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飞咻】《时间情仇》

第二章:计划

15:10分,一台私人飞机降落在韩国某机场的停机坪上,四周站满了许多黑衣男子,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或者有权人的排场。

「欢迎少爷回韩国,我们已等候多时」
待到一个帅气的身影刚踏出飞机的机舱门口,所有的黑衣人立刻举起手敬礼,恭敬的弯下腰鞠躬,声音宏亮的欢迎道。

“老爸怎么安排这么大的排场...”金泰亨眼眸惊讶的看着地上满满的黑衣人群,一步步走下飞机,默默的在内心深处吐槽道。

金泰亨虽然是贵族公子,却没有养成贵族的骄纵豪奢之气,独自在国外读书几年,家乡又远在韩国,早已将他历练的更加成熟。
如今见到自己一回国,老爸动用势力安排的排场,自然是更加的不习惯。

「少爷的新保镖已经在公司等候,老爷交代,要少爷回韩国后,先到公司找他」一等金泰亨顺利走下飞机踏在韩国的土地上后,身旁立刻围了一个女性秘书,恭谨的叙述老爷的吩咐转述给金泰亨听。

「好,我知道了!上车吧!」金泰亨安静的听完身旁的秘书报告后,神情不变,稍微点头回答便命令身旁的手下带他往车的方向移动。

「是,请少爷跟着我走」

韩国,我回来了!

「我要你找的人,找到了吗?」坐在外表豪华内里舒适车上的金泰亨,一双眼紧闭仿佛在闭目养神般的开口询问座位旁的女子,他的秘书。

「少爷...关于闵玧其先生的资料和现今动向,我们怎么都找不到...」女子一听到金泰亨的问题,内心暗叫不好,立刻战战兢兢的向金泰亨报告,而车子此时正好因为遇到一个红灯停了下来,引擎待转运作的声音轰隆轰隆的不断传来。

「你们这群,饭桶!找一个人而已这么简单的事也办不好,我要你们这群饭桶干嘛?看着就让我生气」听见女子的回答,金泰亨气的在车子停下的那一刹那,睁开眼睛恶狠狠的瞪向女子,犀利的大声怒骂道。

「对不起少爷,我们会继续去找的。请原谅我们的办事不足之处!」

「哼!最好是!记住,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要是再找不到玧其哥,所有人就准备滚蛋吧!

玧其哥...你现在在哪?
为什么手下们都找不到你的消息?
你不是答应过我要永远在一起的,为什么你会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知道我去国外15年,时间太长,可你也没必要躲我吧...

「老爸,我回来了!」金泰亨一来到公司,轻车熟路的按下电梯的楼层按钮,然后惊喜般的推门而入,出现在金泰亨爸爸的面前。

「欢迎回来,我的宝贝儿子!」一个长相和金泰亨相似的中年男子,留着一顶白须,一脸疼惜的抬起头看着归来的儿子。

「我的儿子出去15年...想不到世界已经变了这么多...」金泰亨的爸爸内心其实一直很反对金泰亨回到韩国,将他暴露在有心人的眼里,只是出国离家15年,已经没有任何的理由可以说服金泰亨继续待在国外。

「老爸,我就直说了...为什么要安排一个保镖在我身边?」金泰亨没有听见自己父亲的呢喃,只是一心好奇的想要解决自己的问题,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最近有个杀手组织“D.K."在这几年迅速崛起,野心越来越大,竟然想要将所有的黑道势力收为己有...」金泰亨父亲叹了一口长气,才感觉到空间的气氛变得稍微轻松了点。

「就算是这样,也不需要替我请保镖,我自己可以」金泰亨毫不在意自家爸爸口中里的那个新崛起的黑道势力,他从小学武,不管是简单的防卫或是困难的攻击,金泰亨都算熟悉。

「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躲过杀手的追杀吗?太小看杀手了,反正我替你请来的保镖,从今往后会一直跟在你身边保护你,他现在在总经理办公室里面等你,好好对待人家,别失礼了!」金仁神情严肃,语重心长的对着金泰亨交代。
这可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当初就是怕儿子受到牵连,才将他送往国外念书,如今为了不让他在国外被人刺杀,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安全的生活,又将他送回韩国...乐悠,我这么作是对的吗?

「我知道了,老爸!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金泰亨笑笑的答应,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迈着步伐离去,留给金仁一个帅气又成熟的背影。

金仁勉强撑起一抹微笑给金泰亨目送他离开,随机看向桌上一叠最新送来的资料,他心里是止不住的担心。
资料上全写着最近这几天甚至几个月内,被残忍杀害的人物,而且诡异的是,所有人的共通点都是各自为某一地方黑道势力的儿子女儿,这个事实让他怎么能不担心...?

