子后,口气赞叹道,只是言语中有意无意的提起身份,令人听了不舒服。

「阁下的瞬移也不是在下可比拟的,想必...阁下是梁山派的传人吧!」书生被识破身份后,两颊酒窝深陷,显然对此事毫不在意。

「另一位阁下也出来吧!」就在白衣说完话的同时,凉亭里有出现一位剑士打扮的男子,一脸英气凛然的站在亭子剩下的一角,三人呈三角形式站着,毫不相让的运功试探。

「已闻阁下大名许久,今日总算得以一见,果然厉害」剑士脱口而出称赞的话语此时听来,就没有刚才书生来的刺耳,句句真实。

「阁下过许了!看阁下的装扮,应该是祝山派的传人」白衣看了一眼剑士身上佩戴的剑,心中对剑士身份了然。

「在下先自我介绍了,姓田名柾国,师承金山」田柾国,一袭白衣。

「在下金南俊,师承梁山!隔壁这位是金硕珍,,师承祝山,是我们之中岁数最大之人」金南俊见田柾国豪爽的先自我介绍,自然也不能弱于人后,连忙开口。

一旁的金硕珍,在听见岁数最大四字后,脸色明显沉了下来,瞪了一眼金南俊。

武林界有四大奇山,金山、梁山、祝山、洪山。
金山是现今武林盟主所拥有之地,梁山及祝山则各被一人,分别是金南俊和金硕珍的师父占去,开派。
而洪山,则是各个邪教聚集的所在之地,山中最有名的就是20年前,在京城使人风声鹤唳的梁嫣。

「金南俊,今日聚在这做什么?」金硕珍不耐的看向其中一方问,在他看来,田柾国不像是会随便召集人聚在一处的样子,想来想去,还是只有这个足智多谋、阴险狡诈的金南俊,有可能作这事。

「不是我,硕珍哥可冤枉我了!」金南俊一脸莫名的反驳,顺手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糕点大小的红纸「莫非,硕珍哥和这家伙也收到了这个?」动作轻佻的挥了一下手中的红纸。

两人不出他所料,一同面有难色的从袖中也掏出一张红纸。

「一盏茶时,从你们三人正式会面到发现红纸,总共用时一盏茶,可惜!」

正当三人不知怎么回事时,凉亭附近围绕的树林里,传出一道话语,口气嘲讽。

「阁下藏身许久,又邀我们三人至此,却不现身,究竟何谋?」金南俊最先对突如其来的声音反应,句句咄咄逼人。

「没什么!就想看看闻名武林的三位高手和我,究竟谁厉害?如今看来,是我技高一筹了...也就那位身穿白衣的有点看头尔尔」一听到树林里再次传来的话语,静默的田柾国有了一丝变化,他诧异的往树林其中一个方向看去。

为什么田柾国会感到诧异有变化?因为他打从一开始就一直觉得四周有人在窥视着他,甚至在金南俊和金硕珍两人现身后,这种感觉依旧存在,所以他一直在身体里缓缓运功,防止随时有人袭击。

没想到竟然被看破了!

金南俊自视自己在言语上争夺不赢,一脸气愤的打开手里扇子轻摇,试图让自己冷静。

「既然我的目的已达到,无需多留!」树林里那人得逞嚣张的笑向3人道别,话锋一转口气一凌厉,阴郁的留下最后一句话,消失无踪。

「我们,武林大会见!」

留芳楼,一间红色小阁里,昏昏暗暗的油灯亮起一丝微光,透着红色布缦散发红晕,空气中飘着一股淡淡花香。

柔软舒适的床上,躺着一人,蜷缩起身体,身子不安的不断颤抖,仿佛正遭受着巨大的痛楚,精致的五官也挤在一起。

「莫白,我来了!你再撑会!」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酒嗓紧紧跟着人影来到房间里,好似内力精深。

床上的人听见熟悉的声音,勉强撑起一丝力气,虚弱的睁开眼,看清来人后才启唇开口「玧...别费...」话语却因痛楚不断袭来,说的断断续续。

「你别说话了,我来帮你」那人挥挥手示意无需在意后,连忙坐下身,拉起床上人儿一只手搭脉开始察看。

约莫一炷香后,那人才如释重负般的轻吐出一口浊气,额上冒着全是热汗。

「莫白,感觉如何?好多了吗?」那人没有先抬手擦去自身额间的汗,反而先用衣袖轻拭掉床上人儿脸庞上的汗水,气息不稳的问道。

「玧其哥,我已经说过让你别再为我费力费神了!我的病每次发作皆持续一刻钟,熬过就行了,何必你每日耗费自身的内力?」莫白虽脸色苍白,但说话的力气已逐渐恢复,语气却听来冷冷淡淡,感觉不出有任何的情绪起伏。

「别骗我了!你这病,发作的一次比一次严重,要不是我察觉到你休息的时间越来越长,你还要瞒我吗?」被唤为闵玧其的男子神色不悦,眼神里满是担忧及责怪,幸好他发现的早,否则真不知莫白会如何...

