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国旻】《待君归》

#连载长文
#HE


第十章:风雨欲来

「郑号锡!」田柾国看着唐岑一副悔不当初的神情,心中只觉可笑。他说过了,会让唐晊冉尝到痛苦的。

「在!阁主,有何吩咐?」一旁隐身已久的郑号锡听到田柾国的声音,一身黑衣立刻现身在地牢里,恭敬的询问。

然而,郑号锡的出现却让唐岑眼睛一亮,以为救命的曙光来到,迫不及待的开口「郑重沅的儿子!快救我,我和你爹是世交,快救我出去!」甚至打断了田柾国原本要说话的时机。


田柾国本来想开口命令郑号锡解决唐晊冉,没想到唐岑这个老家伙心中还有鬼心思在转,也罢!就让他好好听听,这老家伙都死到临头了,还有什么话说。


「唐叔!」郑号锡礼貌的喊了一句,毕竟人家都说和自己的爹是世交,作为尚家的大公子,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


「郑号锡,我在外面等你!他就交给你处理了,是死是活看着办!」田柾国脸上扬起一抹诡异的笑,丢下话后,一个闪身,身影消失在两人面前。
给希望再给绝望,不知道唐岑死的时候心里会是什么想法。

所有招惹自己的人,他都要他们生不如死,百倍奉还。

「号锡,你刚刚还喊我一声唐叔,表示心里还是有我这个叔叔存在的,快救救我!我和你爹是朋友,快救我,快救我出去!」唐岑早已没有一开始面对田柾国的从容不迫,在死亡面前,心中的恐惧早就充盈他的心。
他不能死,他不想死,这是他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很抱歉,唐叔!」郑号锡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件事,我无能为力」就是你再搬谁压在我头上,都没办法。



「怎么会无能为力?那小子都把决定权交到你的手里了,只要你让我活着出去,我回去会好好报答你爹的。号锡,你不知道吧?你爹为了找你,头发都白了,我会告诉他,他儿子是安全的,只要我活着啊!」唐岑睁着眼,面上老泪纵横的哀求,心里却恶毒的想着“只要他唐岑活着出去,他绝对让尚家,让郑号锡,让那小子遭到报应。”


「唐叔,如果我让你活着走出去,恐怕第一个遭到危险的便是我爹了」郑号锡作为世家出生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唐岑虽然流泪哀求,但是心里却是想着要如何报复他们「唐叔,今天我喊你一声叔,是我对长辈的尊敬。至于,你和我爹的交情...那干我什么事?从我离家加入暗阁的那刻起,我就是阁主的人,阁主说的话就是命令,他让我死,我就得死!唐叔,唐家所犯下的罪,死不足惜,你自我了尽了吧!算是小辈给你的最后尊重」


「没想到郑重沅的儿子是别人的一条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唐岑知道自己再多说什么都摆脱不了一死的命运,丢下一句讽刺的话大笑几声后,头一歪,两眼发直,死不瞑目。
只是在那笑声里,郑号锡听出了一股苍凉之意,京城一代世家家主,竟选了咬舌自尽的死法。


「幸不辱命!」郑号锡走出牢房后,一见到在外面倚着墙等候已久的田柾国,立刻抱拳跪下,回道。


「我以为你会看在你爹的份上,放他一马」田柾国毫无情绪波动的话淡淡的传来,让人猜不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号锡是阁主的人,唯阁主的话是从」郑号锡听着田柾国的话语,心中一凛,神情严肃,姿势愈加恭谨,话更加小心谨慎的说道,不敢有半分不敬之意。


「我知道,不用紧张!起来吧!跪久了脚酸,我还有事情吩咐」田柾国看了一眼神色严肃的郑号锡,半晌后,才开口让他起身。


「是」听到田柾国暗含宽恕的话后,郑号锡如蒙大赦般的连忙站起身,神色保持恭敬的应道。


「把数据上那些因为唐家而受害的人全部找来,一个都不能少,我要送他们一份大礼,一个可以手刃仇人的机会」
田柾国如墨似的黑眸闪过一丝血芒,唐晊冉很快就会为他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所有那些参与20年前那件事的人,等着吧!他会一一报仇血恨,唐家,只是第一个而已。

「知道了!我立刻去办」


郑号锡清楚的看见了田柾国眸上一闪而逝的血芒,内心隐隐忧愁。
阁主的白蛇纹身正在一点一滴的影响他,以前的他虽然处事残忍,但也绝不会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从唐子静身上就看的出来,找乞丐去侮辱别人清白,这是之前阁主都不会用的处罚方法。
照这样下去,还未成年,阁主很有可能就会入魔,如今看来,只有那个让阁主放在心上的朴智旻,能够缓解阁主心中的血气,自己得找个时间去秘密拜访一下他了。


郑号锡办事很利索,不到一日的时间,就把所有受害人全都聚集在一个地处荒凉、杳无人烟的山林里。
而唐晊冉,则是被几十条粗麻大绳牢牢的绑在一棵树干最粗的大树上,满脸灰败。

田柾国隐身在林上,满意的环顾了四周在场众人的神情,全都在看见唐晊冉的那一刻,弥漫起一股杀戮。


“可以开始了!”

