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必填的甜点师

防彈少年團國旻、飞咻
Super Junior 庚澈
我很高產的,希望大家喜歡多多關注我按愛心留評論~~

【国旻】《待君归》

#连载长文
#HE

第三章:惊喜

京城每逢中秋时,都会举办宴会,早上是才子才女们的赏花宴,美其名是赏花宴,其实也就是各个京城家的千金公子比赛的战场。而晚上,皇宫则会举办中秋夜宴,接见各个世家的人,为下一代做好打算。

朴智旻本来不想去的。

年年请帖年年送,金家人从没赴过宴,朴智旻就不了解了,为什么赏花宴的主人每年都要浪费力气送帖?
大哥什么都不会,除了会赚钱、暴食和讲不好笑的笑话之外,去了简直丢脸。
二哥武功高强,但是赏花宴比的是学问才艺,二哥去了只会被人在暗地里说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虽然自己从小就展现对画画的天赋,大哥很早就为他请了有名的画师细心教导,参加赏花宴也不算丢了金家的脸面,但是自己最讨厌去要勾心斗角的地方,每个人的嘴脸都丑陋的令他恶心。
但是,今年不一样。

今年,田柾国无预警的闯进了他的生命中,替他平淡无奇的生活注入了新的颜色,他想和田柾国一起,一起经历很多事情。
所以,他接受了请帖。
只不过,他没想到哥哥们的态度会这么激烈。

「智旻,你要去参加后天的赏花宴?」金泰亨诧异的问,不是他大惊小怪,而是金家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派人参加这类宴会,最怕生的弟弟竟然说想参加。

「哥,不只赏花宴,晚上的中秋夜宴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出席」朴智旻郑重的宣布道,小脸一副仿佛在说我要去逛街一样简单事情的神情。

「中秋夜宴?智旻,皇宫很危险的」金泰亨一旁劝说道,一边暗暗向金硕珍使了求助的眼神。在这种大事上,唯一能阻止朴智旻的也只有金硕珍了。

「赏花宴我可以准许你去,至于晚上的中秋夜宴你不许跟来,夜宴有我跟泰亨去就行了,皇宫中的那位面子还没有大到金家的人全部出席」金硕珍作为金家掌权者,沉默了许久后终于发话。他可以同意朴智旻去赏花宴交交朋友,但是中秋夜宴这种勾心斗角,一不小心就会头破血流的地方,朴智旻绝对不能跟来。

「为什么夜宴我不能去?哥,我已经19岁了,不是小孩子。我可以照顾好我自己」朴智旻激动的反驳,一张小脸气鼓鼓的无一不显示出他正生气,但是话语里青涩的奶音的的确确证实了他还未成年。

「就算你弱冠了也不许,更何况你未弱冠,这件事就到这,不许有任何意见」金硕珍意外的面对朴智旻激烈的反驳没有心软,自家弟弟带陌生人回家他都可以接受,唯独皇宫,万不得已,他不会让宝贝弟弟去接触皇宫。

一入宫门深似海,这句话在爹娘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带着他参加皇宫的宴会时,他就深刻的体会到,而那时他才刚幼学。一个幼学之年的孩子可以懂得了多少?普通百姓家的孩子正是和同岁好友互相玩耍的年纪,而他却被迫提早学习什么是勾心斗角,还得躲过一次次的暗害。自从爹娘死后,前前后后不知道有多少人觊觎过金家的财力,就连皇宫中的那位也妄想将手伸进金家,若不是那年在宫中震撼的经历,他恐怕撑不起金家。
他不想自己的宝贝弟弟和他一样受到伤害。

「果果,你说,哥哥们为什么不让我参加夜宴?」朴智旻始终不了解,为什么平常疼爱有加的哥哥们会在夜宴这件事上,抱有那么大的反应,甚至不准他参加。

「智旻哥陪我参加赏花宴就行了!我也不想参加什么中秋夜宴的」田柾国知道,朴智旻今年不同往常,会这么积极的参加宴会,是想带着他一起过场面。反正,他本来就没想让朴智旻出席夜宴,就算金家的人答应,他也会想办法让朴智旻当天晚上不能出席,因为他要借今年的宴会先处理一些私事,若朴智旻在场,他难免放不开手,当然,他不会波及到金家的人。

