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国旻】《待君归》

真是对不起各位等文的大大们(还是其实没人在乎呜呜
因为小的最近刚上大学,忙的连更文的时间都没有,所以才拖这么晚把文放上来,求原谅(跪地

我...我之后会尽量更文的,求关注~
—————————————————————
#连载长文
#HE

第七章:中秋夜宴(中)

「我朝太子为了显现出使建世的诚心,特意命敖清带来珍宝献给皇帝,只是这珍宝也需有能之人才能得到」金南俊大手一挥命人捧上自己从景泰带来的“珍宝”,托盘上特意用了可以抵挡意念的红布遮在上面,防止有人想要窥探。

田柾国看了一眼被端出来的珍宝,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盘子里散发出的气息让他感到稍微的熟悉...
为什么会有师父的气息...?

「我朝之人当然都是能人,只是不知景泰朝对能人的定义是什么?」韩庚不动声色的问道,心里却在琢磨要派底下哪位臣子上场。
若是澈儿在就好...他肯定能出主意帮我

“听说建世朝皇帝正在找我朝平安王爷,那么这件珍宝请务必拿下”金南俊趁着韩庚开口问话的期间,传音入密给韩庚几句话。

景泰朝的平安王爷一直是皇族之人才会知道的秘密,就连金南俊也是在成为太子之后,才听父皇说起这位谜样的王叔。
金希澈,平安王叔,一出生就被送到建世朝金家作卧底,作为金仁和青楼女的私生子,身纹白蛇的王叔其实在景泰朝是最为高贵的存在,但就是因为太高贵了,王叔的父亲怕引来杀身之祸,决定将王叔送到建世朝,送到这个对白蛇厌恶的地方。
没想到...之后会发生这么多事,如今王叔已然失踪数十年,但却突然在20天前,托人带来一样物品,并吩咐一定要送给建世朝的皇帝,金南俊从父皇那听来这件任务,左思右想下决定亲自送去,这才有了出使建世朝这行。

听到有澈儿消息的韩庚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这都几十年了,他总算听见跟澈儿有关的事情,知道托盘上的东西自己势在必得,就必须对选人更加慎重。

「朕记得今年赏花宴的花魁落在了尚家,就派尚家的人去比文吧!」韩庚话说完,目光立刻一转,将视线放到金家众人身上。

暗暗接收到目光的金硕珍下意识的看了自家二弟一眼,完了!皇上这个时候看向金家,而金家却只有泰亨会武功...偏偏又不能暴露出全部实力,上前比赛只是找死而已。
更何况,从皇上派了尚家人去比文的动作来看,看来是对景泰朝的东西势在必得,若是败在泰亨手上,那么金家...

「比武的话,便让金家的人上场吧!一个时辰后开始比赛吧!」韩庚知道金家一直在隐藏实力,正好可以藉这次的机会,让他光明正大的看看,金家的实力在哪!

「泰亨,还记得我一直吩咐的事吗?」金硕珍趁着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拉着金泰亨来到殿里无人的角落谈话。

「哥,藏而不露一直是金家奉行的话,我记得!」金泰亨微微勾起唇角答道,这四个字从小到大听了不下千遍,就连毫无武功的朴智旻都晓得。

「性命要紧,若是真抵挡不了,保全自己最重要」金硕珍又多吩咐了一句,语气里尽是焦虑与担心。
景泰朝的人不知底,所以他没办法确定泰亨上场后是否有危险,智旻已经落水昏迷,若是泰亨再跟着出事,他可忙不过来。再加上,他一直觉得最近京城里弥漫着一股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他要保护好他们。
金家的人必须撑住。

金南俊坐在几个侍卫旁,饶有兴趣的看着金家的人围在一起讨论,他正想着金家的人有趣,想多了解他们,建世朝的皇帝就送来这个机会。
尤其是那位金家大哥...