接到田柾国的传音入密后,郑号锡看了一眼唐晊冉,眼里满是厌恶,神情恢复冷漠后,态度不卑不亢的开口解释「各位,我想树上绑的人,在下就不用多作介绍了。我的主人知道,各位因为面前这个人渣被搞得家破人亡,主人为了让你们亲自血刃仇人,特定命在下将各位召集而来」右手一指,一旁草与树根盘结的地上,堆满各式各样的刑具,待到众人看完也将视线挪回来时,他再度开口「这是主人准备的刑具,各位可以随意取用,主人只有一个要求,唐晊冉不能死,只要剩下一口气即可」

虽然,郑号锡不理解为何田柾国不让在场的众人直接弄死唐晊冉,而是要留下一口气,但是阁主的话是命令,他只能服从。

「你主人是谁?为何要帮我们?」说话的是在场一个看起来心思较为细密的人,一头白发苍苍,却挑出了众人的疑问。

「我的主人和你们一样,对唐晊冉都有着血仇,只是主人的实力强大,可以抓住唐晊冉。原本,主人只想自己默默处理掉他,但是,主人为了让各位也能一起报仇,特意让在下准备这些」郑号锡的神色毫不慌张,态度从容不迫的回答道,没有展现丝毫慌乱「当然,各位也不用担心,这件事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主人是出于一片善意想要帮助各位,请各位把握时间,赶紧动作吧!」完美的笑容在郑号锡脸上扬起,他说完话后,轻轻的退到一边,冷眼看着众人有条不紊的排队,照顺序一个个上前对唐晊冉行刑,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站到一旁,观看别人如何行刑。

总算替自己家人报仇的喜悦让行刑完的每个人,都哭成了泪人儿。他们每天都在盼,盼着老天爷盼着皇帝,能够惩罚唐家,没想到,等来的是一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和他手下的帮忙。


半日的时间,在场的众人已经各自挑完刑具并且好好的折磨过唐晊冉,他们每个人都哭得眼眶发红,恨不得亲手送唐晊冉下地狱,但是他们记得,那位帮助他们的人交代过,不能弄死人,所以他们只能拼命忍住杀人的心,三三两两的互相扶持,步履蹒跚的走回家。


「号锡哥,你没有疑问吗?为何我不让这些人直接弄死唐晊冉,你不想知道吗?」田柾国算过路程,众人报仇所花费的时间让他回去看过小哥哥的状况再回来都绰绰有余。他掐的很准,一回到山林,果然看见依旧在原地等候他的郑号锡和半死不活的唐晊冉。

小哥哥还没醒...已经快要三天了...

「号锡只负责运行阁主的命令,不敢对阁主有疑问」站在原地不动许久的郑号锡听见了田柾国的声音,知道是阁主回来,没有看见人影的他依然恭敬的回答。


「不敢...不代表没有」又是只闻声音不闻人,郑号锡凛着气,将内心骚动的恐惧与不安压了下来。

「号锡哥,你后悔吗?后悔加入暗阁吗?」田柾国的声音仿佛有了魔力,听来平凡的问话,传到了郑号锡耳中,全成了挑起恐惧及不安的毒药。

「我...」

借由田柾国的话,郑号锡想起了三年前的那天,三年前他亲手铸了错事,后悔莫及的那天。也是在那天,他加入暗阁,成为了暗阁的一份子。

他记得他遇见田柾国的场景每个细节。

那是个下着雨的傍晚,大雨滂沱,无情的打湿他身上的衣裳,他落魄的跪在长街上,明明是以往热闹非凡的大街,在雨倾盆而下的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摊贩的叫卖声,没有大婶杀价的声音,只剩下他一个孤零零的。

如果他死了,或许也不会有人发现了。

「真可怜!」青涩的声音挟带着让人不容忽视的威严,明明说着可怜,却丝毫听不出任何可怜别人之意,倒像是嘲讽。

郑号锡抬起头,依着被雨打湿而散落的浏海,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人。
很年轻,看起来不过13、14岁,这样的人哪懂得他为何跪在长街上的想法。

「很好,我最喜欢有骨气却自不量力的人了」男孩笑笑的讲道,拳头却毫不留情的打在郑号锡的腹部,用上了十足十的力量,一拳轰倒了跪在地上的郑号锡。


郑号锡在猝不及防之下,被人轰了一拳,还是打在腹部,直接让他重心不稳往后重重一倒,躺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起来反抗啊!你们,全部上前,打到他反抗为止」男孩冷酷的发话。指挥了身边的手下,上前攻击郑号锡,无情的命令就像雨一样,淋湿了郑号锡想要求生的欲望。

就这样吧!就这样死去吧!身上的痛楚丝毫不减,一拳接着一拳,就这样算了吧!最爱的人不爱他了,他还活着有什么用?