「好吧!既然果果也不想参加夜宴就算了」朴智旻听见田柾国也不想参加夜宴,原本丧气的小脸一下子开朗起来,但是很快又想到什么的他,脸又皱成一团。

「果果,我没有衣服穿...也没有你的衣服...现在上街买来不及了」朴智旻担忧的说。因为平常朴智旻不出席那些宴会,所以有关宴会的正式衣服,他一件都没有,有的只有平常穿出门上街的样式,虽然不失帅气,但却少了隆重的感觉。

「智旻哥,我会替你想办法的,放心好了」田柾国盯着朴智旻的全身看了许久,才开口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看着田柾国说的胸有成竹的样子,朴智旻只好半信半疑的相信他会有办法解决。虽然他不知道会有什么办法。

「对了果果,你刚刚看着我看那么久是在想什么?」过没几秒,衣服的话题才刚停下,朴智旻立刻又开了另一个话题,疑惑的问道。

在田柾国盯着他看的时候,他就觉得有点奇怪,讲话就讲话,干嘛盯着人看?

「我在看,哥头上那只毛毛虫什么时候会爬到头顶」田柾国满脸无邪的回答,但是却让朴智旻一下子慌了手脚。

朴智旻紧张的倏地冲向田柾国,一把抱住了他,然后全身僵的像木头一样,口中断断续续的说道「果果...帮我...帮我弄掉它...」话语里还带着黏腻的奶音,叮的一声,立刻就飘进田柾国耳里。怀里的小人不停的颤抖,又僵的像木头一动也不敢动,鼻翼间不时嗅到淡淡的奶香,近距离的身体接触,唰的一下就让田柾国的脸浮现两朵红云。
深吸了几口气,田柾国试着让脸上的热意消了许多,才开口安抚怀中的人儿

「智旻哥,我把它弄走了!不用那么紧张」田柾国左手掌心捧着刚还在朴智旻头上捣乱的毛毛虫,右手则是一下下轻拍着朴智旻的后背。
田柾国掌心中色彩斑斓的毛毛虫一下子吸引了朴智旻的目光。

「果果,不要再捧着它了!它看起来好像有毒...赶紧扔了」朴智旻怀疑的盯着毛毛虫的颜色瞧,大家都说色彩越鲜艳越危险,这只毛毛虫五颜六色的,嘴巴还“嘶嘶嘶”的吐着像蛇的信子,一点也不像正常的毛毛虫,田柾国继续捧着危险 。

「没事,这种毛毛虫不会乱吐毒液,哥觉得它好看吗?」田柾国悄悄的将左手伸到朴智旻面前,吓得朴智旻立刻往后退了好几大步。

「不好看不好看,快拿开啦~」朴智旻尾音里的奶音使得田柾国笑的合不拢嘴,好可爱的哥哥,明明是哥哥呢!

田柾国眼看朴智旻眼眶泛泪,就快哭出来似,连忙将手心中的毛毛虫随手往窗外一丢。

「智旻哥,我把它丢了,你看」他无辜的将两手手心面向朴智旻,证明自己已将毛毛虫扔了。

朴智旻见到田柾国终于将虫给扔了,连忙握住向他展示的左手掌心,紧张的问道「果果,没事吧?身体有没有不适?有中毒的感觉吗?手心会不会痛?」

朴智旻肉肉的手指不断在田柾国的手心搔来搔去,不熟悉却又带着关心的像奶猫的爪子一样的抓在他的心尖上。

该死的,田柾国!该死的!