「你,就是我未来的保镖?」总经理办公室内,舒适的沙发椅上,金泰亨背后垫着一个软枕,翻着这个月最新的时尚杂志,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
从他一踏进办公室里,就觉得一室寒冷,眼前的人给他的感觉太过冷漠甚至于冰冷,而且奇怪的是脸上一直带着一张覆盖全脸只露出眼睛和嘴唇的银白色面具,更显的这人冷硬。

「是」

这个出现在金泰亨身边,全身散发着冷漠气息的男子,就是化名为Suga的闵玧其,当金泰亨的专属保镖便是他现阶段想过也觉得可行的计划,接近他然后取得信任后再杀了他,最后完成任务。

「那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为什么要戴着面具?」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金泰亨停止了翻阅的手部动作,阖上杂志,一脸兴致勃勃的问道。
他就搞不懂了,为什么保镖需要戴着面具保护他,该戴面具躲藏敌人的不是他吗?

「Suga,个人原因」闵玧其言简意赅的说出答案来回答,但是他的答案显然没有满足金泰亨的好奇心。

竟然有人用英文名字当作自我介绍的名字,一般人不是都该稍微正式的介绍吗?不过既然眼前的人都说了Suga是他的名字,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那Suga,你现在听好,第一点,在你当我保镖的期间,如果你有受到任何不公的待遇,欢迎你随时离职,我不会勉强你留下的」金泰亨此时脱去了刚才的玩世不恭,神情严肃的向Suga吩咐,只见Suga点点头表示同意。

「第二点,我每天下午4点都会去健身房运动,你要负责安全的送我过去再送我回来」在美国的金泰亨,已经养成了每天下午都要上健身房的习惯,回到韩国后自然不能把这个习惯给忘了。

同样的,闵玧其还是只有点头示意了解。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保护我的人,武功一定要比我还要,厉害」金泰亨说完话后,不等Suga有任何反应,立刻就从沙发椅上迅速起身,然后一拳直接往Suga的方向打。
可惜,却被Suga敏锐的偏头躲过了一拳,还被抓住了手腕,一把将金泰亨整个身子拉近,反手制住金泰亨。

「放手...很痛...」金泰亨背着身感觉到手腕处传来的疼痛,吃痛的说着,帅气的五官因为痛全都聚在了一块。

虽然金泰亨命令放开手,但是闵玧其抓住手腕的手不见有松开的迹象,反而更加用力的握紧,将空闲的另一只手架在了金泰亨的脖子上铐住。

这样的动作使得金泰亨开始感到呼吸困难,架在脖子上冰凉的手臂阻挡了空气
「放开...我让你放开我...快...喘不过气了...」金泰亨剧烈的扭动身子想要挣脱,却因为身子背对着Suga的姿势而使自己处于了弱势,再加上被紧紧扣住的手腕不断传来的疼痛,都使得金泰亨目光渐渐迷离,所及之处视野开始模糊,意识快要陷入黑暗之中。

闵玧其,只要再加把劲,你就可以杀了任务目标,然后漂亮的完成任务了。
杀了金泰亨,你就和过往的记忆再无任何关系了...

“玧其哥,这棵树叫什么名字啊?”他记得,他和金泰亨第一次见面时的地方长了一棵树,金泰亨不知道也没见过的树。
“是枫树,它的叶子到了秋天会一片片转红哦!”

突然间浮现在记忆中的过往,使得闵玧其不自觉的松开了铐住金泰亨脖子的手及紧紧握住的手腕,差点就要被阎王收走命最后重获新鲜空气的金泰亨,右手一边轻抚着因用力而折腾出的红印,一边脸色通红的咳着嗽大口呼吸。

疯子...他再差一点点就要被杀死了...他以为自己要魂归西天,见盟主去了...
这是金泰亨呼吸到新鲜空气后,脑袋里唯一闪过的一句话。

「抱歉,刚刚是我失态了!」闵玧其看着因自己的行为而受害的金泰亨,心里感到稍微愧疚的说道。

「没关系...」
“没关系才有鬼咧?这话金泰亨不敢说出口,只敢自己笑笑的装作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去回答。
毕竟是他先趁人不注意时攻击对方,被人打成这样也算自己活该,保镖武功这么好也是他的福气了,至少可以安心的将安全托付给Suga。

「你武功这么厉害,我就可以放心的把自己交给你了」金泰亨平复好心情后,唇角微扬,安心的对依然戴着面具的男子说道。

闵玧其看见对他卸下心房的金泰亨,心里一阵酸楚...自己是来杀金泰亨的,可他却这么放心的将他自己的生命安全交给他自己...