「还真的不反抗...好了!都停手吧!把他架起来」男孩神色阴冷的扫了一遍被手下架起后呈半跪姿势的郑号锡,衣衫褴褛,随后不满意的盯着那双已经失焦的眼眸。

「要不要成为我的手下?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一个要求」郑号锡的眼眸在听见要求二字时,终于找回一点焦距。

“和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我都想忘记”

爱人的话还在脑中盘旋,他无奈的扬起一抹苦笑,嘴里尝到一股清晰的铁锈味,流血了吗?原来他流血了啊!...以前只要他一受伤,糖儿都会很紧张的帮他消毒上药,会出口责备他不小心,那张苍白的小脸上还会布满担心他的神色。
听不到了吧!再也听不到了...

「封印记忆...也可以吗?」郑号锡不顾身上的伤势和一直传来的疼痛,勉强撑起一丝力气开口问道。

「当然可以,只不过这封印反噬的力量要由你自己去承受了」男孩,也就是田柾国,在郑号锡提出封印记忆时,脸上的表情终于从冷硬转变成了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这么有趣的要求,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了,不愧是他看中的人。

「反噬...?」

「反噬,就是封印记忆这种术法会有的后遗症,它每分每秒都会折磨你的身体,对你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甚至减少寿命,这样你还要我帮你吗?」田柾国态度轻佻的开口解释,向前伸出他冰冷的手指,指尖发力,用力的捏起郑号锡的下巴,迫使他仰着头看他。

既然他想忘记,那么我就给他最后一次温柔,成全他。

「我...不后悔!」一如当年一样的回答,下巴被捏的发红。回答的声音响彻了整片山林,幸好这里人烟稀少,任何动静都不会有人发现。
他坚定的回应很好的取悦了田柾国。

「号锡哥不后悔就好」他脚底运功,轻轻一跃从隐身的树林间而下,站稳在郑号锡面前,笑容爽朗的说。

「柾国...」郑号锡在心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到现在他的脚底都还有些发寒,刚刚若是他哪句话回答的不好,恐怕下场就跟现在的唐晊冉一样,半死不活。

「号锡哥,你别怪我!我...只是感到有些不安...你知道的,我身上背负了太多人的血恨与期望,我需要有个人听我说话...而且是要我非常信任的人...」撇开一切不谈,田柾国始终只是个刚满17的年轻小子,即使他武功再高强,势力再雄厚,从小就失去亲人的他,心里非常脆弱,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不安感一直弥漫在他心中。
他害怕,害怕再被抛弃,害怕和亲人一样再被背叛,所以他一直疑神疑鬼,甚至在说话时故意动用了一些功力,可以让听的人面对自己的本心去回答问题,无所不用其极的测试郑号锡的忠心。


「柾国,即使没有玧其的那件事...我也会加入暗阁,辅佐你。」郑号锡轻轻的将两手手掌搭在眼前年轻气盛的男孩肩膀上,脸上的表情严肃又凝重,态度坚定语气平稳的说着。他知道田柾国内心害怕的是什么,跟在田柾国身边这么多年,自己早已被他处事的手段及过人的才智折服,即使没有封印玧其记忆那件事,自己同样愿意待在他身边。


「号锡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他们直接弄死唐晊冉吗?」田柾国花了不到几秒时间就从内心的害怕中走出,当然还有靠郑号锡所说的话镇定了他的内心。神色间恢复了以往的灵动,叫起郑号锡来也不像之前一样连名带姓,很显然的,经过了一番推心置腹的谈话后,他的地位在田柾国心中已然提升了许多「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想亲手杀掉唐晊冉,但是唐晊冉的命只有一条,我若是让其中一个人得偿所愿,那么,剩下的人不但不会感激我反而会恨我」


人就是这样,当别人帮你的时候,你不见得会感激。田柾国想的很清楚,每个人都恨不得亲手让唐晊冉死,不如让他作最后一个动手之人,这样最公平。

「阁主英明!」郑号锡听完田柾国的解释后,眼眸里全是惊奇。他怎么就没想到还有这方面要去考虑...果然是柾国,脑袋思考的最周详。


「我今天晚上还要回皇宫,号锡哥,帮我把唐晊冉送回地牢」话至此,田柾国嫌恶的瞥了奄奄一息的唐晊冉一眼,继续讲道「等我忙完再处理他」看着面前郑号锡麻利的点头接令,他放心的迈开脚步,运气轻功往皇宫的方向赶去,毕竟有着一段距离。


明天小哥哥就醒了...得赶在明天之前和皇宫里的那位把计划谈好。




「颜吟,国儿那孩子...如果到了那种地步的话,就拜托妳去一趟了...」

「我知道了...贵妃娘娘」

「别再称我贵妃了...如今,我已经不是那个位高权重的娘娘」

「贵妃娘娘不回皇上身边吗?皇上找您找了很久了」

「时机未到...」

「而且我...其实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只是他未曾发现。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