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庚澈】《信》

#连载长文
#HE

第二章:入水
“你此次入宫,不得被人发现你的身份,我会安排一个得力的太医在宫里,你自己寻法子掩饰”金希澈垂着眼眸,想起李秀满在他入宫前的说的一席话。
那样的不负责任,如同他爹一般。

太医...是吗?该见见了

「梅,着人去请太医院的太医,我身子有些不适」金希澈唤过身旁他从金家带来的陪嫁丫鬟,这次他入宫总共就带了梅和兰两个小女孩,不满17却都稳妥办事勤勉,聪明伶俐,最重要的是,忠心于他——金希澈,不是金家,不是李秀满,更不是李夕颜。

「小主,金太医已经到了,在外头候着」梅说完,和兰便站在一旁等着金希澈发话。

金...太医?

「让他进来吧!」我倒要看看是哪位金太医。

「金希澈,你可真是让人好等!不会真当自己是娘娘了吧?」一听熟悉的声音,金希澈连忙从软榻上站起身,一旁的兰见状伸过手想扶着,却被他推掉拒绝。

声音刚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穿着太医院的服饰映入眼帘。

「金永云!真是你!你怎么在这?」梅和兰两人看着眼前主子大惊的模样,搞不清状况,却也知道要留下空间,连忙退了出去。

金希澈没了刚才一时惊讶的模样,很快的便恢复成那波澜不惊的璃妃。

「我才想问你呢!你怎么到了这宫中?不是最厌恶的地方吗?」金永云一副讶异的表情问道,他好端端的坐在太医院里当值,乍听碧璃宫的宫女来禀报身子不爽,心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一趟看看,结果一踏入碧璃宫,越走越觉格局熟悉,在门口又见是梅和兰两人守着,便更加确定心中所想。

「受人所制,不得不入宫」想起自己体内的毒药,金希澈就想以死一了百了,可即使自己死了,李秀满依旧会去荼毒其他无辜的人。

无辜的人,有自己一个便足够了。

「这么巧,我也是受人所制」金永云看了一眼金希澈难看的脸色,也想起那卑贱小人的嘴脸。

当朝宰相,怎么没有招数陷害人呢?他错就错在将自己的弱点露了出来,等他到时,早已人去楼空。

正洙...你在哪?

金希澈一听金永云的回答,立刻就想到是自己名义上的爹爹“干”的事。
身为太医,不可能被下毒,看这神色...更像是被人威胁...被抢走了什么心爱的东西。

「好了!木已成舟!说吧!让人找我来何事?」金永云一副不愿再多说的样子,金希澈知道再继续说下去无用,自然也不会自讨无趣。

「让我抱病几月吧!做得到吗?」金希澈淡淡的说,清丽的面孔下让人捉摸不出想法。

「自然做的到!只是...抱病几月,会让你失了先机,到时完成不了宰相的命令,别怪我未提醒你」金永云虽然诧异金希澈的想法,却也还是开了药方给他,毕竟他的本职是帮助金希澈在宫里站稳脚步,掩饰身份。
自身难保时,谁有难他怎会理,人之常情罢了!

「无妨!谁占得先机也未可知...暂且让她们先去拼搏一番吧!」金希澈神秘的扬起嘴角,说道。

抱病,只能算个暂时的方法,到了那一天,终究会曝光。
还是得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顺便除去后宫里碍眼的女人。

「皇上,敬事房的人来了!」苏炜微拱着身禀告道,他看了一眼埋头于折子堆里的韩庚,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今日,肯定又不去后宫!选秀都过了月余,皇上却还未踏入后宫半步,整日里忙于政事。

「皇上,时辰到了!请翻牌子」敬事房的太监们端着盘子,里头罗列了几排写有妃嫔名字的木牌,恭恭敬敬的站在桌子前等候。

过了半晌,不见韩庚回话,只见他一直低着头批阅折子。

领事的太监吸了口气,战战兢兢的开口说道「皇上,您已大半月未进后宫了,再不翻牌子,太后会责罚奴才的」
韩庚从折子中抬起首,冷冷的瞥了一眼领事的太监。

「多话!」害得他刚刚写错一字。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太监们被这一句多话吓得噗通一声,全往地上跪了下去,开口求饶。

「起来吧!」韩庚虽然恼怒因为太监的话而分心写错字,但说到底也是自己历练不足的缘故,况且太监一入宫便没日没夜的伺候,没犯下什么大错前,不必要了他们性命。

「谢皇上谢皇上」太监们被赦免,一个个谢天谢地的感谢皇上,一群人连忙从地上从新站起身。

「去璃妃那吧!」韩庚看了一眼绿头牌,淡淡说道。

宰相的养女李夕颜...真想看看那样的人养出来的女儿性子如何。

「回皇上的话,璃妃娘娘一早便让人传话,说是突发疫病,需好好静养,太医院的金太医也去诊察过了」领事的太监小心翼翼的回复,一边在心里咒骂璃妃。

什么时候不病,偏偏皇上翻牌子时病了,这不是晦皇上的兴致吗?要是皇上不去后宫了,待会又要被太后责骂。

「哦?病了...那便好好将养着吧!去蕫妃那吧!」韩庚显然没有因为璃妃而晦兴致,随手便指了另一个同是妃位的蕫仪儿。

「是,奴才这就去请蕫妃娘娘预备着」
太监们得令后,一个个面容欢喜的退下。

病了...真是病的时候啊!病了!
书桌前的韩庚想着想着便扬起一抹臆测不了的微笑。

一年后——

「金希澈,宰相让我问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一点进展都没有」金永云百无聊赖的问道,一边打着哈欠。

为了治病,他进这碧璃宫跟后院一般,都一年了,金希澈却还是一昧着装病,要不是皇上三不五时还会询问病情,他都怀疑皇上会不会忘了有璃妃这号人物。

「不急,成大事者要有耐心...不过的确可以不必再装病了」正在摆弄花草的金希澈徐徐回道,一不小心却划伤了手指,一朵白花凋谢在地。

一年了,时间过的好快啊!琥儿今年都满15了...