「玧其哥,我这病,打从娘胎就有,一辈子也好不了,你就别再用自己的内力替我压制了...」莫白再次开口劝道,口气温和,倒没有了方才的冷淡。

自己从一出生就被丢在这留芳楼,幸好玧其哥的父母亲从小便待自己甚好,甚至玧其哥还不顾自身功力损耗,替自己压制,否则以玧其哥多年修炼的成果,踏上武林榜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只怨,怨给他这副破败身子的女人,丢下他,不留一丝消息。

「听闻武林盟主的徒弟来到留芳楼了,我去请他来替你身子看看,他功力比我高深,说不定有办法能治好你」莫白听着满脸希冀的闵玧其说的话,心里一股反驳的话不忍说出。

若是功力高深便能治好就好了,偏偏这病不是,甚至它根本不是病。

「你好好休息,这几天不要再接客了」

闵玧其细心替莫白掖紧被子后,脚步匆匆,留了一个看来略显单薄的背影离去。

「柾国,可要和我去逛逛京城?」田柾国休息的房间里,一人正砌着茶,目光不断在田柾国身上和茶水间扫过,饶有兴致的问道。

只见田柾国身子微倾,半身倚在墙壁上,阖眼不语,神色间倒没有想搭理说话之人的意思。

砌茶那人见此情形,倒也不恼,手里动作不停,看着田柾国如今闭眼不回话的模样,歪着头想了一会,又开口道。

「或是,柾国已遇见让你感兴趣之人,所以不想和哥出门?」此次再次开口,男人神色间显得自信许多,果然不出所料,话一说出口,田柾国蓦然睁开眼,眼神里满是惊奇。

「知我者,泰亨哥也!」神色兴奋的样子倒让猜中答案的金泰亨面色疑惑。

这武林中,应该没有让我家柾国小弟弟有兴趣的人啊!毕竟,他可是在盟主手下修炼多年,什么奇闻轶事也听过不少才对。

「是谁?说来让哥听听」

「是一红衣人,听声音应是一位男子,功力不在我之下」田柾国神色间满是好奇,末了还补了一句「不是梁嫣!」像是怕金泰亨误会似的,却没注意到他面前的金泰亨,在听见梁嫣二字时,手里倒茶的动作一顿,险些将茶给浪费,神色间充满了不自然,但情绪却收拾的很快,没有让田柾国发现。

「是吗?看来是我们柾国的劲敌了,怎么,想查他吗?」金泰亨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事关重大,他不能不注意点。

「倒不是想查,只是很想知道他的名字」田柾国语气中听不出任何火花之意,仿佛为今日上午红衣人戏弄他一事毫不在意。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心下了然。

这小子,是想和人家比试一二,想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哪。

「或许我们柾国弟弟...」金泰亨神色一顿,随即笑眼逐开,眼眸里的算计让田柾国看了不寒而栗。

「很快就能得偿所愿了!」金泰亨话一说完,门边适时的响起一阵敲门声,不管田柾国满脸疑问的模样,金泰亨笑着补了一句。

「去吧!来人是找你的,他能满足你的想法」金泰亨没有察看外头敲门的人是谁,就神色笃定的对着田柾国提醒一句。

这间青楼的主人,他也是略知一二的,作为武林中鼎鼎有名的万事通,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闵玧其,留芳楼的主人,同时也是武林中乃至民间里都赫赫有名的四阁,其中之一的糖阁阁主。

一个轰动武林的糖阁,想必帮田柾国找那位红衣人,也是简单的事。

金泰亨半笑半推的将田柾国推出房门,深怕他会错失这个大好机会,还补了一句「你放心,我就在这里等你,不会有事的」

田柾国一走后,金泰亨神色沉了下来。

梁嫣...当初干娘出事时,自己和干娘的儿子尚在襁褓之中,无法帮忙,如今他已成年,却一直没有干娘儿子的消息,若是那红衣人真是干娘的儿子,或许能藉柾国之手找到他的下落。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