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国旻】《待君归》

#连载长文
#HE

第九章:陪伴

金硕珍带着金泰亨从皇宫离开,回到金家时,已经夜深,嘱咐了金泰亨早点休息并目送他进到房间后,才自己一人轻悄悄的来到朴智旻的房间。

看着气息平稳,还在沉睡中的朴智旻,金硕珍在内心叹了一口气。
当初,就不该答应智旻把田柾国那小子带回家...在回家的路上,马车里他就已经听完暗卫的回报,如果不是田柾国出口骂人,唐家不可能会害智旻!
可是现在赶走田柾国,智旻一定会很伤心,他看的出来,自家小弟已经喜欢上那家伙了,每天开口闭口都是果果来果果去,连他听了都嫉妒。

金硕珍确认完朴智旻的情形后,便小心翼翼的离开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想明天面对金南俊的事了。


「呼!总算走了!把姑奶奶我憋的可真累!」就在金硕珍的脚步声渐渐远离朴智旻的房间时,阴暗的角落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女人的身影,长发及腰,脸上戴着一条丝巾遮挡住面容。

「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前途坎坷!原本应该要养在我身边的...花染死活不要,罢了!给你一个恩惠吧!」女人自言自语了一段时间后,伸出一根手指点了一下朴智旻的额头,留下一道印记后,便闪身离去,而房间里却消失了女人的气息,只剩下金硕珍微弱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从女人出现再到离开,竟不超过10秒!

果然如闵玧其判断的一样,三天一到,朴智旻就逐渐转醒,睁开眼见床旁守着金硕珍金泰亨闵玧其,就是没有他想看到的田柾国。
「果...果呢?」他一开口就觉得喉咙异常的干燥疼痛,声音沙哑,话都说不太好。

「智旻,你先喝水,润润喉」金硕珍忍着责骂的冲动忽略了朴智旻开口说的话,贴心的递了一杯水给躺在床上的人儿。
田柾国那小子被他禁止进入,罚站在房门外,怎么可能让那家伙进来看朴智旻!

喝了一口水后,喉咙得到滋润,再开口话果然清晰的多,却还是同一句话「果果呢?他在哪?」朴智旻语气稍微着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没看见田柾国,他就感到不安。

「智旻想见柾国吗?二哥帮你把他叫进来」比起金硕珍的禁止,金泰亨更倾向于让朴智旻开心,如今最疼爱的弟弟清醒,想要见见田柾国,这又有何难?只要忽略金硕珍略带怒气的目光就可以了。
金泰亨避开金硕珍的目光,宠溺的对着朴智旻说。

在外头站了有一段时间的田柾国随即被叫了进去,一进去见到朴智旻清醒,内心悬挂的石头也一起放下,安心了不少。
「智旻哥,还不舒服吗?」田柾国温柔的问道,他轻轻的握起小哥哥的小手,感受他的温度。

「柾国,你没事吧?我昏迷几天了?」朴智旻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眼前的人牵了起来,顿时满脸羞红,毕竟他知道自己是喜欢柾国的,只是不知道柾国的心意如何。

「哥昏迷三天了,发生了很多事」田柾国有趣的看着小哥哥害羞的想往棉被里钻的动作,嘴角扬着笑容回答道。

看着自己弟弟散发出从来没看过的表情,金硕珍再生气也知道,此时此刻将时间留给他们两人才是最好的选择,拉着金泰亨和闵玧其,悄悄的退出房间,转身面对更加麻烦的人物。
希望那家伙真的可以带给智旻幸福。


「发生了什么?」朴智旻兴致勃勃的问,好奇的眼神藏都藏不住。


「家里来了新的客人还有...唐家被灭了!」田柾国故意在讲至唐家时,放慢了语气及速度,目的就是为了让朴智旻好好听见害他之人的下场。

「新的客人?...等等,果果你说的是真的吗?唐家为什么被灭了?」朴智旻一脸不敢置信的说着,被牵着的手也抽了回来拍拍自己的脸颊,确定真实性,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做梦都想要唐家的人消失,怎么他一醒来,就成真了?