他是杀手,他只能是杀手。

金泰亨去的健身房是特别为金泰亨建造的,就连里面的设备、器材都是量身为他定做,除此之外为了让有练武习惯的金泰亨可以随时练习,除了健身用的运动器材,房间里还架设了最新的高科技虚拟室,可以仿真出虚幻的场景,让人身历其境的训练。

闵玧其踏进健身房看见两间虚拟室时,眼眸里快速的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又隐藏起来,所以金泰亨没能发现。
这可是国外最先进的设备,当初组织在训练时也只给老师用过而已...

「Suga,陪我练吧!一人一间」金泰亨虽然在Suga看见虚拟室后没有任何疑问时感到有点奇怪,因为毕竟这种设备国内见过的人屈指可数,但是他也不好意思明问,所以干脆连使用说明也没介绍,吩咐完后,就推开其中一间虚拟室的大门,进去练习。

闵玧其看着爽快的进入练习状态的金泰亨眉头一挑,太大意了!他应该要假装惊讶的...不知道会不会让金泰亨开始怀疑自己...?但是,金泰亨没有多说什么,应该是表示还没问题,以后自己要多加注意了!

在金泰亨进去虚拟室后,闵玧其也跟着进入剩下的另外一间。

虚拟室里面没有过多的摆设,目光所见之处一片雪白,正中央只有一个透明玻璃桌上放着一顶银灰色头盔。

是老师说过的虚拟头盔。

闵玧其的老师为了让自己的学生以后有机会可以使用虚拟室时方便操作,在训练完后,巨细靡遗的跟闵玧其还有田柾国讲过,所以即使没有金泰亨的介绍,闵玧其也能顺利上手。

戴上头盔后,闵玧其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进入一个虚拟的空间,有敌人也有武器,是属于他的战场。

大汗淋漓的进行完训练后,闵玧其走出虚拟室,拿起放在一旁的白色毛巾,擦干脸上的汗。

看了一眼时钟,晚上21:00。
竟然训练了一个晚上,金泰亨呢?

闵玧其四处张望了一下,最后在金泰亨进去的那间虚拟室门边,看见坐在地板上,倚着墙壁睡得安心的容颜。

他等我很久了吗?

「咻!」

就在闵玧其凝视正要细看金泰亨的睡颜时,突然间一颗子弹射穿玻璃窗后,稍微插过头发末梢射向墙壁,险些伤到他。

玻璃整片哐当落地碎裂的声音惊醒了陷入沉睡中的金泰亨,他迷茫的睁开眼,入眼可见地上一片裂成碎片的玻璃及墙上一个子弹造成的凹洞痕迹。

怎么回事?

金泰亨无声的看向面前的Suga,眼神里带着询问。

「找好屏蔽物躲好,记住,不要将身体露出来」闵玧其没有解释的意思,反而推着金泰亨往后方走,神情严肃的吩咐好金泰亨躲藏后,最后看了一眼金泰亨藏身的位置后,随即掏出了藏在自己皮靴里,随身携带的小枪。

为什么会有人攻击他们?组织已经把金泰亨分配给我,所以不可能会是组织的人,那么,会是谁?

就在闵玧其分神去思考对面攻击他的人的身份时,第二发子弹似乎在挑衅似的顺着轨迹,又擦过闵玧其的脸颊,射向了墙壁,在墙壁上留下了另一个凹洞。

「Suga,你有没有怎样?」听见子弹凌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后,躲在一台健身器材后面的金泰亨担心的开口问道。

「请少爷躲好!」感觉到子弹威胁的闵玧其根本无暇顾及金泰亨充满担心的问候,只能匆忙间回复他一句话算是自己没事的意思。

此时,裤子后侧袋子里的手机传来消息震动的声音,吸引了闵玧其的注意,他躲在一台器材后面,确定自己将身子掩实了后,才掏出手机检查消息。

“我回韩国了,这是送你的见面礼”

闵玧其还没来的及想出短信的主人身份时,紧接着第二封消息又传了过来。

“晚点要去见师娘,你跟我一起来吧!”

看到师娘二字,闵玧其一下就厘清了脑袋的思路,原来对面开枪攻击他们的人是老师...