这段日子...真是尝尽人生百态,若不是他还有个妃位摆在那,恐怕这碧璃宫都要变成废弃之地,无人理会。
宫中的花谢的谢、落的落,竟无一株是正值花龄。
这样虽破败,却也是他想要的结果。

「终于要大展身手了吗?」金永云见十几次的回答里终于有了不同的答案,来了兴致的问道。
「大展身手...吗?」面对事实罢了!

「小主今日怎的兴致好,要来荷花池散步?」梅侍在金希澈左边,扶着他往荷花池的路上走。

「病了许久,出来晒晒身子」装病这件事,除了负责的太医金永云外,金希澈没让其他人知道,即使梅和兰是他的手下,不察之间,也还是会被人钻了缝隙,到时前功尽弃可就毁了。

一入荷花池,满湖的荷花映入主仆两人眼帘。
只见荷花池中荷花盛放,中间夹杂着各式各样的颜色,虽不如百花盛开光彩夺目,却别有一番出淤泥而不染的情致,无数的荷花随着水波荡漾,就像亭亭玉立的少女踮起脚尖在荷叶上缓缓起舞。
但这满池的荷花却满是杀机,在这后宫中,不知有多少女人葬身在这荷花下,成为养分,滋养下一朵荷花。

「贵妃娘娘驾到」就在金希澈与身旁侍女欣赏荷花,一边步上小桥时,太监洪亮尖细的声音突然在荷花池口响起。
贵妃?宫里这一年里,新晋的妃子也只有最先被皇帝宠幸的蕫妃了...

金希澈目光从荷花移到蕫仪儿身上,微不可察的挑了挑眉。真当自己是皇后了吗?这么大的阵仗,作给谁看!

「蕫贵妃娘娘,万福金安」金希澈面无表情的蹲下身子,恭敬的向蕫仪儿行了一礼,即使他根本不愿!宫里的规矩不得不守,否则被灌上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他可承担不起。

「起来吧!」蕫仪儿一脸得意的晃着碎步轻身摇了过来,语气里满是轻视。

「璃妃妹妹,听闻妹妹素日来身体不适,怎的今日出来走走?」蕫仪儿嘲讽的问道,印象中,璃妃自从进宫后,从未踏出碧璃宫外,一直养病。也是因为她病了,自己才能成为第一个被皇上宠幸的女人,照理来说自己应该是感谢她,但是自己偏偏很厌恶她,凭什么自己的恩宠是靠别人得到的?她蕫仪儿长相不输她,何以皇上会第一个选她?

「劳烦贵妃娘娘关心,嫔妾的身子近
日已逐渐转好,金太医嘱咐嫔妾需出来多走走」这女人的嘴脸,一开口言下之意即是多病之人何必平白招人晦气,不用想也知道是嫉妒心作祟。

他就不懂了,他都把机会让给了她,怎么她还要找自己麻烦?既然如此,就别怪他将她作为下手的目标了。

「是吗?那便祝妹妹早日康复!只是妹妹,身体不适便不要出现在人多的地方了」蕫仪儿厌恶的说道,那嘴脸看的金希澈在心里微微不屑。

蠢女人!

「姐姐这话妹妹却听不太懂了!这荷花池明明是个清新优雅之地,怎的妹妹不能来了?」金希澈故意的反问道,好激起面前这位贵妃姐姐的怒气,佯装单纯的嘴脸都快让蕫仪儿看的火冒三丈。

「贱人,妳以为装傻就行了吗?本宫今天就让妳看看,谁才是这宫里的老大!来人啊,让璃妃妹妹好好清醒一下,入水!」

蕫仪儿带来的宫人听了命令,立刻便上前一人一手的架着金希澈的身子,只要蕫仪儿一个口号,她们便会马上将他丢入荷花池。
到时再来个救助来迟,就能干干净净的除掉他和他在宫里的势力。

真是好算计...!!只可惜他是金希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李夕颜,掉到池里只会让他湿了一身,却不会对他造成生命上的危险。

「丢进去!我倒要看看这个贱人怎么在水里逞威风!」蕫仪儿俏脸含怒的发话,几息之间,下人们便将璃妃丢进水里,噗通一声沈了下去,而陪侍的梅早就被其余的宫人挡在一侧,根本无法救自己的主子,虽然知道自己的主子有功夫在身,但毕竟主子现在身体虚弱,难保不会出什么大事。

就在金希澈被丢下水的那一刻,身上的毒却适时的发作了起来,毒的效用立刻让金希澈失了全身的力气,半点内力都提不上来。
“该死!偏偏这个时候发作,难道他真的要命丧荷花池了吗?不行,他还有好多事情还未完成...”

水渐渐灌入他的鼻腔,淹没了他的呼吸,刺冷的冰水冻得他使不了力气。
谁来...救救他?谁快来救救...他?

就在金希澈意识浅薄,快要失去感知时,突然间,一双有力的臂膀在水中,拦腰将他从水里捞了起来,牢牢的抱在怀中。
他只依稀听见,「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昏倒在男人怀中。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