「嗯!唐家好像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一夜之间就被别人连根拔起,连府邸都不知道被谁放的火烧的面目全非!」田柾国细心的给小哥哥讲解起唐家的惨状,生动的描述让朴智旻笑的合不拢嘴!


虽然那时自己卧病在床昏迷不醒,但是经过柾国的转述后,朴智旻突然觉得没亲眼目睹唐家的惨状似乎也没那么坏。


「智旻哥,玧其哥说你还要再休息几天,这样身体才会恢复的更好!」看见朴智旻的笑容,田柾国突然想起来刚才闵玧其走时,耳提面命的在自己耳边嘱咐过的话,立刻按照原话一字不改的说给小哥哥听。


「蛤?可是我想出去外面逛逛~我已经躺好几天了啦果果,带我出去嘛!」朴智旻听见田柾国的话,脸立刻苦了起来,委屈的嘴角都往下撇,口中还不忘撒娇,小手拉着田柾国的衣摆下缘,晃呀晃的请求道。


面对朴智旻的撒娇暴击,田柾国差点就要脱口答应,内心只觉得万马奔腾,小哥哥快踩死他的心脏了!怎么能那么可爱?不过,他只要一想到闵玧其那张严肃又苍白的脸,就没有说出答应小哥哥要求的话了。
谁让闵玧其走的同时,还顺带威胁了他一把...

“要是你敢偷带智旻出门,我就告诉他,你其实没有他想像的那么好”

哼哼!他田柾国最讨厌被人威胁了,可谁让别人是拿朴智旻当筹码,就笃定他一定会在意小哥哥的想法,才敢威胁他!套一句郑号锡说过的话,威胁他的人,草都长得比坟墓高了!









「哥,不行!玧其哥也是为了你着想,我会来陪哥聊天的」田柾国口中说着安抚的话,内里当然是说着闵玧其的坏话,小哥哥好不容易开口撒娇求他,自己却碍于淫威不能答应,都是闵玧其害的。



「啊?不用了啦!果果自己去玩就好了,不用特定陪在我身边啦!」朴智旻是想着不想田柾国每天无聊的陪自己在房间里面,怕闷住了他,才开口拒绝道,没想到善意的话却让田柾国不爽了起来。

「哥就这么讨厌我陪在你身边吗?」田柾国满脸阴骘的问道,不爽的表情立刻让朴智旻看了陷入着急。

毕竟田柾国不会读心术,他不知道朴智旻说话时心里头的想法,在他听来,朴智旻的话,就仿佛是在说,“我不需要你陪我,你很碍眼”之类,给他一种他很讨人厌的感觉。



「我没有...我...」很喜欢柾国,很喜欢很喜欢的。

朴智旻着急的想辩解几句,但是却不敢将自己真正的心意表达出来,扭捏的态度更让田柾国看了皱起眉头。


「哥既然不喜欢,那就算了!如果没什么要说的话,我先走了!」田柾国生气的丢下几句话,一挥衣摆将朴智旻原本抓在上面的手毫不留情的甩掉,转身离去。



怎么办?...他把果果惹生气了...他要把果果追回来!
内心作好决定的朴智旻翻开棉被,想起身去追快步离去的田柾国,没想到在下床的时候,身体提不起力气,直接跌在地板上,发出碰的一声声响。
「碰!」就像闵玧其说的,大病初愈的朴智旻,身体根本还没养好,还需要再多躺几天,哪撑得起他这样胡乱折腾。



听见声音的田柾国,一转过身就是见到,自己的小哥哥泪眼汪汪的跌坐在地板上,明明很痛却不敢发出声音,硬是咬着嘴唇忍耐的模样。

「智旻哥,你有没有怎样?」田柾国想也没有想直接就瞬移到了朴智旻身边,圈住了他。



「......我没有讨厌你,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朴智旻委屈巴巴的说着,亮晶晶的泪珠盈满眼眶,仿佛田柾国只要说一句还在生气的话,眼泪就会滑落。


「哥,我不生气了!不生气了!你有没有怎么样?」这下子,田柾国变得有点哭笑不得,小哥哥跌成这样,他怎么可能还继续生气...