过了几分钟的寂静,闵玧其探头确定老师已经离开后,立刻起身走到金泰亨藏身的地方,确认金泰亨的安危。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闵玧其担忧的问,眼神不断在金泰亨身上上下扫视。

「没事,左手手肘有点擦伤而已...」金泰亨看着居高临下的Suga,面色不变的回答,没有一丝慌乱,镇静的表现一点也不像刚刚经历过生命危险的人。

「手过来」

闵玧其蹲下身,掏出在裤子前侧口袋里随身携带的OK绷,一边拆开包装一边命令道。

金泰亨看着突然蹲下身拿出OK绷的Suga,听话的伸出手后,神色间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看向面前替他在手肘伤口处细心粘贴OK绷的男子。

「只是小擦伤而已,记得伤口不要碰到水」闵玧其看着自己贴的完美的OK绷,一边耐心的嘱咐,一边低下头继续检查金泰亨身上还有没有未被发现的小伤口,却没发现金泰亨在闵玧其说出话的同时,看向他的眼眸里满是惊讶。

是之前玧其哥在他小时候受伤时讲过的话,就连OK绷准备的位置也一模一样...难道是巧合吗?

「那你呢?Suga,你有没有事?」金泰亨从过往的记忆中回神后,想起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闵玧其的安全,他担心的开口问道。

「没事...嘶」闵玧其本来想起身摆手表示没事后,转身带着金泰亨离开,没想到右边大腿此时却突然间传来剧烈的刺痛感,使得他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冷气。
他低头一看,才发现满腿的碎玻璃全扎在上头了

「怎么没事?玻璃全扎上了,给我好好待着,坐下」金泰亨顺着闵玧其的视线看过去也见到了闵玧其严重的伤口,硬是拉过闵玧其的身子,压下他的肩膀强制命令他好好坐着。

「我去拿医药箱,待在这别乱动」金泰亨起身时,不放心的向Suga又叮嘱了一句,才离开原本待的位置去拿放在健身房里的常用医药箱了。

过没多久,金泰亨便提著白红配色的医药箱走回原位。

蹲下身的金泰亨先是小心翼翼的一边绕开碎玻璃扎进肉的地方,一边撕开闵玧其穿的黑色紧身裤,便被眼前的伤口吓的眉头一皱。
数块碎玻璃沾染着血,扎进眼前人白皙的皮肤里,血肉模糊的伤口此时正缓缓流着鲜血,空气里散发出一股浓厚的铁锈味。

「很严重...我先帮你简单挑出碎玻璃、包扎,等会跟我去医院」金泰亨皱着眉严肃的说,这样严重的伤口不是他简单止个血就能处理的,还是得送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闵玧其听见金泰亨替他包扎完后竟然要送他去医院,下意识立刻开口拒绝。

「你...」金泰亨生气的望向Suga的眼眸,眼中责怪的意味明显,却看见面前之人一双眼神笃定的眼睛。「那好吧...不送医院,我请我的家庭医生来,不准再拒绝了,这是命令」然而话锋一转大话一下,直接以命令反驳了闵玧其所有的话,不容他拒绝。

就在金泰亨“光荣”回国的同时,在美国他专属的家庭医生,也跟着他一起回到韩国。金泰亨的爸爸为了他回国后有份正业,安排他到一间韩国有名的高中担任保健室老师。

「嗯!」闵玧其罕见的没有继续在拒绝金泰亨,毕竟人家都说了这是命令,他再拒绝下去,显得奇怪,即使他内心有多么不愿见到医生。

「不哭了啊...」

闵玧其看着眼前低头细心替他挑出碎玻璃渣的金泰亨,轻声呢喃了一句。
他记得,以前金泰亨受伤时,不管身上的伤口大小,都会哭着鼻子红着眼一脸鼻涕一把眼泪的跑来找他讨安慰,现在都不会哭了...

「什么?Suga,你刚刚有说话吗?」金泰亨整个人忙着处理眼前的伤口,根本没听清楚闵玧其那轻如羽毛的一句呢喃细语。

「没事!」闵玧其冷硬的回道。

反倒是金泰亨听见闵玧其的回话后,突然停下了手边的动作,抬起头盯着Suga因面具而裸露在外面的眼眸,神情认真的说道「如果会痛一定要记得说,我第一次替人处理伤口,怕下手没轻没重的,弄疼你」

「我不怕痛」闵玧其淡然的回道,仿佛腿上的伤口一点也没为他带来疼痛的感觉。

他真的不怕痛,从小就被老师、首领折磨的他,身上受过的伤,随便一处都比现在腿上这个还要来的严重,那个时候的他都能咬牙忍住活了过来,此时的疼痛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一回事。

「怎么可能不痛?只是你忍住了而已...以前玧其哥,都会一脸正色的要我忍住痛不能哭,可是他哪知道,我就喜欢他看见我哭时,露出的慌张表情,只有那样,我才感觉的到他是在乎我的...」金泰亨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一边回忆起往事,笑笑的说给面前的人听。

这些话,他对谁都没说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在Suga面前却感到很轻松自在,一股脑儿就把心里想说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