「我没事...哥,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田柾国神色淡淡的说着,语气里尽是疲惫。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累了就歇会,我先回房了」朴智旻虽然天真无邪,但也会察言观色,他听出田柾国语气里是真的疲惫,赶紧撒开手,一溜烟的跑回房间。
「傻瓜啊...」叹息。

「怎么突然飞鹰传书找我了?」满是夜色的房间里,突兀的响起一道声音,话语里全是不解。
飞鹰传书,不同与他人的飞鸽,这些老鹰全都是田柾国让人专门训练的工具,速度快,认人,并且有一定的攻击力,不会随便被人劫走信件,在重要时刻更能体现它的好处。

「让你办事,明天晚上就要作好,而且要最好的」田柾国漫不经心的丢了一张写满数字的纸,口气却是让人不容拒绝。

「知道了知道了,属你最挑!你,田大少爷,不是最好的不用!明天晚上送来,只是这数量...好像不太对?」夜色里对话的正是来历谜样的田柾国和尚家神游已久的郑号锡。

「作就是了,有问题吗?」田柾国听见郑号锡的疑问,不耐烦的撇了撇嘴,回道。
他的规矩,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没有,谁敢有问题?上次有问题的那人,草都长得比他坟墓高,说不定哪天就轮到我了」郑号锡一脸心有戚戚焉的打趣道,在田柾国手下做事,除了谨慎还是谨慎,照命令运行,不需要有太多意见,这就是田柾国管教下层的方式。
他,郑号锡,幸好不是一般的属下,看在年纪大的份上,田柾国不会随便处置他,否则可能早就被处死几百遍,尸体还被拖出来鞭尸。
想想就恶寒。

「你妹妹...不错,多磨练会更好」田柾国没有理会郑号锡的话,转念之间,开口称赞起尚若凌。
「得了,她才17岁,你给我注意点,别欺负她」郑号锡翻了个白眼,警告田柾国不准太超过,磨练可以,欺负不行。

「当然,她比起你,更有可看性,要不是是母的,否则真想收到麾下」田柾国毫不在意的用着未修饰的词说着,用词粗俗的让郑号锡忍不住劝道「拜托,什么母的!她是我妹,你尽量照顾一点,你也知道...我现在这个状况根本不能现身」

「的确,他毕竟还在这,你出现影响到他可就功亏一篑了,我会多照顾一点的,你去忙吧!」田柾国不耐的摆了摆手,示意郑号锡离去。

他还有事要处理,没时间继续和郑号锡聊下去。
「知道了知道了,怎么年纪越大,耐性也跟着变差...」郑号锡一脸疑惑的嘀咕,身手矫捷的翻离窗边。

「欸!我好歹也是毒虫之王,你这小子怎么可以把我随意往窗外一抛,你知不知道我从外头爬回来,要多久!」一道稚嫩的像是小童讲话的声音在窗沿响起。

「不就是毛毛虫,神气什么?」田柾国鄙视的瞥了一眼,想起今日下午朴智旻的拙样,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扬起。

「那是本王还小,你这小子,等本王长大,有你好看」毛毛虫自觉被田柾国鄙视,话语里难掩委屈,忍不住替自己辩驳。

「好看?你是我的灵宠,敢威胁我?」田柾国危险的瞇起双眼,全身上下散发凌厉的气势。

「说说而已,算本王怕了你这小子,才17岁,竟然什么都会」毛毛虫被气势吓得抖了一下,小心翼翼示弱了几句。
等我长大,看你还瞧不起我!!

赏花宴的前一天晚上,朴智旻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敲开了田柾国的房门,耳边全是田柾国信誓旦旦的保证。

「智旻哥,你来的正好,正想给你看看衣服是否合身呢?」田兔子一打开房门见到便是自己要找来的人,惊喜的说道。
这哥,时机怎么抓得这么准呢?幸好,他手脚够快。

「咦?衣服?果果...你弄来衣服了?」朴智旻一脸不信加上怀疑,才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田柾国真的弄到参加宴会的衣服,他才不信呢!

「哥快进来!给哥瞧瞧」田柾国知道不给眼前这哥看到衣服的真面目,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真的将衣服准备好了。

评论(3)

热度(23)