「疼...果果...我疼」黏腻的奶音一下子溜进了田柾国心里,怀里不时传来的奶香引得他浮想翩翩,望着朴智旻欲哭的表情,他心疼的立刻将人抱起,远离冰凉的地板。



「我去找玧其哥帮你上药?」小心翼翼的将人放到床铺上,田柾国替他掖了掖被角问道。


「陪我!在这陪我...」朴智旻反而不想闵玧其过来替他上药,死死的抓着田柾国的衣摆,有了被甩掉的经验后,这次他说什么都不放手,坚决的很。



「好,我就在这陪你」田柾国低下头看见了抓着他衣摆的小手,内心失笑。这是在乎他吧!真好,他的小哥哥在乎着他!




一直到朴智旻沉沉睡去,田柾国都还挣不开衣摆上的小手,就怕一动到,吵醒了熟睡中的人儿就不好了。


朴智旻醒来时,看见手里紧紧握着一块衣服的碎布,满脸笑容。



阴暗的地牢里,密不通风的空间中全是混浊的空气,四周只有稀疏几颗月石在照亮道路,昏暗的让人看不清。
「唐家人呢?」低沉的声音在地牢里响起,伴随的还有听来从容的脚步声。


「在3号里面,不过唐岑一直说他是冤枉的...阁主要不要...?」郑号锡紧跟在一旁回答道,一边跟着田柾国往3号地牢的路走。



「罢了!就让他死个痛快,我会让他明白自己的儿子女儿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敢动我的人!」田柾国阴狠狠的说,一想起朴智旻落水的情形,他就恨不得将唐子静和唐晊冉两人置于死地、挫骨扬灰,不过他不会让唐家人这么好过的,伤害朴智旻的人就要百倍奉还。

「是」



「咿呀!」铁门一开,入眼便是一身破败衣裳、面无血色的唐子静,迎面扑鼻而来一股血腥之气。四周一片黑暗,唯有唐子静上头悬挂一盏油灯,微弱的绽放光芒,勉强能看清唐子静的脸及身子。

唐子静一听见门开的声音,身体反射性瑟缩了一下,才颤颤巍巍的抬起头,看清来人的面容时,她惊讶的喊出声。「是你!」那张帅气、棱角分明的脸庞,唐子静才晓得原来自己身上所遭遇的灾难全是因为田柾国。
她激烈的挣扎了起来,绑在身上的铁链喀拉喀拉的发出声响。



「是我」田柾国罕见的没有带着面具,而是以真面目示人,才会让唐子静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他就是故意的,他要让唐家的人知道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会有怎样的下场。



「魔鬼!你这个魔鬼!快放开我,否则我爹会为我报仇的!」唐家的人是分别被田柾国的人带走,所以唐子静根本不知道唐家早就完了,还肆意的威胁着田柾国。


「我是魔鬼又如何?妳爹?别傻了,唐家还有妳,在妳怂恿妳哥陷害智旻的时候就完了!」田柾国阴恻恻的笑着回道,满意的观看了唐子静害怕惊讶的神情。


「就因为朴智旻落水,你就把我们唐家灭了?!你有病啊?他又没死!」唐子静不怕死的骂道,在她心里,田柾国就是脑子有病,朴智旻又没死,根本没怎样,结果田柾国竟然灭了唐家。



「他要是死了,妳就绝不只这些折磨!」田柾国低沉阴冷的声音打断了唐子静发疯似的大吼大叫。


「唐子静,妳不就是自我感觉很高,一直幻想被别人上嘛!我最喜欢折磨妳这种女人了,吩咐下去,去找一些乞丐,越多越好,吃素吃的这么久,总得让他们开“荤”了,见识一下贵族的女人是什么滋味!」田柾国嘴角扬起一抹令唐子静不寒而栗的微笑,随后神情不屑的转过身命令手下的人,他不会让唐子静好过的,永远不会。



「你...你!魔鬼!...你以为朴智旻会喜欢你这个魔鬼吗?不会,他不会喜欢你的,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朴智旻田柾国不得好死!」就在田柾国命令完转过身,踏起脚步接着要去唐岑的牢房时,他听见唐子静传来的最后挣扎,大声吼骂着田柾国和朴智旻,令他嫌恶的皱起眉头。
「给她上药,让她好好享受乞丐们的味道」

