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飞咻】《时间情仇》

第一章:杀手

凌晨5:50分

又是这个时间点清醒,他最近一直梦到以前的事...
「Suga,有任务吗?」一个身着蓝色皮革外套,红发及腰的女子推开了闵玧其的房门,大步踏进来问道。

「首领想要把所有黑道组织收为己有,今天要在26号仓库开会,妳负责通知其他24个人」早在女子推门而入时,闵玧其早已整理好仪容,在准备随身携带的暗器以及枪械。他一边吩咐,一边动作迅速的将各个武器藏在了自己身上所有能藏的每个角落。

「Suga,你为什么都不把面具摘下来?」女子点点头示意表示了解任务后,突兀的看着男子一如既往的戴着银白色的面具,有兴致的问道。
她记得她刚刚推门进来的时候,Suga也是戴着面具,难不成他连睡觉都一直戴着?否则怎么可能在她进来前戴上面具。

「首领说过出任务时要戴着面...」不等闵玧其回答,女子不礼貌的打断了他想说的话「现在并不是在出任务」甚至还得寸进尺的身体向前靠近男子一步。

「我警告妳,和我保持一公尺的距离...」银晃晃的刀突然间架在了女子的脖子上,闵玧其举着专门用来暗杀人的小刀,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否则,我会杀了妳」

「杀了我,你会被首领...」女子第一次感觉到死亡与她的距离有多么近,冰冷的刀上透过皮肤传来冷意,刚刚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而已,刀就架在她的脖子上了...

「我知道」男子冷漠的将刀抽走,拿起布缓缓的擦拭刀身,然后转身一把将刀往水泥墙射,直挺挺的插在墙里,可见用力之深。之后看也不看一眼,随即离开房间,留下女子站在水泥墙前。



26个人,围着一张椭圆长桌,互相沉默不语盯着对方,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Suga,今天为什么要开会?有任务吗?」终于有人受不了漫长的等待,打破了会议室里的沉默,一个代号G的男子开头问道。

「G,不只你想知道,我们也很想知道。Suga,你倒是快讲,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了」看见有人开口,会议室里的气氛渐渐骚动了起来,大家都想知道把他们叫来聚在一起的目的。

「你们,就是一群只会讲废话的废物吗?」冰冷的话语不带任何语调起伏,似乎表示话语的主人正嘲笑着其他25人。

「你!」一听见男子羞辱性的言语,其他人忍受不了全都愤怒的拍桌而起。
24个人怒目而视,瞪着闵玧其,除了互相坐在彼此对面的闵玧其和代号为B的男子。

「Suga说的对,身为杀手,应该要再耐心一点」代号B的男子先是说了一番话替闵玧其缓颊,缓和气氛,毕竟大家闹翻对完成首领的任务没有帮助「不过Suga...你还是直接切入主题吧!」最后又转回了正题。

「首领想要将所有黑道组织收为己有,桌上那些牛皮纸袋里装着的是各自负责的任务,任务期限是5个月,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一吩咐完,男子仿佛没有耐心继续待在会议室里,毫不犹豫的拿走了放在自己桌上的纸袋,转身离去,留下一身冰冷气息。

离开会议室后,男子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打开了手里的纸袋,拿出放在里面的文档,目光快速的扫过数据,但在瞄见“金泰亨”三个字时,冷漠已久的心弦突然间颤了一下,全身上下再也散发不出冰冷的气息。

那是15年前的事了...

「玧其哥!」在一棵逐渐转红的枫树下,有个衣着华丽的男孩,不断朝着远方呼唤一个人名,似乎是在等待谁的到来。

「泰亨,你怎么来了?」闵玧其不太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听到金泰亨的声音,所以迅速从山坡的另一端跑来声音的源处,当他发现真的是金泰亨时,一脸讶异。

「你爸不是禁足你吗?」自从金泰亨的爸爸发现他跟自己有来往后,就严格下令,禁止他再跟自己见面,怕自己这个别人口中的“坏小孩”会带坏了他家的宝贝儿子。

「玧其哥,我们一辈子都会在一起的,对吧?」金泰亨见自己朝思暮想的小哥哥就站在自己面前,眼眸认真的问。

闵玧其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金泰亨会问他这个问题,歪头思考了几秒后,才开口答道「那当然,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金泰亨听到闵玧其的回答,原本认真的神情迅速被四方形傻笑取代。

「玧其哥,3天后我就要被送出国念书了,我今天是特定来跟你告别的」金泰亨漂亮的眼眸此时正含着泪,爸爸突然间决定送他出国念书,害得他都无法好好跟他最喜欢的玧其哥道别,哥会记得他吗?会想他吗?

「泰亨...别哭」闵玧其是最看不得金泰亨哭泣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只要一看见金泰亨眼眶泛泪,自己就会浑身不舒服。

「哥...玧其哥...你会想我吗?会记得我吗?」金泰亨隐隐约约察觉到自己的爸爸这次把他送出国后,可能要过一段很长的时间才会让自己回来,他想跟玧其哥在一起的...

「我会的,泰亨,别哭了!」看着金泰亨眼泪像不要钱的珍珠一直掉,闵玧其也心疼,他喜欢眼前这个单纯可爱偶尔会傻笑的弟弟,不像是自己的国儿,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一点也不可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自己对泰亨的感觉从疼爱弟弟开始变质,他也不知道这段疼爱变成了什么,他只知道他很喜欢和金泰亨待在一起。

「玧其哥,这是我妈妈过世时,留给我的遗物,她说这个要给心爱的人,这个送哥!」小小的金泰亨听话的抹了把脸上的眼泪,从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个样式精美的表钟,用一条金属的链子系着,然后放到了闵玧其比常人偏白的手掌上。

「泰亨...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你拿回去」闵玧其仔细一看被放到自己手心里的表钟,看起来就不是一般的价格,远不是自己能拿得起的,他不敢收下这个礼物,而且这表钟还是金泰亨妈妈的遗物,是留给金泰亨唯一一个可以念想的东西。

「玧其哥,我已经给你了,它已经是你的东西,以后我不在的时候,哥看到这个表钟就可以想起我。哥要好好保护这个表钟啊!」金泰亨瞄了一眼手表后,发现自己离爸爸规定要回家的时间所剩无几,连忙抱住了闵玧其,留下最后一次拥抱。

他会很想很想玧其哥的...


“闵玧其,杀手的第一要件就是冷酷无情”

首领的话在闵玧其脑中闪过,他不想当弱者,不想像爸一样只能当个弱者被人杀死,他要掌控自己的命,即使要杀人也在所不惜。





美国某知名机场—
一身黑色西装笔挺的男子戴着墨镜,左手拉着行李箱踏进了机场。

「玧其哥,我要回国了...你还记得我吗?」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