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信》【庚澈】

#连载长文
#HE

第一章:入宫

「皇上驾到」太监尖细的声音在寿康宫门边响起,之后一串人的脚步声停在门口。

「皇额娘,儿子特来请安」男子粗哑富有磁性的嗓音回绕在宫中。

当今皇上,韩庚。

「皇帝快过来这坐着,哀家让人准备了姜茶,可以驱驱冷意」太后蕫珊满脸温柔的说,若是没了身上一袭珠光,还可能被误以为是慈祥的老婆婆。

韩庚看着一脸温柔的太后,平日里冷峻的脸有了一丝柔和。
毕竟是亲额娘,虽然皇宫里处处皆是利用,到底是扶养了几十年的恩情,说没有感情是骗人的。
「皇额娘,儿子来这是有要事相谈」韩庚也不啰唆,坐下饮了一口姜茶后,直接了当的进入主题。

「哀家清楚,皇帝来这,是为了一月后的选秀之事」蕫珊没有儿子韩庚急躁,慢调细理的捏起白玉瓷杯轻轻啜了一口姜茶,才缓缓开口。

「朕,不需要后宫,也不需要皇后」韩庚淡淡的说道,脑海中只要一想到往后日子里要为后宫之事操心,他就心烦不已,连带着眼神也沾染厌恶。

未即位前,韩庚的确喜欢流连花丛,男女通吃,颇有风流美男之名。
但自从即位后,他便收心于玩乐,将时间放于政事上,每日忙于批折子,哪还有时间去什么后宫。

「皇帝登基不满一年,势力还未稳固,后宫与前朝牵一发而动全身,更何况先帝有12个儿子,而皇帝却连一个都没有,皇帝就算不为前朝,也得为皇嗣着想」蕫珊的话也不无道理,后宫与前朝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要想前朝稳固,后宫必得有人。
只是...他的后位只想留给记忆中的那人而已。

韩庚皱起眉「一切听从皇额娘安排,只是中宫后位必须空着」庸俗之物,怎能坐在他身旁,母仪天下。

「哀家还有件事要说」蕫珊见儿子终于点头同意选秀之事,准备打铁趁热的提出第二件更加棘手的事要与儿子商量。

「皇额娘请说」韩庚原本欲起身动作停了下来,告退的话到了嘴边全因蕫珊的话又吞了回去。

「前朝中的金家、董家、于家、白家各自送了女子入宫,这四家在前朝占有很大地位,皇帝准备给她们什么名分?」蕫珊一脸苦恼的说,这四个家族不仅势力雄厚,而且家族中的人与朝廷的关系盘根错节,位分给的太低不妥,位份太高又怕在后宫生出诸多事端,实在两难。

「金家...可是宰相金家?」韩庚听起蕫珊的话,突兀一问。

金家,李秀满,金希澈。

「皇帝猜想不错!宰相送了养女李夕颜入宫,其余三家皆是嫡长女」蕫珊特意将四人的身份挑出来分开,便是想告诉韩庚,金家的重要性以及势力不同。

「宰相养女李夕颜赐号璃,封璃妃,其余三人皆封妃」韩庚略想一会,很快的决定好四位欲入宫女子的位份。

蕫珊点点头,表示很满意皇帝的安排,虽然四个皆位妃位,但李夕颜独有封号,已大大证明地位上的不同,也是韩庚在向金家示好,毕竟刚登基,朝廷上有很多事都还需要宰相。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宰相李秀满之女李夕颜,赐号璃,着封为璃妃,于九月十五日进内,钦此」李秀满带着金希澈等一干人等,跪在前厅,静静的等候皇上御用太监苏炜宣完旨意,再上前领旨。

「谢皇上隆恩,夕颜,快去领旨」李秀满一脸开心的道,连忙催促金希澈上前接旨。
小皇帝果然识相,他可是提前收到消息,蕫于白三家进宫的女子也才被封妃位,远不及金家被赐号来的尊贵有体面。

一旁的金希澈已经从苏炜手上接过旨意,一张薄薄黄色的纸上写着他往后的命运。
真是可笑啊!他的命运,全在一张薄薄的纸上,挥洒几句便注定了他往后的日子。
皇宫里...太医里...必须有我的人了!!
金希澈清楚,此次进宫,必得争得皇后,若不是皇后,也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这样才能对李秀满有帮助,对自己也才有帮助。

金家。
几个月余的时间弹指而过,金希澈顺利的在九月十五日那天进宫,带着李秀满准备好的所有行囊,准备住进只有妃嫔能一人独住的宫殿。
碧璃宫——
金希澈淡漠的坐在正殿主位上,从容不迫的听着下首一位女孩吱吱喳喳介绍自己。
还未进宫前,他就知道选秀早已结束,好在李秀满是当朝宰相,他不必像其他女子一般,站在大殿前,接受太后和皇帝审视般的眼神。

庆幸金家的权利。

「璃姐姐叫我琥儿吧!」琥儿吗?看起来很年轻,是选秀进来的吧!

金希澈毫无感情的瞳孔染了一丝动静「琥儿,今年多大了?」「刚满14」名为琥儿的女孩无邪的说,纯真的扬起笑脸。

那抹笑脸让金希澈想起了故人,李东海,今年也才刚满14呢!
和银赫一起,是李秀满收养的孤儿,作为杀手慢慢培养,真是可惜了那样的纯真。
“希澈哥哥!”真是忘不了太阳下那刺眼的微笑。
想救...吗?

「琥儿的爹爹是什么官位?」金希澈漫不经心的问,精致的小脸满是好奇,这样年轻的女孩怎么就被皇帝选入宫了?

「爹爹是顺天府丞,只是小官罢了!宫里的姐姐们都瞧不起琥儿的出身,璃姐姐不会如此吧?」琥儿一张小脸满是委屈,在她这个年纪只能了解自己的爹爹官位低,不得重视,自然不会清楚为什么宫里的人拜高踩低。
宫中的人丑陋不堪的样貌,刚满14的女孩不会了解的。

「自然不会!琥儿烂漫活泼,姐姐很是喜欢,之后琥儿若是受了委屈,来姐姐这吧!」顺天府丞...的确是个小官,和自家势力比起,区区一只跳梁小丑罢了!只是这样低官位的女儿竟然入选,看来皇帝是想慢慢培植自己的势力了...

「那太好了!姐姐待琥儿真好」金希澈看着女孩脸上毫不掩饰开心的神情,心里也稍稍舒坦些,自来到宫里的冷漠也淡了不少。

在宫中,他还想保有最后那丝纯真!琥珀这孩子,真真是白纸一张纯净无邪。
和琥儿又聊了一会,才好生送走了女孩。临走前,金希澈还让小厨房包了几块精致的点心一同带回去,又得来琥儿满脸的笑容,像阳光般照亮碧璃宫。

真是小孩呢!
这样的笑容,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