离开唐子静所待的牢房后,田柾国站在牢房外长吁了一口气,一旁还有等候已久的郑号锡。

「号锡哥...如果智旻哥知道我作了这些事,知道了是我让唐家毁于一旦,他还会喜欢我吗?还会认我这个弟弟吗?」摆脱冷血的面具后,田柾国也只是个快满18的男孩,虽然刚刚在牢房里,他表现的好像不在乎唐子静说的话,但是不可避免的是,他还是会害怕。害怕朴智旻知道他的真面目知道他的不堪后,会抛下他甚至会厌恶他,他不想再被别人抛下了...


「柾国...」郑号锡只能在一旁轻轻的喊着田柾国的名字,他知道,主子只有在脆弱的时候才会喊他哥,其他时间坚强的不可思议。
主子的坚强和狠自己是深切体会过的...




田柾国很快的平复好心情,昂首阔步来到唐岑所在的牢房里,入眼可见的是受过酷刑,遍体鳞伤的唐岑,但是一双眼炯炯有神,仿佛身上的伤不足挂齿,看向他的眼神就像是等待他许久。
「你来了!」唐岑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口气平稳,完全没有刚才唐子静失态的情况。




「不愧是叱咤京城的唐家家主,这份从容是旁人怎么都学不来的」田柾国心里稍微讶异的看着面前从容不迫的唐岑,看来这些世家家主的确都有各自厉害的一面,只可惜了,养出唐子静和唐晊冉这种人。




「小兄弟,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唐岑不是没有看到田柾国神情阴冷,隐隐有着一股杀气,只是他还是希望自己死的有理,不要不明不白才好。




「解释?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养的儿子跟女儿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吗?」田柾国皱着眉头逼问道,手上还有刚刚郑号锡调查到的数据。如果不是看了这些数据,田柾国不知道原来他,是作了一件好事,原来唐家的人有多么罪不可赦,对他们来说,死都是最便宜的惩罚了。




「陷害朴小公子入水...但还不至于将唐家其他的人一起杀了吧?那些都是无辜的生命啊!」唐岑神情悲伤的回答道,一张老脸上的皱纹全都布满了后悔,口气里带着责怪田柾国的味道,他就是故意要让面前这年轻小子为那些无辜损失的生命感到罪恶,他要利用罪恶感,这样他才有可能活下去。




「无辜?」田柾国呲笑了一声。




「光是陷害智旻入水,唐家的人全都死不足惜,更何况还有这些事!三年前梁家的小姐因为多看了唐子静一眼,结果被挖了双眼;蔡家的小姐长得漂亮就被唐晊冉强迫失身,害得她只能服药自杀...蔡家老爷夫人老来得女,唯一的女儿自杀,伤心欲绝的他们只能跟着女儿一起走了!陈家的儿子在一次比武里小赢了唐晊冉一招,结果唐晊冉竟然找人去打断他的筋骨,成了废人,原本论及婚嫁的女孩也离他而去。这些事,唐家主都不知道吧?」田柾国照着手上的数据一字一句的述说着,厚厚的一叠说都说不完,有些就连田柾国都看不下去。
人渣,他就该让唐晊冉尝尝和那些人一样的痛苦。




「怎么可能...静儿和冉儿怎么可能做这些事...?我怎么都不知道...?」唐岑一脸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他真的都不知道这些事,还以为两人只是招惹了朴智旻而已...


「废话!因为这些事全被你口中所说的那些无辜人,挡了下来,每件发生的事都被他们拦住,熟练的动用势力抹掉这些事情」一回生二回熟,唐家的人替唐子静和唐晊冉收拾残局,早已不是一两回的事,很多只是塞钱了事,但那些人却没有想到,失去亲人的痛怎会是钱能解决的。
血债要血偿,所以他已经替唐晊冉想好了后路。


「孽子,逆女!我唐家真是养了一群人渣啊!我有何脸去见我们唐家的列祖列宗...!!」唐岑听完田柾国的话后,老泪纵横,一张脸全是后悔。
他就不该这么信任静儿和冉儿,相信他们是善良的,没想到...没想到啊!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