「时辰到!请双方比文之人上前!」苏炜算准时辰,立刻往前一站高喊,传递皇上的旨意。

建世朝派出比文之人是今年赏花宴的花魁尚家小女儿尚若凌,一身清冷的气质,一出场便吸引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就连金南俊伪装成的敖清,也被锁住视线。
“绝世佳人!!看来妹妹过的不错,越来越有干爹的气韵了!”

「有鉴于是我朝提出的比赛,比什么则由建世朝决定吧!美丽的姑娘,还未请教妳的芳名」敖清微微向着尚若凌的方向弯下腰鞠躬,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敖公子过誉,若凌不敢当!」尚若凌冷冷的回答,她只有在朴智旻面前,才会是天真无邪的尚若凌,至于其他人...想得美。

尚若凌沉吟片刻,口中原要说出口的话,却在临时间改了念头。
「既要比,便比琴吧!」她的口气还是那样不温不火,冷冷淡淡,就像冰山上的雪莲般。
只有她自己知道,本来她是要比画,但是就在她要说出口之际,却突然听到传音入密。

“比琴”简单二字却有着不可违逆的语气。

是了,这熟悉的声音、方式也就只有田柾国了,只是智旻哥哥落水昏迷,他没有正当理由,怎么入殿?
难不成...暗阁竟是他的势力?
尚若凌细想至此,猛然回头,正好对上那双清澈眼眸,眼底一片墨色,摸不清情绪。
爹说他势力庞大,远不是她可以想像以及比拟,这样危险有威胁性的人,一直待在智旻哥哥身边......

此时的金家朴智旻的房间—
一身红衣的陌生男子,满脸慈爱的看着昏迷在床上的朴智旻,而男子身旁还站着一位面色苍白的男子,竟是闵大夫,闵玧其。

「好久不见,金先生!」闵玧其酒嗓懒洋洋的说着,态度中倒听不出来有尊敬之意。

「别来无恙!智旻这几年过的如何?」被唤为金先生的男子,仿佛并不在意闵玧其的态度,微微一笑置之而过,淡然的回问。

「很好,只要你那不安生的徒弟不来,他会过的更好」闵玧其的嗓子仿佛喝醉般,随便一句话都带着酒气,但口气里却是无比的认真。
别以为他不知道田柾国来金家的目的是什么,金家在20年前一起参与了“那件事”,而那件事的受害者...就是田家!
田柾国不怀好意,他也不是好惹的。

「国儿...他是好孩子,这件事我不能插手太多,我没有立场以及资格」金先生无奈的说,一张失踪了数十年的清冷脸庞终于转身正视闵玧其,竟是韩庚找了多年的金希澈,景泰朝的平安王爷。

「没有立场?资格?智旻就活该被田柾国欺负吗?你别忘了,智旻是她的孩子,你当年承诺过她,护她的孩子一生一世,直至你死」闵玧其的声音终于不似以往平静,一句句都直指金希澈的内心,苍白的脸扬起怒意。

「我知道我承诺过她...我知道,但是柾国因为金家失去了所有,他要报仇,我不能挡他」金希澈说着说着,神色便落寞了起来。金家、田柾国、朴智旻,真是孽啊!

「田柾国和你一样是白蛇纹身对吧?」闵玧其知道再怎么逼迫金希澈,他也不可能杀了田柾国,所幸换了话题。

「是......难道智旻?」金希澈是何等聪明,当初能凭一己之力将后宫与前朝势力重洗,自然能想到为何闵玧其会问出这番话。

「不愧是金先生!我之前替智旻看过了,他的血可以救田柾国。所以,你若想你徒弟活的久一点,最好保护好智旻,否则就算是我师父练成回天妙手,也救不了他」闵玧其冷冷的提醒道,师父说过,白蛇纹身之人若是没有圣体的血液,在20岁之际就会入魔,一旦入魔便会六亲不认,大开杀戒。
虽然智旻的血液...但还是先不要说出来,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